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Featured post

买复原能力强的股票/冷眼

On

一條推文價值 250 萬美元?數位資產「NFT」要怎樣買賣?

二十年前的 8 位QQ 帳號可以賣個還不錯的價錢,可能會有人好奇,朋友圈發了十年的吐槽和自拍,不知道能不能變現?之前不太可能,現在,這事還真就有可能了。比如 Twitter 創辦人傑克·多西前兩天在 Twitter 上說要把自己首條推文當作 NFT 拍賣,出價最高竟然達到了 250 萬美元。

然而這還不是最 “ 離譜 ” 的,上週 “ 彩虹貓 ” 的作者 Chris Torres 在彩虹貓誕生十週年之際,重製了動圖——一隻擁有粉色方形軀體的貓,在太空中奔跑,身後拖著一串彩虹。很快這個 meme (迷因)在 YouTube 播放量超過 1.8 億次, Torres 將其放在 “ 加密藝術 ” 交易平台 Foundation 上,有人花 300 ETH (加密貨幣以太坊,約 59 萬美元)買走。從 2020 年開始, NFT 市場交易量大幅上漲。看起來,這股加密領域的最新熱潮正在改變我們 “ 數位化社會 ” 的交易方式。
萬物皆可 NFT ?

如果你還不了解 NFT 概念,需要從一款遊戲講起。 2017 年,一款基於以太坊平台運作的 “ 雲吸貓 ” 遊戲 CryptoKitties 走紅。網友在遊戲裡可以購買、養育、繁育 “ 數字貓 ” ,每隻貓的毛色、外觀、性格不盡相同都會記錄在鏈上,影響他們的 “ 子孫後代 ” ,就像在現實中養貓一樣,稀缺的貓可以賣到十幾萬。從 CryptoKitties 火出來的貓咪形像也算 “ 老網紅 ” 了。

2018 年, Dapper Labs 從 CryptoKitties 母公司( Axiom Zen)分拆出來繼續從事 CryptoKitties 的營運,並且獲得融資,領投方為  a16z  。一隻貓就是一個 NFT ,也就是一份數字資產。說到這裡,你應該大概理解了 NFT 是什麼。 NFT 是 Non-Fungible Tokens  (非同質化代幣)的縮寫, “ 非同質化 ” 其實是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 “ 同質化 ” 對應來的,你用一個比特幣可以交換另一個比特幣,也能購買 0.1 個比特幣,但是每一個 NFT 所代表的數字資產都有獨特的價值,所以無法互換、拆分。

舉個更加貼近生活的例子。即便是同等艙位的兩張機票,因為所包含的乘機人資訊,座位位置,所以具備 “ 專屬權 ” ,不可互換。不久前 Dapper Labs 與 NBA 合作,在公鏈平台Flow 上推出收藏遊戲 “ NBA Top Shot ” 。顧名思義,就是把 NBA 比賽中的精彩片段做成數字版 “ 收藏卡 ” ,收藏者可以在平台上購買,也能在平台上售賣。

這有沒有讓你想起小時候吃小浣熊,就為了集水滸卡的日子?

上線 5 個月之後, NBA Top Shot 銷售額超過 1 億美元。雖然一張高價 NBA Top Shot 可以賣到十萬美元,對於玩家來說,他們收藏了球員的精彩進球瞬間,所以一種 “ 另類投資 ” 之外,玩家更是將其看作一段珍貴記憶,以及球星和粉絲之間的情感維繫。這事兒到底有什麼意義,就連伊隆・馬斯克的女朋友也要摻一腳。上個月, Grimes 在 NFT 交易平台 Nifty Gateway 上出售了一系列數字藝術品,原本計劃 48 小時內銷售出去,實際上只用了 20 分鐘。其中一首名為 Death of the Old 的原創歌曲影片被 38.9 萬美元拍下。

從本質上來說,被 NFT 認證過的依舊是原來的影片,可以在網路上傳播。不過即便任何人都可以 “ 長按保存 ” ,對應現實世界的藝術收藏品——只有買家擁有的才是 “ 真品 ” ,數字世界裡也有 “ 唯一性 ” ,正是這種 “ 唯一性 ” 讓數字產品具有交易價值。用區塊鏈技術負責溯源,標註數字資產所有權的做法已經在國外 “ 先鋒藝術家 ” 圈裡流行起來,在盜版滿天飛的時代,這無疑具有優勢。這樣的交易方式又省去了 “ 仲介 ” ,藝術家無需通過畫廊或者拍賣行, “ 點對點 ” 就能直接面向全球買家銷售作品,以此獲得更大的利潤。藝術家有機會通過 NFT 設置一個版稅比例,當作品轉售時,創作者都有機會收取屬於自己的比例。

