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蔡朝晖低迷入局 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再起飞

最坏时期已过

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主要股东蔡朝晖认为,尽管3月杪公布的2020财政年面临51亿令吉净亏,但他觉得亚航集团的最糟时期已过,未来只有越来越好。

他接受《投资致富》访问时表示,尽管没有内部消息,不过观察其他航空公司表现及各国政府对疫情的应对,觉得亚航集团最坏时期已过。

“可以这么说,对亚航与疫情来说,最坏的时机肯定已经过去。”

蔡朝晖强调:“今后,我们看到的,会是相对的好、更好,或是最好这3个景况。但从全球来看,目前这个情况几乎或不可能,会比3个月或半年前差。”

“时间是最好的朋友,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就陪伴亚航渡过难关,并在亚航展翅起飞或高飞时,享受未来的成长。”

亚航集团2月19日私下配售第一批11.07%(3亿6985万股股票),获蔡朝晖积极认购,持股从少过5%增加至8.96%,崛起为亚航主要股东。

逆向投资亚航3大考量

谈到投资亚航的考量,他表示:“投资要反向思维,越困难的时候价值会越高,这是第一点。”

“至于第二点,很明显的整个航空业的股价,其实已经在2020年的6至7月已经见底,反而亚洲区股价还没有特别反应。”

亚航股价去年6至7月高于1令吉,11月跌至最低的51仙,今年2至3月介于70至80仙。

“第三点是当我们判断投资一家公司,即便在没有疫情和经济复苏后,这家公司是否管理得好?

当经济反弹时,这家公司可否生存下来?”

他指出,很多公司即便在疫情与经济复苏后,因管理与成本效益问题,也可能无法生存。

“从以上这些角度看,我们发现航空业是受最大影响的行业,疫情结束后,反弹是必然的。”

“从这3个角度来看,我判断亚航集团是会很好的生存下来,因为有好的管理,经营得非常有效率,这也是我为何逆向投资亚航集团的主要考量。

客流方面的数据,是一个附加价值,但主要还是从营业与生意的角度去考量。”

占东盟优势  可延伸至中国

蔡朝晖指出,亚航集团在东盟发展得很好,但在中国还有很大空间,没有完全展现其潜能。

他说,亚航集团在客流数据与数字化进程,若从这基础把东盟延伸至中国的业务,空间更是非常广大。

中国市场庞大

“若中国市场做得好,肯定比目前东盟市场还大,主要是14亿人口有约2亿人口是有护照,其余12亿人口未出过国。(东盟有5亿至6亿人口)。这12亿人口中,初次出国不是选择商务舱,也不会是全面服务航空的经济舱,廉航自是惟一选择。”

他强调,他们出国的第一门户,不会巴黎或纽约,肯定是东南亚。

“在亚航东盟的优势下,以亚航航线丰富、营运条件佳的基础,中国航线这个好血管通时,我觉得生意会比整个东盟总和还多。”

可扩展货运

他指出,除了客运,亚航也可扩展货运,随著东盟地区对中国货物的需求,特别是个人物品需求非常庞大。

蔡朝晖说,顺风、菜鸟与京东物流的诞生,很大部份海外市场第一站也是东盟国;那亚航若可与物流公司充份配合,可很好提高其经济效益,这也是可以发展潜力的地方。

虽然对具体协作目前还没有明确方案,他认为,以大家对中国的了解与网络,提供给亚航一些贡献与协作,大家还是很有信心的。

“在疫情未解决,目前处于边境不通,要有实质东西,还是言之过早。紧随“通关”后,就会有更清楚的地图或方向。”

他指出,随著疫苗的推出,人流也可在中短期得到解决。

他举例说,香港3月杪已与澳洲,纽西兰、新加坡等疫后通航,人流与物流很快会有路线图出来。

就物流市场来说,他指出,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与港货运合作,补充的是菜鸟在海外的运能;顺风之前收购了嘉里物流,明显也是看重嘉里物流在亚洲区的布局。

“如果这些物流公司有生意的话,那么亚航也必定会有生意。”

2020年第四季,亚航集团和阿里巴巴物流臂膀菜鸟合伙进行跨境递送,在每个亚航飞行的城市提供此服务。(在5个国家,飞行与服务77个城市)。

蔡朝晖表示,亚航的价钱可充份竞争,亚航旗下的Teleport是专门处理货运的平台,这可能是投资者忽略的。

“这已是布局蛮久的,已是公开资料,只是投资者的关注点,一直在客运方面。”

