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企业的故事 Grab
马来西亚富三代要去美国敲钟,从打车到支付、外卖的超级应用程式

据外媒报道,受投资者对IPO的强劲偏好驱使,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已选择投行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在今年赴美上市,交易可能融资至少20亿美元,这可能使其成为东南亚公司最大的海外股票发行。

2012年,Grab成立于马来西亚,起初以共享乘车业务为主。2014年,Grab将总部从马来西亚迁移至新加坡,目前在新加坡,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泰国,越南和菲律宾八个国家/地区开展业务,遍布东南亚地区的500多个城镇。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发展迅速,目前已经成为东南亚地区最有价值的创业公司,估值超过了160亿美元。

早在2019年,Grab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谭曾表示,只有在整个业务实现盈利后才会上市。该公司还表示,其乘车业务在包括印尼在内的所有运营市场中均处于收支平衡状态。该公司预计其送餐业务将在今年年底前实现收支平衡。

Grab原本只是哈佛商学院的一个创业比赛,创始人是马来西亚华人陈炳耀和陈惠玲。

Grab的创始人陈炳耀(Anthony Tan)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本身也是一个超级富三代,他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祖父陈月火,陈月火曾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白手起家经销汽车,当时陈并没有强大的人脉关系,便趁着马来西亚首相访问大使馆的时机,在大使馆门口找到了和首相对话的机会,拿到了首相授予的汽车特许经营权。随后,公司业务从最初的汽车经销商逐步发展成横跨汽车零件制造、汽车组装、房地产、金融等领域的跨国公司,其中以马来西亚日产独家经销商最为知名。

在马来西亚,乘客出行体验不好而且面临安全隐患,出租车司机服务态度恶劣。与Uber跟出租车公司相竞争不同的是,陈炳耀一开始便与出租车公司进行合作。陈炳耀对于业务的构想是:开发一个应用程序,使用户能在马来西亚混乱的交通环境中找到最近的出租车司机,并通过过客户评估,提出租车司机的服务质量。

不过,由于执行难度高,陈炳耀的创业想法并没有得到哈佛教授的认同,一些教授认为这个项目听起来很棒,但是执行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尽管如此,2011年,陈炳耀还是获得了哈佛商学院创业比赛亚军和2.5万美元奖金,随后陈炳耀与陈慧玲在2012年6月上线了网约车平台MyTeksi(后更名为GrabTaxi,最后于2016年底更名为Grab)。

对于陈炳耀不看好的还有他的家族,要知道通常受教育程度较低,赚钱有限,并不愿意花钱买智能手机并熟练使用软件。他的父亲不仅拒绝了陈炳耀的融资需求,还威胁要剥夺他的家族财产继承权。后来是陈炳耀的母亲站出来成为了Grab的第一位天使投资人。

陈炳耀改变这些司机的方法是提高他们的收入,根据Grab的追踪资料,司机每小时的平均收入会比一般司机多出3成;以马来西亚市场为例,两类司机的平均收入差距更大,前者大约是后者的1.5倍。

不过很快,同滴滴一样,Grab也面临激烈的来自外界的竞争。Uber进入东南亚的时间比Grab上线晚了一年,凭借着每年2亿美元的投入,Uber东南亚快速成为了市场上的有力竞争者。直到,2016年8月Uber败走中国的消息传到陈炳耀耳中,他才从中窥见了一丝翻身的机会,外来企业解决本地化问题并不容易。

2018年3月,在与Grab进行了长达5年的争夺战之后,Uber宣布将把东南亚业务出售给Grab,以累计7亿美元亏损的代价退出东南亚市场,而作为交易条件,Uber将获得不到1亿美元的现金以及Grab 27.5%的股份,同时Dara Khosrowshahi也将进入Grab董事会。

但是,合并uber后Grab并没能立刻完成东南亚网约车市场的大一统,反而一转头,陷入了与Gojek竞争程度更激烈、竞争领域更广的军备竞赛之中。Gojek业务与Grab类似,但是Grab份额领先,在网约车份额上,Grab一直占据着绝对优势。根据ABI Research的数据,2019上半年,Grab在印尼、新加坡、越南和泰国的网约车市场占有率分别达63%、92%、72%和90%,而Gojek的对应市场占有率为35%、4%、10%和不到4.5%。在外卖领域,Grab也处于领先地位。

