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3-11-20

 

拿督黄炳火

非独立非执行董事主席

 

副本致

陈鼎武先生

指定执行人

 

台鉴

 

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第16届虚拟股东大会所拟提呈更多建议、询问

 

我是从2005 年公司开创时就已经加入的老股东。我坚持维护公司的座右铭,就是独立,睿智和正直,同时这也是我的处世哲学。

 

在十一月十三日我曾提呈三项问题。现在还有以下四项询问与建议想提呈。

 

问题(4)

 

“双边挂牌计划“合约的条款和条件

 

4.1

(a)合约达成协议的日期

(b)计划的标的

(c)达成标的价款或报酬

(d)报酬的履行方式

(e)报酬的记算根据(质量?数量?)

(f) 计划的期限

(g) 未达标的的违约罚金

 

4.2

谁是双边挂牌计划的倡议人?

 

4.3

批准该计划的董事有那几人?

 

问题(5)

有关资本投资在十月一日公布的针对证劵委员会(证委)和伦敦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伦敦)申请司法复审一事

                                                                 

 

5.1

证委是否不谴责伦敦也没敕令它削资?

 

5.2

是什么原因使证委不谴责伦敦?

资本投资曾于2019年10月18日或之前通知伦敦将其股权削减至20% 以下。如下图: 

                                              

 

5.3

既然资本投资已经知会伦敦,那么资本投资就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接下来是伦敦进行削减投资的时候。假如伦敦没做,证委会介入。没牵涉到资本投资。为何资本投资要申请司法复审呢?  这对资本投资的股东有好处吗?

 

5.4

预算堂费要多少?

 

5.5

诉状的胜算有多大? (不要又像双边挂牌那样!)

 

5.6

即使赢了诉状,能使我们的股价提升吗? 还是恰恰相反?

 

5.7

即使伦敦降低它的持股至20%以下,难保没有其他共同行动的人在暗中收集我们的股票。你要怎样阻止呢?

 

5.8

从另一方面来说,依据指定执行人的定义,伦敦也算得上是个价值投资者。因为他们这么多年来都在不断加持资本投资的股份,而其他股东却在脱售。难道你要驱赶价值投资者吗?

 

5.9

再者,伦敦是个机构投资者。一般上机构投资者会有比较理性的投资行为,不会像噪音交易者那样不理性。从他们在股价下行时还不断增持资本投资就可看出来。

其实没有伦敦,资本投资的股价可能更低。

有更多理性投资者在一间公司,股价和净值的差距会缩减。你认同吗?

 

5.10

在还没申请司法复审之前, 董事们有没有仔细权衡利弊?

 

问题(6)

董事部会不会考虑实行分红政策(比如净值的1%), 以提升股价?

 

理由

 

A)

在2005 年的资本投资招股书的第一页1.2条文,阐明投资宗旨主要是追寻资本增值,分红收益其次。

                                                 

 

认同。

 

 

但是招股书也没禁止分发股息。而是有提供分发股息的条规。(在资本投资的投资组合中有很多也是分红公司)

 

在招股书第四页1.7项,它阐明董事部可以推荐股息。

 

                                          

 

B)

有了分红政策,普通股东可以根据他们大概可以在将来获得的股息来做预算。这能够让他们不必突然需要一些钱而把股份卖掉套现。这样能够避免股价下滑。

 

C)

虽然净值重要,但股价更为重要。

为什么呢?

 

因为净值只能在公司清盘时才能兑现。在其它时候,它就只是一个数字。

 

而在清盘时所能兑现的款额也会因各种情况而被打折。比如费用,投资组合的流动性和大势都会影响兑现款额。

 

股价呢,才是差不多就是硬现金。随时可以转换成99%价值的现金。所谓你看到的就是你可得到的。

 

股票的暂时性折价可能是噪音造成。非关公司表现。

 

但是假如折价是持续性的连续多年都不见缩小,那就意味市场对公司的看法是不看好的,所以会造成对股票的需求短缺。

 

假如这时又碰上有股东因为缺钱而需急售套现应急,那就会造成供应增加。

 

在需求短缺对上供应增加的情形下,股价就会下沉。

 

假如有分红政策,股东因为急需钱而抛售的机会就会减少,意味供应会减少。同时市场对公司的看法也会提升,意味需求会提升。 如此一来, 股价就可以提升。

 

这供应减少和需求提升的交复运作,甚至能产生倍增作用。使股价大幅提升。

 

问题(7)

公司和各报章媒体近来的关系怎么样?

 

我从公司网站发觉公司股东大会最后一次在报章有报告是在2015年第十一届

大会。

                                                   

  

 

同时我也很久未见到报章登载公司的新闻。与之前的热度有天壤之别。不知为什么?

 

报章媒体的报道有助提升公司的知名度(不管好坏)更而至股价。我们该无视它们吗?

 

 

 

我希望我在这封信和在前一封信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在大会上提出来讨论。

 

特此函达。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3Is/2020-11-23-story-h1536580993.jsp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