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留给FGV的时间不多了/前线把关

在被大范围健康危机所包围的现今企业世界内,“时间和机会不等人”这句格言显得尤其符合时宜。

说到“一寸光阴一寸金”,相信用来形容FGV控股(FGV)现今的处境最为贴切不过。或许是其本身业务的特性,一些事务终究无法加速。

所以,不管需要多少时间来完成任务,他们也只能按部就班。

现在,欢迎来到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导演的土地租赁协议(LLA)终止大戏--这是FGV近年来“屋漏偏逢连夜雨事件”的又一单,无一例外地都在阻挠着该公司的转盈大计。

但是首先,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2011年11月1日,FGV和土展局签署LLA,以向后者租赁大约35万733公顷的园丘,为期99年。

该协议抢在FGV于2012年中上市大马交易所之前签署,在2012年1月1日生效。

根据FGV于2012年5月31日发布的招股书,只要土展局发出恰当的通知和支付合理的赔偿,它可以任何理由来完全或终止部分租约。

在2020年8月28日,土展局的FGV持股权为21.24%,土展局资产控股公司持有12.42%,而土展局合作社持有4.75%。此外,值得注意,财政部也持有特定股权。

土展局左右为难

快转到今天,高度政治化的发展,让FGV在投资大众心目中,留下了未来充满未知数的印象。

土展局控制FGV大约33%,该局也发现自己处于两难。如果土展局作出任何足以伤害FGV的决定,最后它将倒过来伤害自己本身。

因此,关于LLA的决定,土展局必须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能作出决定。

首先,FGV还没有收到土展局终止协议的正式书面通知。这促使FGV主席阿兹哈写信給土展局的拿督斯里依德利斯,提醒他还没发出LLA终止的正式通知。

阿兹哈也建议停止关于此事的所有媒体发布,同时在发出有关LLA的所有条规联合声明之前,双方应该先进行讨论。

土展局不是上市公司,没有义务通过交易所或联同FGV作出披露,但发表联合声明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另外,由于该局还没有正式和FGV沟通,小股东应该把终止LLA的公众文告,当作是内阁(和土展局)的决定。

即使土展局发出正式通知,要求终止LLA,FGV也需要18个月来估算补偿金额。

根据公司2020和2021财年和其他因素的内部评估,预料赔偿数额将介于35亿至43亿令吉之间。相对而言,截至10月30日,FGV的市值只有38.7亿令吉。

无论如何,土展局和FGV最终必须同意一个数字--不然,除非可以很快找到双方都满意的神奇数字,大家只会浪费更多时间在讨价还价。

显然,目前已经有声明表示,赔偿数额可能比FGV的预测来得少。当然,在尘埃落定之前,可能还有很多更坏的事情会发生。

我们希望赔偿的课题最终不会导致诉讼,因为这将进一步打击FGV。

复苏路漫长

现在,假设终止LLA的赔偿金额神奇数字已经决定了,我们预期FGV需要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将将自己改造成下游的棕油经营商(从一家主要的上游种植公司,转变成中下游的商家)。

看在赔偿金达35亿至43亿令吉的份上,或许等待是值得的,这将成为FGV寻找新园地,偿还贷款或者派额外股息的本钱。

贷款高达40亿

截至2019年尾,FGV的贷款高达40亿令吉,其中10亿令吉是土展局借出的。 FGV很有可能需要最少两年或更长的时间来解决LLA的问题,才能重新出发。

虽然FGV前路看起来是就只能这样,但世事无绝对,尤其是当丹斯里赛莫达宣布,有意通过注入种植资产以入股FGV后。

FGV在10月15日收到赛莫达的公司Perspective Lane,后者表示有兴趣通过注入资产,来换取FGV合理的股权。

持有贸易风集团(包括2013年5月被私有化的贸易风种植)的Perspective Lane,如果注入资产,将增加FGV的园地至21万2170公顷。

如果事成,那么FGV将会继续是森那美种植(SIMEPLT)之后的第二大种植公司

丰隆投行研究报告指:“尽管目前还有待更多详情出炉,但这最新发展可能触发全面收购,因为Perspective Lane截至2018年12月3底的账面价值是19亿令吉,而FGV在截至2019年12月底的账面价值是42亿令吉。”

