-->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阿里、京东、美团背后的共同金主,他拿下了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

他不在当地设自己的办公室,也无心组建庞大的团队,全世界哪里有好公司,他就买张机票飞过去,就像是送钱的天使。

2009年,他花2亿美元收购了Facebook 2%的股份,如今,Facebook的市值高达7500多亿美元,当初2亿美元的投资回报高达150亿美元!

他也是阿里、京东、今日头条、滴滴、美团、小米、陌陌……一众中国互联网公司背后的共同金主。

他是尤里·米尔纳,一个低调到尘埃,但是只用了7年时间,几乎投下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神秘犹太人!

从科学家到传奇投资人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尤里·米尔纳是何方神圣,但是在创投界,他率领的DST却享有盛名:从2005年成立至今,在不到15年时间里,DST几乎将全球所有优质互联网巨头收入囊中,其中就包括市值7500亿美元的facebook和市值80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

在DST投资的标的中,市值或估值在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一抓一大把,DST的投资战绩足以让软银流泪,甚至让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沉默。

DST在投资上的“捕猎行动”如此成果斐然,和其传奇创始人尤里·米尔纳有关。

1961年11月11日,米尔纳出生于俄罗斯。大学期间,这哥们读的是物理理论,毕业后,年仅24岁的他就进入苏联国家科学院,做了4年粒子物理研究员——能这么年轻就进入苏联国家科学院当研究员,说明他天资聪颖。

如果不是骤然加之的国家变故,米尔纳很有可能像杨振宁那样,拿个诺贝尔物理奖什么的。

但是,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1989年,不期而遇的东欧剧变突然来了,苏联解体,俄罗斯货币贬值,可怜的米尔纳在前苏联科学院相当于5美元的月薪都保不住了。

还好他当时还年轻,才28岁,而且思想活脱。在经过了一番思考后,米尔纳决定,树挪死,人挪活,于是,从一个货真价实的国家级科学家变成二手市场的倒爷,主要业务是倒卖一些二手电脑什么的赚取一些卢布。

但是,米尔纳的父亲对他的期望一直很大,他觉得儿子老是这样下去这辈子怕是荒球了!所以,尽管国内时局已然是如此艰难,父亲还是动用了各种关系,不远万里,把他送到太平洋彼岸那个敌对国家的著名商学院——沃顿商业学院求学。

也许是之前卖二手电脑积累的商战实践太多了,在沃顿,米尔纳对于课堂上的商学理论并不感冒,最后连学业都没有完成。

不过,他的导师们还是给了他很高的评价,有一位老师公开宣称:以老夫几十年的阅历,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米尔纳看问题更独到的人,这家伙日后会一飞冲天的!

1999年,米尔纳看了互联网女王玛丽·米克的一份报告,内心开始掀起层层波澜,决定像玛丽·米克女王一样,成就一番事业。

随后,他和自己的发小创办了一家叫NetBright的风投基金,准备在遍访在俄罗斯那些有发展潜力的互联网公司后,通过投资这些公司实现NetBright的升值。

但是,他还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件正确的事:NetBright创立后不久,全球互联网泡沫妖艳地破灭了,NetBright的估值短时间直线缩水97%。

当然,NetBright的状况还不是最惨的,当时有一家更著名的国际投资公司市值缩水了99%,它叫软银,就是当年阿里巴巴被中国投资机构拒绝了几十次之后还是毅然投资了阿里巴巴3000万美元的软银。

重压之下,米尔纳只得先放下雄图大志,退而求其次,做出了将NetBright和俄罗斯最大的电邮服务商Port.ru合并,成立社交公司Mail.ru的决定。

Mail.ru成立后,因为全球互联网形势仍未明朗,作为CEO的米尔纳每年只领1美元的薪水。

2005年,公司分离成全球投资基金DST和mail.ru,今后在投资市场上掀起血雨腥风的 DST诞生了。

2006年,DST得到老虎基金和Naspers(南非报业公司)的投资,开始全面扩张业务。

2008年,DST闯入硅谷,一出手就技惊四座,以2亿美元投资了facebook;两年后,DST几乎投资了所有硅谷科技大咖。

2010年,DST上市,创造了当时欧洲最大的互联网IPO,一个国际性的投资大鳄,长成了!

阿里、京东、美团……背后的共同金主!

