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Articles


Videos



On

【独家】成本高·竞争大·汇率波动 太阳能发电3隐忧

太阳能

独家报道:萧维旸

永续意识使然,全球吹起一股再生能源风潮,我国自然也不例外。

据政府设下的目标,到了2025年,我国再生能源发电比重将从现时的22%提高至31%。其中,太阳能发电是这项变化的重中之重。

这是因为,和其它再生能源相比,太阳能胜在资本支出、工程复杂程度较低。有鉴于此,我国分阶段落实大型太阳能项目,为再生能源发展鸣锣开道。

但综合市场人士的看法后,本报总结出仍有三大绊脚石横亘在前,即成本高昂、竞争激烈及汇率波动,以致太阳能发电参与者未必顺风顺水。

行业玩家抢攻太阳能发电

全球绿色意识抬头,我国也开始掀起一波再生能源革命。

配合上述理念,大马能源委员会透过《2020年大马半岛发电发展计划》设下目标,在2025年将再生能源发电比重,从目前的22%拉升至31%。

在这期间,将陆续有热电厂暂停营运,留下的发电缺口由再生能源补上。

政府也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进一步强调,在2050年将我国打造成碳中和经济体;而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公用事业股)也表态,会大力支持政府的绿色议程。

截至2020年,西马的再生能源发电量为4058兆瓦,占全国总发电量的22%左右,其中,水力发电是主要贡献来源。若要在2025年达到31%比重,至少得将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幅拉升110%至8531兆瓦。

所谓再生能源,包括水力、太阳能、风力及沼气发电等。

发电组合

93%新能源来自太阳能

但我国目前比较盛行的,则是水力和太阳能。而能委会推出的大蓝图中,估计有93%的新增再生能源,将来自太阳能。

这是因为,和水力发电厂相比,建造太阳能发电设施涉及的资本支出、工程复杂程度、地理环境限制较少,因而成为我国再生能源发展的重中之重。

另外,我国地理位置靠近赤道、气候常年如夏,也为太阳能发电创造许多有利条件。

为推动太阳能走上发电主流,能委会在2016至2021年间,分五阶段为“大型太阳能项目”(LSS)进行公开招标。

所谓LSS,简单来说就是允许得标者,透过太阳能光伏电站自行发电,随后再出售给电网公司。

上述五阶段的LSS项目,涉及的发电量总计2457兆瓦,其中LSS4比重最高,达823兆瓦。

值得一提的是,得标名单中不乏非太阳能或能源领域业者,如MK置地(MKLAND,8893,主板产业股)、陈唱摩多(TCHONG,4405,主板消费股)、APM汽车控股(APM,5015,主板工业股)等,反映出各大行业玩家,已开始布局太阳能发电。

绿色企业争相上市

视线转向首次公开售股(IPO)。近两三年马股也已出现不少和太阳能业挂钩的新脸孔,首先是2019年上市的阁代科技(GREATEC,0208,主板科技板),有为太阳能领域提供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的业务。

在该年上市的,还有太阳能工程 、采购、施工和调试(EPCC)承包商Solarvest(SLVEST,0215,主板工业股)。另外,同样涉足太阳能领域的Samaiden集团(SAMAIDEN,0223,创业板)、柏卡集团(PEKAT,0233,创业板),也先后在去年和今年上市。

同时,建筑商朝建集团(NESTCON,0235,创业板)也在今年9月,和狮城凯利板上市公司惠胜置地签联营协议,合力发掘国内太阳能光伏领域商机。

政府政策和各公司举措,都在接二连三告诉大众,太阳能发展是大势所趋。但美好的想法一旦付诸实践,难免会处处碰壁。

综合市场专家的说法,本报总结出太阳能发电业仍有三大绊脚石。

疫情爆发期间,各大行业都吃尽停工停产的苦头,太阳能业自然无法幸免于难。

柏卡集团发布的招股书坦言,政府抗疫管制措施已拖慢太阳能工程进展和合约取得速度,以致于原本可以在2020财政年末季认列的350万令吉收入,延迟至2021财年次季。

同样在疫情间上市的Samaiden集团,也曾面临相同窘境。其招股书透露,在行动管控令期间,所有项目必须暂时搁置。

无论如何,随着疫情好转、政府逐步松绑经济活动,工程备受拖累的问题似乎雨过天青。

但这并不意味着,太阳能发电业,未来发展必然通畅无阻。

该行业面临的问题,还有发电站建造成本高涨、业内竞争激烈,以及汇率波动。

再生能源

三大绊脚石

1. 发电站成本高

太阳能板价格涨势不断,会侵蚀发电站持有人及承包商的投资回酬。

兴业投行研究分析员发布报告指出,太阳能板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企于每瓦0.28至0.29美元,远远超出去年6月LSS4竞标阶段时的0.20至0.21美元。

