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小心2022年或有这群“黑天鹅”

(纽约14日讯)在冠病疫情肆虐的年头,太多预测最终未能兑现。对于任何展望2022年的人来说,这点应该足以让他们停下来三思。

包括彭博经济研究在内的大多数预测机构,对明年的基本预测情境是:经济强劲复苏、通胀降温,货币政策从应急性宽松模式转向。

有什么意外因素会让这些预言出错吗?太多太多了。

奥密克戎毒株、通胀居高不下,美联储首次加息,中国恒大危机,台海冲突,新兴市场发生挤兑,硬脱欧,新欧元危机、中东“火药桶”,食品价格上涨,所有这些都可能成为让事态向错误方向发展的导火索。

当然,有些事情可能好于预期,例如各国政府可能决定保留财政支持措施。

中国政府“十四五”计划或推动投资。疫情期人们累积的储蓄可能为全球性的支出大幅增加提供支持。

奥密克戎和更多封锁

现在就对这个奥密克戎毒株盖棺定论为时过早。显然它比前几代变异株更具传染性,但可能也没有那么致命。

这将帮助世界回到疫情爆发前的常态,意味着在服务上投入更多资金。封城和疫情让人们减少外出就餐和前往健身房。

随着支出的再平衡,全球经济增速料从彭博经济研究预测的4.7%提高至5.1%。

但也许我们没那么走运。一个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的变异株将拖累经济。

即使只是将2021年最严厉的防疫措施实施三个月(像英国这样的国家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也可能使2022年经济增长率放缓至4.2%。

在这种情况下,需求会变得更弱,全球性供应问题可能也会持续下去,因为更多人被排除在就业市场之外而且物流会出现更多混乱。

就在本月,中国宁波这个世界上最繁忙港口之一因疫情遭遇了新的封锁。

通胀威胁

2021年初,人们预计美国今年年底通胀率为2%。结果通胀率直逼7%。这一次,市场普遍预期2022年通胀率将在年底接近目标水平,然而严重看走眼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omicron只是潜在原因之一。在美国,已经快速升高的薪资水平可能还会攀升。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局势可能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

随着气候变化带来更多破坏性气候事件,食品价格可能继续上涨。

并非所有风险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例如,新一波疫情可能打击旅游业,拖累油价。

但即便如此,综合影响仍可能是经济滞胀,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需要做出艰难取舍。

美联储迈向紧缩政策

从2013年的减码恐慌到2018年的股市大跌,近年来的历史表明美联储收紧政策往往会给市场带来麻烦。

眼下资产价格本已处于高位,这令风险变得更高。标普500指数接近泡沫区域,相比房租市场,美国住宅售价加速上涨表明房地产市场的风险,比2007年次贷危机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大。

彭博经济研究模拟了如果美联储在2022年进行三次加息会发生的情况,并暗示利率在达到2.5%之前会持续加息,从而推高美国国债收益率和信贷利差。

模拟结果是:2023年初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美联储

美联储多次加息 新兴市场脆弱

美联储首次加息可能意味着新兴市场将出现大跌。美国利率上升通常会提振美元,并引发发展中经济体的资本外流,有时还会引发货币危机。

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更脆弱。在2013年和2018年,受影响最大的是阿根廷、南非和土耳其。

根据彭博经济研究汇编的一系列指标,这三国加上埃及、巴西,将是2022年五大风险经济体。

沙地阿拉伯、俄罗斯和台湾的债务很少,经常项目盈余充裕,在新兴市场中,资本外逃的风险似乎最小。

中国撞上“长城”

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陷入停滞。地产巨头恒大债务危机,接连不断的防疫封锁和能源短缺导致经济年增长率降至0.8%,远低于世界早已习以为常的6%的中国经济增速。

虽然能源危机在2022年应该会缓解,但其他两个问题可能不会。中国在防疫上的“清零”政策可能意味着奥密克戎将引发更多封城。

在需求疲软和融资受限的情况下,占中国经济约25%比重的房地产建设,可能会进一步下滑。

彭博经济研究的基本假设是,中国经济到2022年将增长5.7%。如果增速放缓至3%将引发全球连锁反应,大宗商品出口国将少了主要买家,并可能破坏美联储的紧缩计划,就像2015年中国股市崩盘带来的影响一样。