投资者不抱太大期望

这一切的发展可能看起来还算乐观,但如果是从FGV诞生后至今,一直有在观察其动向的投资者,或许不会对它抱很大的期待。

我们不能怪小股东--包括垦殖民们和散户已对FGV失去信心,因为IPO后,我们看着它的市价一直下跌到IPO价的四分之一。

在2012年中风光上市时,FGV是排在面簿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的新股上市公司。当时,FGV的22亿股发行价是4.55令吉,帮土展局募集了59.9亿令吉,自己也赚取了48.9亿令吉。

FGV从上市当天盘中最高交易价的5.46令吉,沦落到目前只有IPO价的四分之一而已。

即使在2020年9月,棕油价大起到每吨3100令吉(从2020年5月每吨最低价2000令吉),FGV还是继续陷入了有争议性的发展之中。各种事件如滥用公款、贪污和失信等都是历历在案。

在2019年4月,土展局的白皮书证实,这家亏损的种植公司以24.8亿令吉购入6家高于市价的公司。

在2018年11月23日,FGV针对14名前董事和高层人员展开法律诉讼,以追回其在2014年以11亿令吉收购伦敦上市公司亚洲种植的5.14亿令吉损失。

即使政府有意愿通过彻底改革其业务,重现FGV过去的辉煌,但事实是坑实在太多了,即使是一流的现代管理科学专家也难以全面应付。

FGV小股东应该注意以下要点:

1)FGV预测的35亿至43亿赔偿金是否可以实现,抑或最终获得较少的赔偿?

2)赔偿是否会被拖延?会否需要更多时间而导致更多不确定的事情发生?

3)Perspective Lane有兴趣入股之事是否会发生?

4)FGV会如何使用那笔赔偿金?

5)小股东是否准备好等待最少两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更清楚的看到FGV的未来?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以下是本周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MSWG)股东大会/特大的观察名单,这里只简要的概括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关注的重点。读者可以查询MSWG的网站www.mswg.org.my,以得到对公司所提呈的问题详情。

嘉登(GADANG)股东大会

简报:

2020年嘉登的营业额按年减少2%至6.73亿令吉(2019:6.877亿令吉),这是因为产业部门的销售收入减少。

另外,行政开销走高、证券投资的公允价值损失和工厂和器材的租金收入减少,其税前盈利减少了17%至5930万令吉。

该集团预计,建筑和产业领域前景充满挑战,但是公用事业业务将提供稳定的经常收入。

课题:

根据年报第5页,集团在2020财年的净利为2017年以来最差。实际上,2019年的净利比2018年跌了超过50%。

请问董事部有何计划改善表现?

森那美(SIME)股东大会

简报:

森那美的营业额按年微升到369亿令吉(2019:361亿令吉)。

虽然净利减少14%至8.2亿令吉(2019:9.48亿令吉),但核心净利增加了10%至约10亿令吉(2019:9.4亿令吉),因为其澳洲的工业部门表现特出,以及中国的工业和汽车部门业务反弹。

在冠病大流行之下,2021年将充满挑战。但是,公司的自由现金流高达10亿令吉,仍可舒适面对未来的挑战。

课题:

该集团在中国潍坊港的一名合同装卸工遇难,在卸货时死于中暑(年报第24至25页)。

今年,当地三个济宁港口因为严重空气污染之故暂停营运71天,港口吞吐量因此大大降低(年报83页)。

a) 请问上述事项在财政上对集团造成了什么程度的影响?

b) 集团将继续努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水源消耗和废物生产,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年报第100页)。

鉴于两个气候改变的风险事件已经对其职员和业务营运造成威胁,请问集团用于环境永续的资本开销是多少?预料2021年的环境永续资本开销是多少?

亿顺机构(EKSON)股东大会

简报:

亿顺过去5年都亏损。冠病流行影响了其产品的需求,它必须克服许多困难才能恢复盈利。

其产业业务也面对高库存的困境,2021年将充满挑战性。

课题:

鉴于需求疲软和经济低迷,集团今年为木材部门的库存减值1170万令吉(2019:460万令吉)(年报第13页)。

a) 2021年的经济情况不乐观,公司会估计该部门库存将有大量的减值吗?

b) 如果是,预料将减值多少?

免责声明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mswg.ceo@mswg.org.my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