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Stocks



On
去年陷入假账疑云、已经寂静一阵子的能源股Serbadk近期再次在市场掀起风波。去年12月大马证券监督会控诉Serbadk首席执行员拿督阿都卡林和3名高层提交虚假报表,因此触犯2007年资金市场与服务法 (CMSA) 条文,甚至一度闹出证监会获得逮捕令来通缉在逃的阿都卡林。如今案情却出现重大转折,据说在总检察长的建议之下,证监会最终于4月13日对Serbadk以及4名高层开出合计1600万令吉的传票罚款,作为向大马交易所提交假账的惩罚,引起市场一片哗然。毕竟,一开始证监会指控Serbadk的理由是公司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财报当中有60亿1400万令吉营业额涉及虚假呈报,一旦罪成,阿都卡林将面临不超过10年的监禁和不超过300万令吉的罚款,而如今Serbadk和有关人士只需缴纳1600万令吉就可脱身了事,难怪大马企业监管机构 (MICG)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 (MSWG) 和律师公会先后跳出来,认为总检察署和监管机构应该公开说明罚款原因和判决依据。

就在大家以为案情可能有望和解之际,Serbadk却在4月21日突然发出文告再次炮轰监管机构,并质疑证监会提控该公司的动机,迫使证监会向警方报案,指责Serbadk的声明毫无根据和存有恶意,可能混淆公众对证监会带来负面印象。好戏还在后头,刚于去年11月续约3年的证监会主席拿督赛再益突然辞职,财政部随即委任前副财长拿督阿旺阿迪走马上任,随后再有3名证监会高层离去,分别是董事经理胡丽梅、总法律顾问兼执行董事徐慧敏,以及数码策略与创新执行董事陈为民。他们皆没有对外发布请辞的原因,但是出走时机和Serbadk案件进展太接近,引起公众热议案件背后是否牵涉阴谋论或政治角力。无论如何,诚如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哥宾星所言,总检察长有必要出来澄清向大众解释,因为一旦开创危险先例,这次的罚款决定有可能削弱监管机构的职能以及破坏当局为维护市场诚信所做的努力,甚至影响大马在资本市场管理的监督力和可信度。

事情发展至此,无论是证监会或总检察长依然保持沉默,倒是交易所率先打破僵局,解除Serbadk的交易禁令,得以在5月9日重新复牌。不过Serbadk的投资人也不见得会因此开心,因为Serbadk除受到6银行入禀诉讼要该公司清盘之外,交易所也在4月14日加控Serbadk藐视法庭。不过最大的挑战还是Serbadk已经陷入财务陷困 (PN17) ,因此必须在2023年1月之前,制定一项全面的财务重组计划提交给交易所。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Serbadk似乎更愿意耗费精力在法律诉讼,多于专注在提振和改善公司的业绩表现和财务状况。无论是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或企业治理问题,利益相关者在Serbadk或阿都卡林身上暂时找不到一丝翻盘希望。


http://investalone.blogspot.com/2022/05/Serbadk.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