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20年10大财经新闻

一场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大流行,让我们在2020年就算足不出户,也见证了不少“活久见”的财经事件。

比如说,大家去年此刻断不曾料想到,亚洲航空会因为“人人都不能飞”而导致亏损连连、手套股竟是马股最闪耀的明星,以及每桶国际油价的价值竟然还不如油桶本身!

在这“活久见”的一年里,有哪些财经奇闻让你最印象深刻?

本年度最具代表性的“活久见”事件,非油价狂跌莫属。油价因供应过剩而下滑并不是新鲜事,但暴跌至负值区间,却是人类史上前所未见的国际大事。

由于全球产油量过剩、储油空间有限,纽约西德州中级原油(WTI)5月交割期货在4月20日凌晨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即一步步往下挫至0美元以下,以负37.63美元(约153令吉)挂收。

这意味著原油的价值还不如装油的桶,生产商必须倒贴37.63美元,让买家把原油带走。

这场风暴不仅在股市掀起千层浪,专家也开始猜测众多政治阴谋论,并预计油价将再跌入负值区。但幸好,这并没有再发生,且油价目前经已回升。

马石油原任总裁兼总执行部长丹斯里旺祖基菲离职后,东姑莫哈末道菲从7月1日起走马上任;他原是马石油执行副总裁兼总财务长。

要在油价长期低迷的情况下生存本就不易,不巧的是今年疫情来袭,原油即“无价”也“无市”,因此道菲的掌托之路必定挑战重重。

果不其然,马石油在9月份公布次季业绩时,宣布惨亏210亿令吉,写下1974年成立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

在这种惨烈局势下,马石油还肩负给政府派息的重任。除了原本今年承诺支付的240亿令吉股息,还额外支付100亿令吉股息给政府以应对疫情挑战,派息总额达340亿令吉。

全球经济今年寒风凛冽,迫使国家银行今年4度减息救经济。

最大的减息幅度落在5月份,国行一挥刀即大砍50个基点;此外,国行分别在1月、3月和7月份减息25个基点,全年累计减了125个基点,使目前的隔夜官方利率(OPR)处于1.75%的历史新低。

但随著近期疫苗面世的消息频传,分析师已开始预计,若我国明年顺利取得疫苗,加上企业收益恢复增长的支撑下,内需将带动经济复苏,国行进而会在明年末季升息25个基点,至2%。

一场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受挫、民不聊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3月份在“关注全民.提振经济”配套下宣布多项援助措施,包括所有贷款可自动延期还款长达6个月(从4月1日至9月30日),以减轻借贷者负担;大马更是全球首个提供自动暂缓还贷援助的国家。

在该措施截止后,政府仍提供针对性暂缓还贷措施给真正有需要的群体,稍后也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所有B40群体将可获延长暂缓还贷。

同时,政府通过“i-Lestari”措施,允许55岁以下的雇员公积金局(EPF)会员每月从第2户口提出500令吉,为期一年;这预计将惠及1200万名会员,提款额高达400亿令吉。

尽管激起不少反对声浪,公积金局于11月份推出“i- Sinar”计划,开放给失业、无薪假期或失去收入者从第一户口提款。这两项计划,对向来严格把关会员退休金的公积金局来说,可说是罕见之举。

马股本年度最耀眼股项——顶级手套( TOPGLOV,7113 ,主要板医疗保健)全年势如破竹,但是除了股价暴涨程度令人震惊,摊上的麻烦事也是多到数不清。

首先是遭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指控涉嫌剥削劳工权益,尽管已三番四次予以澄清,最终还是因此补偿回约1亿3600万令吉的招聘费给旗下外籍员工,连赔偿金也打破业界纪录。

原以为“衰”事就此告一段落,岂料在11月初竟被新冠肺炎缠上,因员工确诊而引发“莲花路感染群”(Kluster Teratai),被迫暂时关闭超过20家工厂。后来,该公司又被劳工局指控员工宿舍违法,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曾经靠销售廉价机票赚得盆满钵满,并希望人人可以飞的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要板消费)如今也自身难保。

