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Featured post

买复原能力强的股票/冷眼

On


下个20年的大象与跳蚤/黄锦荣

想起当年大学毕业以后,我一心一意只想往大型企业钻,找一份有前景的工作,在努力打拼中冀望通过职位来寻找想象中一个人该有的社会地位与身分,并在而立之年有稳定高薪的工作、拥车买房。

除非随后自行创业成为企业家,否则,余生难以避免地要接受公司职务对成功的定义,职务越高意即人生越成功。

那是一个整体生产流程未被分散,无论是专业核心或各支援部门仍旧综合于单一企业管理的二十世纪,一个好工作绝多时候都依附在大企业的年代。

是二十世纪末以后信息与通讯技术的进步,促成了企业组织的演进,开启了外包经济的年代。

当支援部门的工作可以在公平交易的条款下外判于其他公司,跨国贸易成本因集装箱化的冒起而骤降,让外购生产配件和中间财的单位成本更廉价,生产流程也开始分散化于企业与企业、国与国之间,而信息与通讯科技就将散落于各处的生产单位给衔接起来。

因此,企业更能专注于强化专业核心而形成超级大企业,就业机会也开始脱离大企业,而散落于中小型企业甚至是微型企业之间。

正是在这样一个大时代的开启之际,查尔斯·韩第在2001年11月出版了名著《大象与跳蚤》,为企业组织的更变和人生与职场规划提出省思。

全职就业人数减

顾名思义,大象指的就是大型的企业组织,属于二十世纪雇员社会的基石,而跳蚤则是独立工作者,以个体户或与人合伙的方式拥有自己的小企业。

韩第推断二十一世纪将是大象与跳蚤并存的时代,大象将会变少却更大,但雇员占比会因外包而减少,却也成了更多跳蚤的聚站。

自由工作有代价

相较于大企业的雇员,跳蚤固然有了更多的自由和对生活的自主权,但是自由是有代价的,因为既没了稳定的工作收入和福利,也必须重新定义自我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如果把时间都卖了给企业的雇员,最渴望的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的话,那么,重获生活自主权的跳蚤,需要的就是视带薪活动、家庭、社会贡献和终身学习为工作组合,于四者之间自律地游走。

《大象与跳蚤》出版以后的二十年期间,国际生产链的发展几乎到了极致,有者甚至形容全球化是过度扩张,海外转包似乎有换向之嫌,在数年前开始出现境内转包。

优化管理成本

但大象与跳蚤并存这一事实,只会因数字科技的日益成熟和因疫情而开始盛行的大规模居家工作,在另一个二十年进一步延伸。

道理很浅显:如果企业因为可以运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将分散化的生产链结合起来,而决定分散化生产流程,以提高生产效率和减低成本的话,数字科技的出现,同样将允许企业把分散化的工作任务给串联起来。

换个角度再想,既然员工在居家不回公司的情况底下,也能因为数字科技的便利而准时并顺利地完成工作任务,同样的工作任务照理也能外判给非公司职员,省下员工的薪金和福利开销之余,资源还能被挪用于核心专业。

时刻自我增值

结果,就业机会将进一步脱离大象甚至是小象而散落在个体之间。

大象会进一步变少变大,而跳蚤将出现得更多,至于小象则有可能茁壮成大象,也有可能化为跳蚤。

届时,存留在大型组织内的专业竞争会更显激烈,而跳蚤们的日子也因为劳力市场出现更多的竞争者而不好过。

跳蚤都得像个创业者,视自己为一个多边的技能平台,自学能力和纪律在往后的日子,比过往任何一个时刻都来得重要。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下个20年的大象与跳蚤黄锦荣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