NFT 出現之前,Beeple 只是 “ 素人數字藝術家 ” 。數字作品要想產生實際價值,必須與現實世界聯繫起來,比如Beeple 需要與服裝品牌聯名,依靠實物載體將 “ 作品 ” 變成 “ 商品 ” 。去年 12 月,Beeple 嘗試將作品放到 NFT 交易平台上拍賣,最貴的一件以 77 萬美元買走,所有作品銷售額達到 350 萬美元。搖身一變,Beeple 成為加密藝術圈最高身價藝術家。
“ 你的 ” 數字資產

就連有著 250 年曆史的頂級拍賣行佳士得,也藉由拍賣Beeple 的作品,正式進入數字藝術品拍賣市場。這一動作開始讓 “ 主流藝術圈 ” 對 NFT 更為關注。

▲Beeple 被拍賣的作品。圖片來源:虎嗅網

因為過去人們用實體收藏品展現愛好和品味,未來你線上上購買的音樂和畫作,都可以代表你在數字社會裡的 “ 人物特徵 ” 。有些 NFT “ 狂熱分子 ” 甚至認為在區塊鏈中擁有代表一件數字資產的代碼都極富價值。正如 CoinFund (加密貨幣投資公司)創辦人 Jake Brukham 說, “ 你不是在購買這幅畫,你是在購買這幅畫的所有權。 ”

    佳士得拍賣專家 Noah Davis 稱,接受加密貨幣可以幫助佳士得觸達新的用戶群,這些可能恰好是以前對傳統拍賣市場毫無興趣的那部分人。

基於很多 NFT 資產的稀缺性和獨特性,很多 “ 極客買家 ” 願意為此付出高溢價,甚至將 NFT 資產的交易視為一種投機行為。那麼對於普通人來說,可以用 NFT 來幹什麼?

    美國手遊巨頭 Machine Zone 前 CEO Gabe Leydon 說,以前人們在遊戲中花了很多錢,但是一旦人們不玩了,錢就白花了。如果在遊戲里花錢變成投資,遊戲市場將會變得更大。

比如 The Sandbox 是一款類似《我的世界》的沙盒遊戲,在虛擬世界中,玩家在區塊鏈中構建和變賣自己的遊戲資產。 “ 玩家怎麼會拒絕一款對他們有價值的遊戲,我們並不是說傳統遊戲會消失,但是我們確實相信,當玩家擁有一些對遊戲資產的所有權時,這是一個對他們更加友好的遊戲環境。 ” The Sandbox 母公司( Animoca Brands)董事長 Yat Siu 說道。

收藏、參與感、專屬⋯⋯,這些來自數字世界 “ 原生 ” 的需求,是推動 NFT 和區塊鏈技術迎來成長的底層推動力。同時它推倒了虛擬和現實世界之間的牆,可以錨定房產,一顆珠寶等,將其通證化,方便溯源資產的所有權。在投資人眼中,加密資產將成為一種更加主流和成熟的商業運作模式。

    Kevin Kelly 曾經在 2008 年的一篇文中預測, “ 要成為一名成功的創作者,你不需要百萬粉絲。作為一名手藝人、攝影師、音樂家,你只需要 1,000 個鐵桿粉絲。他們會開 200 英里路聽你唱歌,訂閱你的 YouTube 頻道,每月參加一次你組織的聚會⋯⋯。 ”

a16z 寫道,Kevin Kelly 的願景是希望網路成為 “ 媒人 ” ,但是中心化的社交平台成為創作者和粉絲聯繫的主要方式,平台通過插入廣告和算法剝奪了原本屬於創作者的大部分收入。不過正好 NFT 的出現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2020 年 NFT 市場交易量超過 2.5 億美元,是 2019 年的四倍。經過 NFT 認證的資產(也代表了產業市值)從 2018 年 4090 萬成長到 3.38 億美元。 “ NFT 還處於發展早期,隨著數字體驗的構建,比如買賣交易、社交網路、收藏展示、遊戲和虛擬世界,它的使用範圍將會不斷擴大。 ” 也許它可以幫助創建一個新的數字世界。

https://www.stockfeel.com.tw/nft-數位資產-cryptokitties/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