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On

彭博专栏:普丁乌克兰赌局 或赔上与习近平友谊

本月北京冬奥会开幕前,中俄领导人罕见进行了面对面的会晤。对于这两个在疫情期始终通过视频保持外交沟通的领导人,这种形式的会面意义重大。普丁和习近平宣称达成了“没有上限”的友谊。但是在双方签署的外交措辞花团锦簇,充满意识形态热情的联合声明中,有一个问题不能不引起注意,那就是5000余字里压根没有提到过乌克兰。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目前为止中国在与西方的对峙中一直站在俄罗斯一边。北京支持莫斯科有关美国和北约应给出有约束力安全保证的诉求,中俄联合声明反对北约进一步扩大。但北京也不支持邻国的冒险主义,在习近平将史无前例获得第三个任期的年份,中国肯定不会这么做,北京需要保持地缘政治稳定,全球经济复苏,及修好与西方关系。混乱的欧洲战争和每桶100美元的油价绝不是中国当局想看到的。

在愤怒、冗长的全国电视讲话中,普丁把外交斡旋冷落一边,承认乌克兰东部两个分离势力控制的共和国的独立地位,还将调遣军队前往分离地区“维和”,为全面入侵做准备,克里姆林宫的这一套操作正在试探北京的底线。对此,普丁可别抱什么期望。

中国与俄罗斯恢复睦邻友好的确是真的。尽管俄罗斯仅占中国对外贸易的一小部分,但两国经济和军事关系越来越密切,美国的外交政策给他们创造了合作基础。到目前为止,中俄在中亚、北极以及中国政府的脱碳努力等问题上都找到了避开纷争点的变通方法,中南海深知在台湾等问题上获得俄罗斯支持的重要性。

但对北京来说,没有事情的重要性能盖过不干涉内政和尊重领土完整,这两点原则是北京对台主张的关键,也是官方对打击香港抗议活动的解释及中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中国从未明确支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或在乌克兰东部采取行动,也没有承认过高加索地区俄罗斯支持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分离地区。中国外长王毅上周末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示,各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都应当得到尊重和维护,“对乌克兰也不例外”。

如果俄罗斯只是在武力恫吓和混淆历史,要让对这两方面都不陌生的中国放弃支持外交斡旋并斥责他人“制造恐慌”并非什么难题。但是如果真的要发动战争,那就是另一码事了,尤其是当克里姆林宫这位行事飘忽、好战的领导人让北京也措手不及时。上周末,王毅支持将2015年达成的明斯克协议作为应对乌克兰危机的一个解决方案,结果仅仅几天后普丁就戏剧性的承认了分离势力自封的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共和国的独立地位,等于是对明斯克协议的公然践踏。更加令人尴尬的是,上个月俄罗斯为首的集安组织派兵到哈萨克斯坦帮助镇压当地骚乱也没有提前给中国心理准备。

北京不会冒险支持分离主义运动

此外,还有三个因素使情况进一步复杂化。

首先,北京不会冒险支持分离主义运动,特别是那些建立在语言和种族上的的分离主义势力。一方面是中国秉持维护领土完整原则,另一方面,正如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的政治学家Chin-Hao Huang对笔者指出的,中国自己的西部也不太平,相比汉族,当地少数民族无论在种族和宗教上都与中亚更为贴近,更不用说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了。就像Huang所言,支持分离主义是一个可能反噬北京自身的信号。

其次,为了莫斯科的野心而和广大发展中国家闹掰也是令人尴尬的事情,因为不干涉原则一直是中国对非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外交政策的基石。那些非常了解修正主义和后帝国时代边界危险的国家已经在反对俄罗斯的侵略,最明显的就是肯尼亚驻联合国大使在安理会发表的讲话。

最后一点是时机。俄罗斯可能避免了在北京冬奥会期间让局势升级,但如果习近平想平稳过渡到2022年秋季的中共二十大会议,那么2022年全年对于习近平都是关键的一年,不管是冠病疫情还是普丁在乌克兰的军事冒险,北京对维稳的要求比任何时候都高。为了争取中国反对俄罗斯进一步入侵行动 ,美国及其盟友会大大强调俄乌危机对全球经济的风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冷战历史学家Sergey Radchenko警告说,现在就断言中俄友谊的结束还为时尚早。他说,套用俄罗斯一句谚语,中国知道“要坐雪橇先得把雪撬拖上山”,中俄两国关系的意识形态部分,即结盟对抗西方这个因素仍然很牢固。其余都是次要的。

今天,这个问题仍然令北京头疼,中国正在争取时间。在近日召开的安理会紧急会议上,中国的干预清楚无疑的表明了这一点。虽然其他外交官都更加强调了对俄乌局势的关切,但中国代表只给出了一个两段式的简短声明,呼吁有关各方保持克制,“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寻求解决彼此关切的合理方案。”

中国自己的红线可能会决定其最终的反应。宣传部门将继续与俄罗斯的口径保持一致,官方的评论文章不会和莫斯科国有宣传机器有什么差异,即指责华盛顿对俄罗斯的“高强度挤压”令莫斯科别无选择。中国将通过对制裁不太敏感的实体向俄罗斯的几个大型项目继续给予融资支持。碳氢化合物将继续成为中俄关系的胶粘剂,但如果美国制裁扩大,私营部门的参与会变得更少。

除此之外,普丁不应该指望更多。在今年这个特殊年份里,损害国家主权——即使是乌克兰的主权——都仍将是中国的禁区。

(Clara Ferreira Marques是彭博专栏作者,也是跟踪大宗商品、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彭博编委会成员之一。本专栏并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http://www.enanyang.my/%E5%9B%BD%E9%99%85%E8%B4%A2%E7%BB%8F/%E5%BD%AD%E5%8D%9A%E4%B8%93%E6%A0%8F%E6%99%AE%E4%B8%81%E4%B9%8C%E5%85%8B%E5%85%B0%E8%B5%8C%E5%B1%80-%E6%88%96%E8%B5%94%E4%B8%8A%E4%B8%8E%E4%B9%A0%E8%BF%91%E5%B9%B3%E5%8F%8B%E8%B0%8A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