不过合并通常是此类同质化竞争的出路。外媒曾爆出,Grab和Gojek正在讨论合并的潜在可能性,并表示初步意愿已达成。

Grab是一款集中国的“美团”、“滴滴”、“蚂蚁金服”于一体的超级应用,业务涵盖三大移动领域——移动出行、金融和外卖,Grab 的用户只需在应用程序上轻轻点几下,就可以享受叫车、点外卖、和金融服务。据 Grab 称,其手机应用下载量迄今为止已超过1.25亿次。

这种超级应用的形态始于中国,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一个app在占领一个高地之后,可以迅速地将触手伸向其他高地,如微信、支付宝。根据 Grab 总裁 Ming Maa 的说法,正是中国的这些应用让 Grab 产生了扩展服务范围的想法,让 Grab 把目光从仅仅关注于交通出行转向了一个更伟大的梦想,即打造一款帮助东南亚人民享受便捷生活的超级应用。

这是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都有的一站式生活服务梦想,刚需而且粘性强、服务频次高,在美国的公司无论是微软、谷歌又或者是亚马逊都很难“超级应用”的影子。

在Grab总裁Ming Maa看来,超级应用实际上是一个平台,它在东南亚能很好地运作是因为,东南亚地区一直缺乏数字化基础设施,这正是垂直领域公司取得成功所必需的。

由于东南亚互联网发展的特殊环境,东南亚互联网的发展直接跳过了PC阶段,跃迁式发展到移动时代,手机就是它们的一站式生活支点。如今的东南亚,70%以上的人口都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拥有巨大的人口红利,隐藏着一个广阔而活跃的消费市场。网约车服务、在线媒体、在线旅游、电子商务等领域处于新兴市场,发展处于快车道。

同时,东南亚金融发展历史较短,也没有复杂的金融行业基础架构,没有了传统的银行和新兴的互联网银行或者金融科技服务的矛盾和冲突,通过智能手机的渗透来提供金融服务更快更高效。

另外,多元化的经营不仅可以充分挖掘用户价值,提高盈利空间,印尼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6%左右,扩大消费领域和增加用户数量是这些企业的必然的选择,也更容易受到资本青睐,在未来能够为投资方创造更大的回报。

同时,多元化发展抗风险能力更强,打车业务高额的补贴支出仍是行业普遍现象,公开资料显示,为了竞争,仅在新加坡一地,Grab每天就花费逾百万新加坡元(约合70万美元)进行车费补贴。众所周知,外卖业务比打车业务更值钱,疫情减少了很多出行需求,但是外卖业务业务却疯狂增长。

来自天眼查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Grab已经完成约29轮融资,总融资规模超过100亿美元,融资方包括老虎基金、软银、高瓴资本、中投公司、鼎晖投资、平安资本、滴滴、Uber、去哪儿、Booking、微软等众多明星资本。

其中,软银的身影更是常见,在Grab融资历程中,单是软银参与的投资轮次就高达9次,而软银单独投资的轮次也有不下三次。

事实上,不只是Grab,中国的滴滴、美国的Uber、印度的Ola、欧洲的Taxify以及中东的Careem等全球所有共享出行巨头都拿过软银的钱,且软银持股的比例都不低,比如在滴滴出行占股20%,在Grab占股30%,在Uber也有15%的股份。

在出行领域,软银从未掩饰过自己的野心,2016年10月,孙正义组建软银愿景基金基金后,并于2017年5月募资超过9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80.85亿元),成为全球最大风投基金。在出行领域的多笔大额投资,除了出行公司外,美国加州影像初创公司Light、美国硅谷自动驾驶初创公司Nuro、通用汽车公司(GM)Cruise控股公司等自动驾驶公司也获得软银数十亿资金。

目前的出行领域中,软银投资的Uber、滴滴出行等网约车企业都面临着巨额亏损,自动驾驶更是吞金兽,暂时无法为厂商带来收益。但是,长远来看,出行是整个社会的刚需,随着自动驾驶技术进步,网约车的成本将大大降低,盈利也将指日可待,所以孙正义才不遗余力的扩展在出行领域的投资,意图吞下全球出行市场。

Grab在美国上市不仅可以提高它在国际上的声望,孙正义也可以提前进行收网获取投资成果,毕竟,企业本身都是打工仔,资本才是最大赢家。

视频来源:
https://youtu.be/5nvh3QoB-Po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3872179706138578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