DST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到处大手笔出手,少不了背后资本的支持。其中,最大的LP是俄罗斯寡头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圆脸大胖子都是排在比尔·盖茨和拉里·巴奇之外的世界第三富豪。

除了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南非传媒公司和腾讯也是DST的股东——如果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历史有印象的话,我们应该知道南非传媒公司也曾是腾讯最大的机构股东。

2010年,腾讯以3亿美元投资DST并且获得10.26%的股权,以及0.51%的总投票权,并有权提名一位DST董事会观察员。

因为和中国市场有这些关系,DST在中国的投资进展一直顺风顺水。
2011年,米尔纳把DST的总部从莫斯科迁到了香港,这也意味着,DST的投资方向已经从全世界转移到中国。

在小米和京东还在草创期时,米尔纳就看到了这两家公司的潜力,要说投资眼光,米尔纳比孙正义还要独到。

2011年9月,小米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当时在世界范围内,苹果和三星是智能手机的王者,籍籍无名的小米并不被人看好,但是米尔纳在与雷军见面的当天就做出了投资小米的决定,此后,DST还接连投了小米的三轮融资,总共获得了小米7%的股权。

同样是在2011年,米尔纳在华兴资本创始人包一凡的介绍下和刘强东见了面。

米尔纳见到刘强东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一个人最多可以投15亿美元。”刘强东一度以为眼前这个光头是个骗子。

米尔纳还说:“如果你今天上市的话,公司只能值10亿美元,可我要给你30亿美元的估值,再给你投10亿美元,让你变成估值300亿美元的公司。通过我抬高你的估值,给你巨额投资,变成一个更大的公司,我来获利。这样做,你高兴吗?”

刘强东说:“当然高兴。”

于是,DST在京东的C轮融资中投了5亿美金,随后又追加了两次近3亿美元的投资,在京东的持股比例达到8.9%。

在投资了京东后,米尔纳曾驾车从乌鲁木齐一路赶到京东,为的就是亲眼看看刘强东是怎么和京东一线员工互动的。

当时,他和刘强东在京东的一家配送站吃饭,一波又一波的京东快递员端着白酒走过来向他们敬酒,米尔纳平时是不喝酒的,当时那天破例喝了不少白酒,他认为这是对合伙人刘强东的尊重。

入股京东后不久,DST又投资了阿里,不过尽管此前米尔纳就和马云私交不浅,在投资阿里前,米尔纳还是先和刘强东通了气,希望事先征得刘强东同意:“投阿里不会像投京东那么多。如果你不高兴,我们肯定不投。”

刘强东事后说:这哥们儿真的很守规矩。

据说,米尔纳也准备投资拼多多,但是当时的黄峥解释不清楚拼多多的数据为什么涨这么快,这次投资最后没有继续推进下去。

2014年,在滴滴和快的为了抢夺市场拼得你死我活时,DST再次果断出手,以1亿美元投资了滴滴。

在投资了滴滴后,米尔纳还留下了三句话:

UBER要灭了你们。

要活命就要和快的合并。

合并后DST将再投给滴滴10亿美元。

一切如米尔纳所料,后来,滴滴收购了UBER中国,还和快的合并了,不过,米尔纳承诺的10亿美元融资并没有到位。米尔纳的解释是:我们觉得滴滴的估值太高了。

如今,7年过去了,DST已成为阿里、京东、小米、今日头条、美团、滴滴、陌陌等众多中国互联网公司背后的神秘金主。

为什么最先发现中国公司价值的,是外国投资公司?

现在回头看一下,DST能成为国际资本大鳄,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有一个做事稳健,风格低调的创始人。

正如前文所说,米尔纳这个人非常低调,是那种闷声发大财的典型。但是他的眼光独到,全球范围内这么多有潜力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被他收入囊中,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我们说,孙正义这一生最骄傲的投资标杆是压对了阿里巴巴,米尔纳却接连压中facebook、阿里巴巴、美团、京东、小米……这一点就连孙正义都无法相比。

其次,投资就是赌博。

DST的投资风格非常激进,当年京东和DST的一拍即合,也是因为二者的经营理念非常接近:DST希望大手笔投资迅速获利,甚至连优先股和董事席位都不要,刘强东希望引进资金又不受资金制约,以推动京东快速发展。

所以,DST在投资前,通常会给创业者一个无法拒绝的高价,这同时也是吓跑竞争对手的策略。

比如说,2016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的首轮33亿美元融资时,当时机构给美团的估值是160亿美元,但是因为有DST的参与,美团的估值提升到180亿美元,事实证明,如今美团的市值近2万亿港币,DST在美团身上又赌对了。

还有,有自己的投资原则。

通常,DST只投资10亿美元以上,堪称行业独角兽的企业,这样的企业,有巨大的用户流量,盈利方面可以期待。所以,DST貌似激进的投资风格背后,是基于长期发展的基本判断而采取的稳健做法。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发展,DST的以上投资原则也有逾矩的时候。

比如说,今年4月,DST领投了球鞋交易平台得物的B轮融资,这轮融资过后,得物的估值才超过10亿美金,正式进入独角兽行列。

https://m.facebook.com/BanyanFund/photos/a.2647255015384126/3279115055531449/?type=3

原因也很简单,现在互联网发展的形势和之前完全不同了:“现在必须有全局观,如果早期不进去,可能到后期就没机会了。

最后,投资了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DST也给我们一个启示:为什么最先发现阿里巴巴、京东、小米等中国公司价值的,不是中国的投资公司,反而恰恰是软银、DST这样的外国公司?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