疫情让亚航整体业务基本进入休眠状态,继首季净亏逾8亿令吉后,次季亏损进一步扩大至近10亿。若不是得到马证交所的宽限政策庇佑,该公司早已身陷PN17行列。

不仅如此,亚航集团子公司日本亚航(AirAsia Japan)也正式宣告破产。

为了活下去,亚航积极开拓新业务,除了以客机载送货物,机餐品牌Santan也开始提供外卖服务。

亚航这一年来充分体现了“路不转人转”的精神,但究竟能不能如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多次信心喊话时所说的可在2021年重新获利,主要还是看疫情何时离我们而去。

手套股今年经历了“大势上涨”、“大势已去”和“大势回归”3个阶段。

年初的“大势上涨”期,几乎所有手套股都攀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顶级手套( TOPGLOV,7113 ,主要板医疗保健)、贺特佳(HARTA,5168,主要板工业)、速柏玛(SUPERMX,7106,主要板工业)等的股价更是从个位数涨至双位数。

但随后因监管单位、股票中介方采取相应措施以预防泡沫破裂,加上疫苗面世消息传出,促使投资者抛售套利。自此之后,手套股便频频在“大势已去”和“大势回归”这两种模式之间来回切换。

后来,顶级手套成为首家员工确诊新冠肺炎的公司,其他手套公司厂房的员工也接二连三的中招,加上手套领域前景料不会有惊喜后,手套股价也渐“冷静”下来,风光不再。

多亏了投资者对手套股的狂热拥戴,让马股交易量在5月至8月份期间,6度刷新最高纪录,分别是在5月13日(96亿股)、7月8日(118亿股)、7月20日(125亿股)、8月3日(131亿股)、8月7日(267亿股)和8月11日(278亿股)。

除了手套股,吸引投资者将资金投入股海的还包括经济衰退、新低利率等因素,国人在职场上看不见曙光、把钱存进银行又不划算,只好将希望寄托于股市,渴望大捞一笔。

我国今年的经济成长差强人意,马股能有此交投量,基本靠散户热炒手套股、小型仙股、科技股、医疗股来撑市。因此,为避免股市泡沫破裂引发更严重灾难,马证交所不得不出台措施,以抑制过度炒作的投机活动。

随著手套股炒风渐退烧,马股成交量自8月11日后虽不再创新高,但仍不时突破100亿股。

科技领域是当下前景最受看好的领域,但作为软件开发兼系统整合商的INIX科技(INIX,0094,创业板科技)此刻却费心拓展其他业务,包括手套制造、榴莲业,甚至对某部争议性十足的电影“表达”全力支持。

INIX科技在8月7日邀来有澳门江湖猛人“崩牙驹”之称的尹国驹担任主席,在11日便表达了与LYGLAN房产联营,进军医用手套生产业务的“意愿”。同日,该公司股价竟一举飞升近500%!

有趣的是,该公司随即在同月13日指出,双方并没有签署任何联营协议,只是“有意”合作。

不过,尹国驹在上任仅4个月后便以个人因素为由离职,由前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接任独立非执行主席。岂料,后者上任时间更短,仅5天,便由丹斯里赛莫哈末尤索夫接任。

换言之,INIX科技在短短4个月内换了3个主席。

同时,尹国驹于12月份遭美国针对贪腐活动施以制裁,其中还包括3个与其有关的企业或组织。

联土局10月份时突然将自身获利不佳的帽子扣在FGV控股(FGV, 5222,主要板种植)头上,称自后者上市以来,间接拖累联土局的整体获利走下坡,因此欲索回租给该公司的约35万公顷土地。

FGV控股拒绝背锅,但也不介意终止与对方签署的土地租赁协议,售出种植园与加工厂。

不到一个月时间,两者便终止了有关协议,FGV控股预计获赔35亿至43亿令吉,且联土局将收购该公司分布全国的棕油厂。

随后,联土局于本月8日提出以每股1.30令吉价格,收购FGV控股13.88%股权的建议;该局原持有FGV控股21.24%股权,交易完成后,总持股将超过50%,触发强制性收购。

因此,联土局于22日正式发出无条件强制收购献议,宣布以每股1.30令吉价格全购FGV控股,且无意维持后者的上市地位。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01226/2020%E5%B9%B410%E5%A4%A7%E8%B4%A2%E7%BB%8F%E6%96%B0%E9%97%BB/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