“太阳能板价格高企,归因于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原料价格大涨。”

所谓原料,指的是多晶硅和铝。多晶硅现货平均价格已按年暴涨1.9倍,报每公斤27.30美元;铝价格则在9月按年升约50%至每吨2600令吉。

“太阳能板价格上涨会冲击太阳能资产拥有者,尤其是计划在明年底、2023年完成建造发电站的LSS4的得标者。”

分析员也指,纵观整个发电站建造计划,太阳能板的采购,无疑是最主要的成本,至少占据33%的资本开销。

“每当太阳能板价格上涨30%,资本开销将增10%。”

分析员了解到,所有太阳能资产拥有者,和EPCC承包商都被迫扛下成本压力,至于孰轻孰重,取决于双方的谈判能力。

“手握大宗订单的EPCC承包商,往往享有更优的规模效益,而Solarvest会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与此同时,分析员也了解到,部分得标者计划将采购推迟到明年,毕竟他们相信恐慌抢购潮、投机商囤积原料现象一过,太阳能板价格就会迅速回调。

在分析员看来,鉴于光伏组件安装工程可在半年内完事,上述策略并不会严重拖累竣工期。

然而,太阳能板价格下滑,不代表发电站拥有者铁定迎来可观投资回报。

达证券分析员表示,相关业者还得承担其他费用,例如地皮购买、建造链接电网的设施等。

另一边厢,LSS项目的电费急剧下滑,也是隐忧。

据分析员说法,在LSS4发电量介于30至50兆瓦的项目,电价已从5年前的每千瓦时39至48仙,下滑近60%,至17.7仙至19.7仙间。

“因此,LSS4的内部回报率,仅有中低个位数。”

2. 业内竞争激烈

众多业者进场抢滩,恐怕会侵蚀公司的赚幅。

Samaiden集团的招股书就提到,正面临国内外同行的竞争,且彼此提供的服务可能大同小异。

“若竞争对手以更具吸引力的价格提供EPCC服务,我们在争取合约时,不得不调降价格。长久下来,这会冲击赚幅。”

该公司也坦言,一些扎根这行业已久的国外同行,确实具备更雄厚财力和营销资源,较容易获得客户青睐。

截至今年5月5日,共有163家太阳能光伏服务商获大马永续能源发展局颁发执照;同时,共有141家太阳能光伏设施承包商,获大马建筑工业发展局许可。

有鉴于此,柏卡集团的招股书也直言,若同行不惜大打削价战,该公司也被迫同步降价,难免侵蚀盈利。

所谓竞争,当然不局限于业内玩家;各类再生能源之间,也存在激烈过招的现象。

如前文所述,除太阳能,再生能源还包括沼气、生物质、水力及地热发电等。

Solarvest的招股书就坦言,在发电量和价格方面,这些替代能源都是潜在竞争者。

“尽管我国政府正透过LSS项目大力发展太阳能发电,但大家都无法保证,相关措施会永久存在。若竞争对手能以更吸引的价格提供替代能源方案,我们可能会失去这些项目。”

