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Articles


Videos



On

 
klse.i3investor.com
复苏在望,但之后呢?/白文春
Tan KW
6-7 minutes

我算是幸运的,因为本栏上篇文章针对2022年财政预算案可能会有哪些措施的预估都命中了。

事实上,政府10月29日推出了一份有助于促进消费和建筑领域,并作为经济火车头的预算案。我认为,在我们正逐步走出今年6月全国封锁造成的经济低潮,以及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虽已大幅缓和但仍未偏低之际,这是两个刺激大马经济尽快复苏的2大最快捷径。

一如所料的,政府宣布在大马一家援助金(BKM)计划下,总额82亿令吉的更大笔现金援助,将惠及960万个国人和家庭。截至2019年,大马约有800万户家庭。

政府2012年开始派发援金,当年在一马援助金(BR1M)名堂下发放的援金总额为26亿令吉,造福420个家庭。到了2019年希盟执政期间,有关援金易名为生活援金(BSH),金额则提高至50亿令吉。

去年“喜来登事件”政权再度易手后,政府援金的名堂也再改为国民关怀援助金(BPN),金额也进一步提高到70亿令吉。

看来,这类援金不太可能近期内告一段落,而我不确定,我国还能持之以恒多久?

毫无疑问的是,通过派发援金带动市场消费,不失为刺激经济增长的一个好办法。但我认为,它必须更加的针对特定目标群体,也许应该只派给B10(全国10%最低收入群体)。

这项措施也可能带来反效果,因为在政府面临约1000亿令吉的庞大财政赤字时,却有越来越多纳税人的金钱被分配到派发援金用途上。

国债水平令人担忧

国家债务水平偏高也令人担心,目前,国债已高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约90%。这归咎于持续20多年的财政赤字,而政府在各项政府融资的经济转型计划、公私伙伴合作计划和私人融资主导计划,以及近期拯救数家陷困政府机构,加剧了整个局面。

但我们必须谨记的是,政府借来的债务都是必须摊还的。单是2022年,政府摊还的债务总额高占政府收入逾18%,超越了财政稳定框架设定的15%顶限。在2008年,债务仅占政府收入的8%。

这显示,如果无法采取措施大幅削减国债,这笔庞大债务将留给我国未来的世代来清还。

繁荣税冲击投资信心

政府为了增加税收,就在2022预算案推出一次性的繁荣税,向2022年盈利超过1亿令吉的企业征税33%(首1亿令吉盈利仍是征税24%)。此举预料将为政府带来约50亿令吉的额外税收。

但我担心的是,此举或将进一步打击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和观点,并影响未来的私人投资和经济增长前景,进而冲击国人的收入。过去10年,私人投资一直徘徊在占GDP约12至17%的偏低水平,显示商界和企业对于在大马的投资一直停滞不前。

诚如所料的,2022年预算案的发展开销总额有所增长,从2021年的620亿令吉或占GDP的4%,增至760亿令吉或占GDP的4.6%。这预料将造福小型承包商和创造更多的建材需求。

不幸的是 ,员工短缺和建材成本扬升,料将削减发展开销增加对经济的利好效应。

增长目标太乐观

预算案中推动私人消费和建筑领域的各项措施,料将引领我国经济复苏。然而,由于全球各国都收紧银根政策以抑制通胀压力,全球经济明年料将放缓。这意味着,大马的出口增长明年将会转弱。

再加上国内各行各业劳力短缺、繁荣税对私人投资的负面影响,以及冠病疫情或将持续至明年上半年,显示政府预测明年经济增长5.5至6.5%的目标也许过于乐观。

企业和商家们必须继续管理好现金流,以及做好准备应对通胀压力走高、汇率波动和利率或将回升的风险。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复苏在望但之后呢白文春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