他强调,货运的发展空间并不逊于客运。

今年3月中,亚航集团受委托,把抵达吉隆坡的疫苗运输至东马。后疫情期间,亚航集团放眼成为亚洲各国的疫苗配送链带的一部份,亚航在亚洲各国网络覆盖强劲,也将与其他航空公司扩展合伙关系,同时亚航把一些客机转换为专职运货机。在东南亚各城市,甚至可在24小时沿门挨户递送。

疫情期间的首季(即去年3月杪前),亚航集团便完成东盟货运的整合,行管期间的第二与第三季开始运输药物与必需品;到了第三季,还在新加坡推展另一个物流基地。

亚航营运复苏概况

●第四季承载率67%、2020财政年承载率74%,优于同侪,归功于按需求管理机位;泰国亚航第四季承载率优于他国,高达74%;菲律宾亚航表现更优,达到80%。

●泰国去年5月复航后,就显现持续复苏,尤其在11与12月间国内承载率还超越疫情水平。

●去年12月,印尼承载率恢复至疫情前水平的93%。

●大马亚航则在10与11月间实施跨州限制,承载率大受冲击。

●一旦限制解除,需求将即时转化为旅游与订票。

平时的管控成本是创始人丹斯里东尼的管理哲学,何况在当前前所未有逆境;截至第四季每月总烧钱比首季少92%,至2600万令吉。

●亚航预测未来盈利将比疫情前增长,主要是以下几个因素使然:

★营运精简化;
★削减成本;
★去除亏损航线;
★专注有利与热门航点;
★理性竞争,票价环境更令人鼓舞;
★今年低燃油单位成本,因为预期最微的护盘亏损。

●去年疫情期间固定成本砍逾半,第四季减成本61%,2020财政年缩成本52%。

●其中职员成本,单季与全年各减63%与35%。

●资产优化而固定维修砍99%,第四季仅占总维修成本的13%,全年减少79%。

●在租赁者与银行延期下,第四季贷款摊还比同年首季减66%。

亚航预期今年第三季,40至50%的区域国民,包括航空与旅游业职员获接种疫苗。

菲律宾、中国、新加坡已鉴定航空、旅游相关行业者为优先接种疫苗群体。以亚航的廉航模式与东盟主导地位,一旦边境重新开放,旅游复苏势可激励亚航业务。

6大措施  确保流动资金足够

亚航2021年重点是确保有足够流动资金,采取以下措施:

●成功私下配售3亿3600万令吉,这是亚航20亿至25亿令吉债务和股权筹资的部份,确保有足够流动性;
●2020年停止日本亚航营运,以免在高度挑战环境继续烧钱;
●减少亚航印度持股,为亚航集团筹获3766万美元(约1亿5000万令吉);
●获得银行承担与大马Danajamin关怀担保计划及泰国的贷款;
●印尼与菲律宾筹集新资进展正面;
●建议为疫情期间减薪与忠于职守职员展开雇员认股(ESOS)或发股计划作为回馈,既可创造股东价值及保留现金(有待股东大会批准)。

专注发展  长线投资

蔡朝晖说,在投资前没见过首席执行员东尼费南达斯与另一名创始人拿督卡玛鲁丁,之后曾和东尼互相礼貌问好。

“他展示对我入股的支持,我也感谢大家有这样的机会。”

他说,未来不排除增加持股的可能性,并且强调始终会保持被动投资者。

蔡朝晖没有考量增加亚航印度的持股,现在是专注想方设法从各方面支持亚航的发展,贡献作为股东的力量。

他之前曾经营餐饮业,但早已卖掉;至于扑克品牌,则不是投资的专注,只是个人爱好。

他表示对亚航是长线投资,希望投资到管理良好的公司;在逆境中,对创始人与管理层提供最大的协助,使到股东价值充份体现在股价上。

“长线只要做好基本面,资本市场是会给予利益攸关者回报的。”

相比投资亚航与中国内地的廉航如春秋航空,蔡朝晖表示:“我更喜欢类似亚航这家国际化的公司,创始人更有国际视野。这与我自己成长的文化相通,会比较容易沟通一点。”

他说,在中国做生意,可能要很多的政府关系,又有很多非商业性考量。

“对亚航这个非常国际化的公司来说,我们只需要注重营运与管理,其他相对的因素比较少。这种开放的公司和良好公司治理,跟我们的文化较接近。”

