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某次和Ricky結伴旅行的時候,某一晚,他似乎借著一點酒後的微醺,說出了一點心中話:


“為什麼有時候我覺得我活得一點追求都沒有呢?”


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反映著一點真實的不知所措,水星熊簡直就覺得他是個假裝文藝的在思考人生的青年了。


“為什麼這麼想?”


Ricky:“從小我就覺得,我是不是個胸無大志的小孩。你知道的吧?小學的時候老師都會要我們寫一些《我的夢想》之類的作文,我最頭疼這個了,每次都得從作文參考書上抄一篇改一改才能了事,我自己的話真的想不出來什麼夢想,看著其他人都可以輕易說出什麼做老師啊醫生啊警察啊,我卻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


Ricky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説:“長大了也是一樣,找工作的時候,老闆問起職業規劃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特別想要達成的目標或者特別喜歡的行業。總覺得都ok,不討厭就行,説特別喜歡的吧,好像也真的沒有。”


水星熊:“那愛好的東西呢?就沒有什麼想深入發展的嗎?”


Ricky仿佛有點不好意思地説:“這個....還真沒有,我喜歡養小貓小狗吧,但是沒有準備今後開個寵物之家;喜歡看書吧,但是不喜歡動腦子深想;偶爾喜歡畫個畫,但是我的水平你也知道,想要做個畫家太累了;對了,我還喜歡跑步,可是也沒準備參加這個全馬拉松那個半馬拉松收集好多獎牌什麼的想法。”


“所以你說,我這樣是不是不正常啊?是不是胸無大志眼光短淺的典型?”他帶著一臉“我就是,快說我是吧”的神情望著水星熊,那一瞬間讓自己覺得,好像沒有夢想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們相對沉默地坐了一會兒,水星熊在想:“完蛋了,好像我也是這樣的人。”;而他大概在想:“糟糕了,好不容易跟人交個心,會不會被歧視”


在這沉默的期間,水星熊仔細想了想Ricky的為人,算是個人見人愛的好青年,雖說沒有能夠對著所有人都笑臉相迎善意以待,可是他坦率又聰明,從來不會抗拒與自己現在生活習慣相反的新鮮事物,又因為沒有什麼執念,所以行為處事又帶著一點與世無爭的純粹,從不會去刻意籠絡什麼人脈積累什麼資源,也從不會挑三揀四避重就輕地對待工作和朋友拜託的事。


Ricky常常挂在嘴邊的口頭禪是:“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都是一個好了。”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沒有一個夢想。


在各種鼓吹“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的時代,這樣無力的聲明,怎麼看都是一副先天不足後天不補的模樣,在多數人眼中約等於混混度日、浪費生命。


水星熊仔細回顧了一下自己所認識的Ricky的平生,仿佛從來沒有在他口中聽到過什麼“人生無奈”或是“身不由己”的字眼,就連有一次我們一起去聚會時,某個人在吐苦水説自己的老闆是多麼尖酸刻薄而自己怎樣委屈求全時,Ricky接上一句“那不要做就好了呀。”


換來那個吐苦水者一雙白眼:“我不做你給我這麼高的工資?我今年的目標可是月薪6千元。”


比起所有為了夢想的卑躬屈膝死去活來,所有為了目標的不擇手段昏天黑地,沒有夢想的Ricky的前半生,似乎真的輕鬆很多。


可是現在Ricky過得好不好?


水星熊知道有些人已經在抱著“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古訓等著看Ricky的笑話。


但是很遺憾,Ricky過得很不錯,甚至比水星熊身邊某些努力削尖了腦袋往上爬或是費盡了心力想要做什麼大事的人要好一些。他已經供完了一套房并剛付了第二套的頭期,每週給自己買一件喜歡的小東西獎賞自己,不定期的出沒書店健身房咖啡廳遊樂場專賣店,時常都樂呵呵的還有個不錯的女朋友,一點都看不出被報應過後“徒傷悲”的樣子。


而他也并不是多麼被倖運女神眷顧的人,或是家大業大的富二代。


怎麼會這樣?真不符合“邏輯”,好比業績升了股價卻下跌的公司,誰允許這樣胸無大志的人也能過得不差的了?他們不是就應該碌碌無為,就該在溫飽線上掙扎,就該一遇到金融危機或疫情襲擊就第一批被裁員,就該蓬頭垢面的宅著沒人愛,就該早早被時代淘汰掉的一群才對啊。


或許是看水星熊沉默了太久,Ricky笑嘻嘻地打斷了水星熊的沉思:“要不出去吃個夜宵吧?反正又不打算練成彭于晏的六塊腹肌。”


水星熊笑問:“人生的事不討論了?”


“不討論了不討論了,夢想這玩意有沒有也沒那麼重要,反正又不能當飯吃。”Ricky反過來安慰水星熊:“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可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努力避開這些不想要的,或許就是我的夢想吧。”


你看看,一個沒有夢想的青年,為什麼還能說出如此有哲理的話呢。


真是沒天理,對吧?呵呵。


新書《打工族股息路》預購鏈接:  ShopeeMalaysia


預購詳情:《打工族股息路》新書公告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1/03/blog-post.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