欧洲政局动荡

欧洲领导人团结一致支持欧洲项目,欧洲央行控制好政府借贷成本,帮助欧洲度过冠病危机。在未来一年,这两件事都可能会搞砸。

明年1月意大利的总统大选可能颠覆脆弱的执政联盟。法国4月将举行选举,总统马克龙面临来自右翼的挑战。

如果欧元区主要经济体内“疑欧派”人士上台,可能打破欧洲债券市场的宁静,并剥夺欧洲央行需要的政治支持。

假设主权债券利差扩大300个基点,就像过去十年的债务危机一样,彭博经济研究的模型显示,到2022年底,欧元区GDP可能减少逾4%,这将令欧元区陷入衰退,并重新引发对其存续前景的担忧。

英国脱欧的影响

英国和欧盟之间有关北爱尔兰议定书的谈判势必会持续到2022年,达成共识将很艰难。

如果谈判破裂怎么办?根据过去英国脱欧引发的事件看,这种不确定性将打击商业投资并拖累英镑 ,从而推高通胀、侵蚀人们实际收入。

如果英欧爆发全面贸易战,关税和物流困境可能会推高价格。

财政政策的未来

各国政府在疫情中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劳动者和企业。许多国家现在想勒紧钱袋子了。

瑞银估计,2022年公共支出的下降额达到全球GDP的2.5%左右,约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导致经济复苏放缓的财政撙节措施的五倍之多。

但是也有例外。日本新政府已经宣布了又一项创纪录的刺激计划,而中国当局在长期财政紧缩后也暗示将转向宽松模式以支持经济。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数据,美国的财政政策在2021年第二季度已从提振经济逐步转向。

明年还会保持这种趋势,尽管情拜登的儿童保育和清洁能源投资计划如果能在国会获得通过将能起到一定抑制作用。

食品价格与动荡

历史上,饥饿一直是导致社会动荡的驱动因素之一。新冠疫情和恶劣天气共同推动全球食品价格逼近纪录高位,并可能在明年持续。

上一次冲击发生在2011年,食品价格飙升引发一波民众抗议活动,特别是在中东地区。许多国家在中东仍然有敞口。

苏丹、也门和黎巴嫩也承受着压力,看起来它们至少和2011年时一样脆弱,有些甚至还不如2011年。埃及也只是情况略有好转。

民变是少见的局部性事件。但更大范围的地区动荡风险是真实存在的。

地缘政治

台海局势的任何升级,包括封锁或大陆直接入侵,都可能将其他全球主要大国拖入其中,包括美国。

超级大国战争是最糟糕的情况,其他假设情境包括(将冻结中美关系的)制裁行动,以及台湾半导体业的崩溃。

台湾芯片行业对从智能手机到汽车的全球多个行业,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其他地方,巴西定于明年10月举行大选,届时该国很可能仍处于疫情动荡和经济低迷期。

有很多事情可能出问题,但如果一个承诺会更严格控制公共开支的候选人上台,可能会让巴西雷亚尔稍作喘息。

在土耳其,反对派正在推动将2023年选举提前到明年。土耳其汇率大跌被普遍归咎于总统埃尔多安的非常规经济政策。

2022年会有好消息吗?

并非所有风险都是下行的。例如,美国的预算政策可能比目前看来更具扩张性,让经济远离财政悬崖的边缘,并促进增长。

在全球范围内,得益于疫情期的刺激措施和封锁期的开支节省,家庭超额储蓄高达数兆美元。如果他们的消费支出速度快于预期,经济增长将加速。

在中国,已经被列入“十四五”规划的绿色能源和保障性住房可能促进投资活动。亚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也可能提振出口。

http://www.enanyang.my/%E5%9B%BD%E9%99%85%E8%B4%A2%E7%BB%8F/%E5%B0%8F%E5%BF%832022%E5%B9%B4%E6%88%96%E6%9C%89%E8%BF%99%E7%BE%A4%E2%80%9C%E9%BB%91%E5%A4%A9%E9%B9%85%E2%80%9D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