在达证券分析员看来,太阳能发电依然面对运行时间有限的窘境,即只能在白天运作,且发电量的高低得看气候脸色。

3. 建材汇率波动

鉴于部分发电站建材来自海外,因此,太阳能业者难免要扛下汇率波动风险。

柏卡集团直言,部分建材供应者是海外商家,故该公司需透过美元采购建材。在2019和2020财年,建材采购费用分别为3850万及4150万令吉。

而令吉兑美元汇率每遇上5%的波幅,且柏卡集团无法将成本转嫁予客户,该公司的赚幅也会随之起伏剧烈,幅度介于1900万至2100万令吉。

Samaiden集团也表示,太阳能光伏组件和逆变器均以美元计价,一旦汇率激烈波动,将对营收、销售成本、盈利带来显著影响。

cypark赚幅

行家比一比:Solarvest vs Cypark

据马银行投资研究的观察,Cypark资源的净赚幅普遍超过20%;对比之下,Solarvest的赚幅则处于6%至18%之间。

有此落差,归因于Cypark资源可从电力销售获得稳定收入,总容量为40兆瓦。其中29兆瓦是在电力回购(FiT)计划下进行,平均电价为每千瓦时93仙。

Solarvest在2019和2020财年赚幅相对逊色的原因,是LSS项目EPCC工程带来的赚幅,比不上住宅、商业和工业建筑屋顶光伏系统装设。

另一方面,由于Cypark资源正扩大在太阳能光伏、转废为能(WTE)这两大重资产领域的足迹,因此资产负债表将大受影响。

分析员表示,截至今年4月底,Cypark资源的净负债率超过1倍。

“无论如何,随着上述资产开始创造盈利和现金流,我们预计在2023财年起,负债率将逐步缓和。”

反观Solarvest,打从2019年上市起,一直处于净现金状态。

Cypark发电量将增5倍

评级:买入 目标价:RM1.35

马银行投资研究表示,Cypark资源目前在国内拥有和营运18座太阳能发电站,总发电量为40兆瓦。明年完成LSS2和LSS3项目后,该公司管理的发电量,将扩大逾5倍至230兆瓦。

此外,Cypark资源也正在森美兰开发首座WTE工厂,目前处于调试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亦竞标着柔佛和马六甲的WTE项目,成功后有望提振盈利。

分析员相信,短期内再生能源、WTE业务,将支撑Cypark资源业务的成长。

与此同时,分析员也估计,电力销售带来的税前盈利,可在3年内迎来17%的年均复增(CAGR),并在2023财年达到4200万令吉。

同时,废料管理和WTE业务,估计可在2023财年贡献1400万令吉税前盈利,占总额的10%。

“总的来说,我们预计Cypark资源可在2020至2023财年,获得18%的净利年均复增。”

尽管Cypark资源已制定派息政策,股息支付率为25%,但在2019和2020财年,该公司并没有派息,而是保留现金扩充业务。

分析员估计,该公司会在2022财年开始恢复派息,毕竟那时候大部分再生能源资产,已开始投运和创造现金流。

“以25%股息支付率来看,我们预测2022、2023股息,分别为3.50及4.10仙,意味着周息率处在3.6%和4.2%水平。”

Solarvest拥近6亿订单

评级:守住 目标价:RM1.45

在马银行投资研究看来,Solarvest是太阳能光伏专才,主要提供EPCC服务。截至9月中,该公司手上未完成订单价值5亿8300万令吉,相等于2021财年营收的2.6倍。

截至2021财年,该公司已在国内安装大约36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系统,横跨LSS项目、住宅、商业和工业建筑。

与此同时,Solarvest也计划竞标8到10项有关LSS4和净电能计量3.0(NEM 3.0)的合约,价值介于6亿至7亿令吉。

年初至9月,该公司已从LSS4拥有者争取到4项EPCC合约,总值3亿7100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马拉卡(MALAKOF,5264 ,主板公用事业股)和Lagenda产业(LAGENDA,7179,主板产业股)已委任Solarvest为屋顶太阳能光伏系统的EPCC承包商。

放眼海外,该公司计划拓展在菲律宾、台湾太阳能光伏市场的足迹。目前,台湾市场已是第二大营收来源,仅次于我国市场。

另外,截至2021财年,Solarvest手握7800万令吉净现金,或每股12仙,未来可借此争取更多项目。

盈利预测方面,分析员估计Solarvest可在2021至2024财年,获得32%的年均复增。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6%88%90%E6%9C%AC%E9%AB%98%C2%B7%E7%AB%9E%E4%BA%89%E5%A4%A7%C2%B7%E6%B1%87%E7%8E%87%E6%B3%A2%E5%8A%A8-%E5%A4%AA%E9%98%B3%E8%83%BD%E5%8F%91%E7%94%B53%E9%9A%90%E5%BF%A7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