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今天是口木兄的牛一,祝他老一歲快樂,過去一兩年對他而言最大的改變,莫過於從打工仔的身份轉變成藥劑店的老闆。


雖然水星熊和口木兄投資的工具開始有各自不同的方向,但也無損我們兩人的交流和情誼。


曾經問過他,初次創業的人,最畏怕的未知和失敗,他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的?


他說過的話中,最打動水星熊的心的,是“輸得清醒”四個字。


很久以前和朋友旅行時,和一個開朗的朋友同行,去到一條長長的小吃街時,第一次來到這城市的他,看見每個攤位店鋪幾乎都挪不開眼,街上大多攤位都有提供試吃,他都笑盈盈的逐一吃過去,有的店沒有擺試吃品,他還會要求老闆:“這個能給我嘗一點嗎?”


他吃得開心,水星熊陪得提心吊膽,恨不得把他的一張嘴封印起來。


“人家不放就是沒有,你怎麼能向別人要東西,萬一別人不給呢?”


“不給就不給,不給我就去下一家咯。”他若無其事地笑笑,毫不在意的樣子。


尚年幼的水星熊不解地問“你....就一點都不覺得丟臉?”


他一聳肩:“這有什麼好丟臉的?人家就算不肯給,也不單單是針對我。”


“可是你也被拒絕了啊。”


“那又怎樣?我就問一下也沒什麼損失嘛,他們又不會來打我。”他大刺刺地笑著,繼續在街上流蕩找吃。


水星熊也只好繼續跟上,一邊自作多情的替他尷尬,一邊卻非常羡慕他的灑脫。


確實,對於競爭激烈的旅遊街店鋪來講,比起顧客帶來的流量,一小塊柿餅,一粒棗,一顆糖,一口湯根本算不上什麼,可是衹要別人的神色有一絲不悅,當時的自己腦子裡就會蹦出一連串的負面聯想:他是不是嫌棄我只吃不買?他是不是覺得我故意占他便宜?萬一他駡我怎麼辦?我要還嘴嗎?我該怎樣還擊?


即使別人露出為難的神色禮貌的跟水星熊説:“對不起啊,我們這個不提供試吃”時,自己還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覺得自己就是那個給別人找麻煩的小壞蛋。


可他不是,他能坦然的跟店鋪和攤位老闆討論食物的味道,從容開口討要,被拒絕也毫不在意,他不曾以惡意的角度的揣度他人,哪怕偶爾有人態度不好,他也覺得沒什麼。


心理學上有這樣一個理論:


別人之所以能往你心裡掛東西,那是因為你先有了鈎。


越是怕惡意,就越是過度放大惡意,越是想被認可,就越是在意反對的聲音。而朋友他卻不是這樣的,他的心是平整的一片,也正是因為不在意,才不會被傷害。


好比讀書時我們總有過心動的對象,因為太怕被拒絕,所以提前拒絕了自己,不敢行動。


有部值得一看的美劇《This is Us》中,有這樣的一個情節:


天生有一副好嗓子的Kate在未婚夫的鼓勵下決定去參加一場歌唱比賽,可是走到半路自卑心理忽然發作。她打退了堂鼓,跑到自助餐廳大吃了一頓,吃完才覺得不甘心,又掉頭回去比賽現場。但比賽已經結束了。在Kate的懇求下,主辦方還是同意給她一個清唱的機會,她才唱了兩句,評委就不耐煩地對她揮了揮手:“你可以走了。”


Kate不服,對主辦方囔囔:“你們這是歧視,你們不能因為我長成這個樣子(她的體重嚴重超標)就看不起我,你們這樣是不對的。”


很勵志吧?可Kate下一秒就被打臉了。


“你以為我要你下去是因為身材?”評委招了招手,一個身材纖细的漂亮女孩走上臺,同一首歌,同樣沒準備,同樣是清唱,無論是嗓音還是技巧都完勝Kate。


她還是輸了啊。


可是這一次,她是輸給了別人的實力,而不是輸給自己的心魔。


如果她偷偷退賽,如果她沒有勇氣說出哪一句質問,她大概永遠都會像從前那樣,將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肥胖,一邊自慚形穢一邊裹足不前。


雖然最終結果是失敗,多慶幸她還是邁出了那一步。


所有的得不到都存有痛苦成份,唯一的區別衹在於痛苦的具體程度,痛苦越具體,你就越清醒,你會明確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為什麼失去?祇有這樣的痛苦才能讓人成長,讓未來的你獲得抵禦痛苦的力量。


投資亦然,投資路上的失敗是不可免的,但我們不能因為怕失敗,就放棄了起步和嘗試的機會,即使輸了這次,也該搞清楚輸在哪裡,而不是懵懵懂懂的不了了之,把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股市是大鱷騙人的地方,再也不敢碰股票。


每個人都會怕,怕被拒絕,怕會失敗,怕藏在失敗背後的尷尬和羞恥。


沒有人能保證你這次就一定會贏,就像口木兄也無法打包票做老闆就必然成功。


但哪怕贏不了,能輸得清醒一點,才不枉費痛苦這一回。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0/11/blog-post_24.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