经验是靠交学费得来

蔡朝晖说,过去30年念金融本科,在投资上吸取很多经验,同时也夹杂不少教训。

“这些经验是靠交学费而得来的,几乎没有经验与教训是不必花钱的。”

他说:“每一个项目对我都是新的学习,但是学费交得多,累积的经验也相对多。”

他说,过去起码需10年累积的知识,如今在互联网上2个月就可接收。

他指出,虽然这一代在很浓缩的时间掌握知识,但就经商与投资来说,知识只占一部份,实战经验更重要。

“实战经验的累积从交学费开始,而不光从书本上;就心路历程而言,我们从摸爬滚打过来,身上伤痕累累。”

他说,很幸运的是,在每一次教训后,让自己学习更多;面对著下一次挑战,会更好应对与把握,或者避开风险。

投资关键:控制风险

“投资的关键点不单在回报,而在于如何控制风险。”

蔡朝晖以最近对冲基金投资失利事件表示,投资可以从2亿、7年后变成150亿美元,但一夜间又可归零。

他表示,对任何事情保持开放态度,但对投资要抱敬畏之心,管控风险是重中之重!

谈到投资亚航的历程,蔡朝晖说,其实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研究团队从不同角度分析,累积一些时间才出现在投资雷达中。

“但对于亚航的观察,对所有标的物的观察很持续性,并非只几小时。”

他指出,一两个小时决定的投资,背后是好几个月的过程;包括对数据的探讨、对行业的分析,全方位试图去理解和思考。

提升技术才能避险

投资路上,1995至1996年硕士毕业;1997年碰到亚洲金融风暴;2000年面临科技泡沫;2003年后香港爆发沙斯;2008年全球前所未见的金融海啸,经历至少4轮风暴。

经历至少4轮风暴

蔡朝晖表示:“只要在市场都无法独善其身,靠的是每次风险后,市场技术提高,才能避险。”

他的哲理始终是,曾经交过的学费,不要交第二次就行了。

“没交过的学费一定要交;只是,要把学费控制在可负担范围内。”

他表示,在投资路上,“抱著敬畏之心去积极面对、积极探讨,这是我的心态。”

“最大额的学费应该是在1997年,这在当时已占据其财富的80、90%,乃至100%。”

从当时的财富被蒸发,到重整旗鼓,需要时间的累积。

这也让他领悟,人与公司同样看基本面;若亚航的管理是没有效率的,那么即使经济反弹,如人一样也没有第二次翻身的机会。

“我反复强调挑选亚航的几个因素,其实是同样道理;基本面良好及很多人给予机会,结果20多年时间又慢慢成长起来。”

他也感恩这个时代,很幸运的没有战争,没有大的区域冲突,且处于互联网资讯爆发增长年代和不断演进的长河之中……

数字化大趋势   “吃饭旅行无法被取代”

蔡朝晖说,数字化一早已是大趋势,无法避免;大家都要节省成本与提高效率,数字化是唯一的选择。

“但是有一东西永远代替不了,再10个乃至100个疫情,吃饭这码事始终无法代替,没法子透过互联网式吃饭。”

“你要订票可透过互联网速成,然而牵涉个人体验,肉身与精神体验的,都无法透过互联网化。”

他强调,吃饭与旅游永远不可能被取代,和被消灭的行业。

“吃饭除了满足肉身的需求,就是要见见这个世界,享受整个过程,因此旅游业对东盟与中国,是刚刚起步、新兴的行业。”

他说,疫情过后此区域旅游肯定报复式增长,这是一时的。

“长远来说,若经济是往上增长,人的生活改善,那么旅游将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

“所以,我更关注的是长远的趋势与市场,而不是疫情过后3个月、半年乃至一年的报复性增长。

报复性增长并不全是好处,可持续的增长是我更重视的。”

东盟生机勃勃

蔡朝晖过去到过越南、柬埔寨与菲律宾,觉得东盟是生机勃勃的地区,且东盟到处有华人,可见到东盟各国很勤劳的个体与人群。

他认为,人在勤奋之后,只要提供安全舒适的社会环境,便能很好的活下来,并且慢慢改善生活素质。

“我从东盟看到生机勃勃,前景无限。”

蔡朝晖说,东盟的基数(base)低,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与发达国比较,东盟取得5%、8%乃至15%的增长,过去便有这样的增长数字。

“这样的成长趋势,至少可维持几十年。”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477958.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