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 STOCKS


On

美國國債上限問題有一定進展,共和黨開始妥協,容許暫時提升債務上限直到12月。基本上共和黨一直都反對是想增加籌碼在3.5萬億的經濟刺激方案,有更多話語權。現在提議暫時提升國債上限,讓兩黨有更多時間談判。


除了債務上限,美國政府也需要一些短期撥款支持日常運作,最新也通過將短期撥款延長到12月3日,可以令到美國政府不需要停擺,所以兩個大問題也延遲到兩個月之後再解決。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承認美國通脹升勢可能比預期久,意思是這個「暫時通脹」可能「暫時」得比一般人想像更久。但是通脹越遲回落便代表現金的貶值越大。所以就算通脹最終會回落至長期的2%左右,回落過程需時多久也是一個關鍵。

通脹問題又跟加息預期有關係,現在聯儲局的預期是2022年會加息一次,這一個預期暫時沒有改變。暫時市場較為關心是何時啟動減少買債,因為最快可能在11月中便開始。

儘管現在有經濟放緩及通脹壓力,聯儲局強調需要先啟動減買債,相信是與逆回購規模有關。聯儲局的逆回購規模已經達到1.4萬億美元。前陣子只是1萬億,現在又多了40%,不斷創歷史新高,顯示美國金融系統流動性嚴重過剩。

在這個情況之下還不斷買債,只會令到市場流動性越來越過剩,因為買債相等於將資金注入市場。從極度龐大的逆市回購規模來看,美國現在不需要再增加流動性。

一方面由於過多流動性可能會引致其他金融風險,另一方面聯儲局寧願留著子彈,日後有需要再次刺激經濟時才再啟動買債,效果可能更好,所以有序減少買債勢在必行。

石油價格最近創了近幾年新高,由於需求面還未恢復至疫情前,主要是供應面出了狀況。OPEC+在去年就做了一個減產計劃,然後慢慢增產,當時是要穩住油價。

油價去年最離譜是負三十多元,當時的負油價很大程度上只是一個投機及斬倉的金融行為,和油價的實際操作沒有很大的直接關係,不到一個月油價也升回到二十~三十元,以至現在的近八十元。

過去一年多環球的能源供應鏈受到一定的衝擊,無論是挖煤、開採天然氣、石油
一樣也受到COVID,環保及物流運輸的影響。還有去年能源價格低迷,也嚇怕了能源供應商,所以去年與能源有關的CAPEX也減少。

種種原因加在一起,令到能源供應短期緊張。而當中最大的關鍵是OPEC+,儘管他們也遇上供應阻力,但估計更重要是他們留意到全世界增產也有困難,而美國現在以環保政策為主導,換了總統後頁岩油沒有之前那麼受支持,所以變相是最大的競爭對手變弱了,OPEC+便乘機利用他們的市場力量牟利。

儘管現在油價高企,OPEC+拒絕額外增產,而且有報導說今年冬天,有機會因為氣候影響會比以往更加冷,對能源需求可能會暫時多一些。

從這個思路去看,能源價格未來幾個月也有機會比較高。但需求面一日未健康恢復,單靠供應面支撐油價,一般不會持久。但能源價格大升,直接及間接也會拉高通脹。

標普預料全球債務佔GDP比重年底達到260%,是多年新高,意味著經濟支援措施很大機會不會再持續,及環球也有加稅壓力,以補回之前花掉的財政資源。

政府必須說服市場他們財政狀況是可持續的,否則國家的國債評級有可能被降級,甚至貨幣可能會被拋售,這樣會引致更大的經濟風險。所以在後疫情年代,加稅的聲音預計會不絕於耳。

有貿易信用保險機構發表報告稱隨著各國政府取消企業的支持措施,2022年企業破產情況有機會反彈。2020至2021破產風險其實是不尋常地低。當時一般市民也有額外的失業支援。企業方面,政府也盡量擔保銀行保持對企業的貸款,例如令到他們可以還息不還本,利息也減低了,令到他們的財政壓力相對上是低了,甚至有些還補貼給企業。

但是這些措施撤回之後,還是要看生意有沒有起色,否則最後還是會破產。所以企業破產有機會在2022年有一定的反彈,也反過來會拖累就業。

國際貨幣基金也重新估計今年的全球GDP增長,預期會比7月份預測的6%更少一點,因為大家發現很多地方也同步開始放緩。上半年增長勢頭很強勢,但第三季開始就有放緩跡象,第四季暫時看來會延續第三季的弱勢。

供應鍊持續緊張,能源價格暫時高企,經濟刺激措施撤回,通脹壓力,加息及收水預期也將會是未來幾個月經濟上遇到的壓力,這將會是後疫情年代經濟上的一個考驗。

匯君每週國際財經大事完整分析(附中文字幕) : https://youtu.be/Fpk5EwmawtI




https://www.cpleung826.com/2021/10/blog-post_14.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