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鼠年轉眼即逝,疫情施虐的一年,大多數人都不好過,然而,感恩的是組合在後半年逐漸復蘇,至少在投資方面還有所得。


不過,相較起網上的手套黨,科技黨等等各種稱號的賺個盤滿缽滿,股息派的人多少還是黯然失色,也因而會不時會收到吐苦水的來訊。


聽到這類“雖然賺錢,但還是焦慮”的訴苦時,水星熊偶爾也會聯想到自己寫作的狀況。


各種平臺的理財投資博客似乎滿眼的月入十萬,年入百萬,授課出書接受採訪,就覺得自己混得很差。


從寫作的瓶頸到每天下班後少得可憐的時間,因為不常盯著股市或社交網站,對什麼新玩法都慢半拍,衹能看著別人一頭紮進這片紅海大賺。


可羡慕也是白羡慕,明知道才華不夠,又不想用勇氣來湊,成年人的孤勇有時候衹是大腦的短路。


剛出社會不久時,有位朋友幾次在模擬試都在優等線上的邊緣徘徊,越是怕自己考不上,越是怕自己不夠好,就越是靜不下心做卷子,約靜不下心,就越常做錯,就越覺得沒希望。


“考不上重點大學,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是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家人輪番勸過,帶她去散心,甚至考慮找個專業的心理諮詢師來幫助她,但她想通的地方,居然是巴刹。


她偶然中走進巴刹時,一位賣菜的大爺就把一個大碗懟到她面前,無比熱情的用方言招呼“小姐,要不要蒜苗,今天的特別嫩和新鮮。”


她又觀看四周,看著早上五點就開始準備擺摊賣餛飩面的夫妻;看到開了不懂多少公里的貨車,帶來最新鮮水果的小夥子,以及站在案板後面,利索地手起刀落砍開兩條排骨,抽個空就拿出鏡子照一照的大姐。


她不禁自問:“還有什麼比這些體面活著的普通人更能給人力量的嗎?”


沒有任何一種生活是簡單的,但每種生活都熱氣騰騰。


他們都可以,你為什麽不行?


人類就是這樣一種生物,會因為看到其他人的不容易,回頭咂出自己生活的甜,也會因為看到其他人體面清白的努力,願意去追求更好的人生。


水星熊還遇過一位常去快餐店的中國朋友。


倒不是他特別喜歡快餐,而是他喜歡去觀察別人,尤其是週末的快餐店,他説身邊有許多帶著孩子奔波各種補習班興趣班的父母。


他家教極嚴,是那種在很多人的飯桌上,不小心拿手撥拉一下頭髮,都要挨父母筷子敲一下的那種不留情面。


從小就必須是第一名,成績稍微滑退一點就非打即罵,以至於在人人都把“原生家庭的傷”掛在嘴邊的那段時間,他甚至覺得自己得了憂鬱症。


雖然他在網上找到不少同病相憐的人,可既然同病相憐,也就衹能取暖而不能療傷,委屈感反而被無限放大,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悲催的一群。


讓他想通的,是在快餐店里的觀察。他見過不少父母和孩子的情節,例如:“真笨,一道題給你說了多少遍還不會。”,一邊把唯一的一根雞翅往孩子面前推的媽媽。


一邊抱怨“為了你我飯局都推了,你上課還不好好聼”,一邊伸手幇孩子抹掉嘴邊吃sundae時留下的甜醬的爸爸。


在觀察那些細碎的相處中,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回憶。


媽媽在駡完他之後深夜為他煮的雞蛋麵,爸爸在停電的夏天為他扇了一晚的扇子。


父母打著兩份工,還是毫不猶豫的給他買了最新的電腦。家裡炒的菜,肉片永遠會在他碗裡堆上一個小尖。


想到這些時,像潮水一樣,瞬間淹沒了他那個“我不被愛”的執念。


不是不被愛,衹是不像自己期望的那樣被愛而已。


可世界上哪有什麼完美的愛呢?一邊愛著一邊傷害,本來就是人與人相處的常態,祇不過自己放大了傷害之後,就選擇性無視了愛的存在。


無論是巴刹還是快餐店,那是祇有在現實世界才能看到的,鮮活的,矛盾的,真實無比的安慰。是一個即使我們躺在五星級酒店的床上,也未必想得通的道理。


所以,在回顧自己過去的一年時,即使有賺卻依然覺得技不如人而焦慮時,水星熊摘下耳機,戴上口罩,走出家門,到煙火氣中去。


那裡其實才最治療。


鼠年的最後一文。希望大家明白,焦慮不會解決問題,但會解決你。


幸福其實就是一碗白開水,你每天都在喝,不要羡慕別人喝的飲料有各種顏色,其實未必有你的白開水來得解渴。


生活的本質就是,千難之後還有萬難。


我們既然上了生活的賊船,就做一個快樂的海盜。


預祝大家新年快樂,牛轉錢坤。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1/02/blog-post_9.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