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investalone.blogspot.com
大马的外汇储备

根据国家银行最新数据,大马的国际储备从8月15日的1109亿美元跌至8月30日的1082亿美元,当中外汇储备就从985亿美元减少至961亿美元。适逢这段期间在强势美元和金融环境收紧的情况之下,令吉兑美元突破4.50大关,写下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24年最低水平。然而在当年9月随着大马落实令吉与美元挂钩在3.80水平后,我国的国际储备成功从最低逾200亿美元回升至260亿美元,随后经济与市场逐步恢复和改善,我国进入快速成长轨道,尤其摆脱2008年美国次贷风暴后,2010至2017年的年均GDP增长都维持在5%左右,其中在2011至2013年期间,我国的国际储备水平轻松超越1300亿美元,而令吉更是走势强劲,兑换1美元只需3.00至3.20令吉,无怪乎有些商家和人民都会怀念起当年在第六任首相执政期间的美好日子。来到今日,虽然我国的贸易持续呈上升势头,7月对比同期增长39.8%至2526亿令吉,主要归功于需求强劲的半导体产品和大宗商品(石油、天然气和油棕等),然而进口增幅达41.9%却比出口的38.0%增长率还更高,主要是工业运输设备以及用于家庭消费的加工食品和饮料进口增加。不过整体而言,今年首7个月的贸易额对比同期增长29.9%至1兆令吉,贸易顺差更是攀升7.4%至1385亿令吉,无论贸易、出口、进口和净顺差均录得期间最高值。虽然令吉贬值有利于出口,但却造成进口成本变贵,也是7月份通膨率加速至4.4%的原因,尤其食品通胀按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6.9%。马来西亚并不像泰国或越南等有能力做到自供自足,我们依然需要进口大约70%的粮食,自俄乌战争爆发推高粮食和化肥价格后,更是暴露出了国家粮食供应安全的脆弱性问题,而在令吉疲软的情况之下,输入性通胀严重侵蚀了企业和人民的购买力。

马来西亚是幸运的,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加上电子半导体产业蓬勃发展,是在疫情期间得以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两大火车头。然而随着美联储激进加息,我国也不可避免与其他区域国家一样,货币不断走跌,对比去年底令吉兑美元就已经贬值了8%,不过我却更加相信国行也在不断抛售外汇储备来捍卫令吉抵御美元涨势,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什么在贸易顺差增加的情况之下,国际储备却反而一直在下跌,整整8个月时间就减少了87亿美元!毕竟,国行一直到今年5月才开启加息周期来扶持令吉汇率以抑制通膨肆虐,然而在我国升息幅度不大可能比美国更加激进的情况之下,动用国际储备干预汇率使之趋于稳定是更为可取的替代手段,虽然无法阻止令吉跌势,但却能延缓令吉突然暴跌的情况出现,进而避开金融市场恶化的更糟局面。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我国债务与GDP比例低于70%,但是以外币计算的贷款仅少于3%而已。换言之,即使令吉不断走贬和美国激进升息,我国受到货币波动影响偿款能力的冲击较小。

马来西亚经济结构多元化、完善的基础设备和获得外资青睐的良好经商环境,都是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而国际收支保持平稳也不断增加外汇储备积累,使大马可以更好地应对金融冲击的风险。然而随着美联储誓言加息抗通胀的立场坚决形成美元汇率一币独强,导致资金回流美国和各国货币竞相贬值,大马也无法独善其身。虽然如此,我国今年次季GDP增长8.9%优于预期,经济学家也预计第三季也可能保持稳健成长,今年有望实现5.3%至6.3%的GDP增长率。另一方面,就业状况依旧强劲,7月份的失业率录得3.7%接近疫情前水平,都让国行更有底气在专注于升息的同时不至于打击经济复苏的进展,毕竟无论是任何一国的货币政策,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都是全球大多数央行在宏观经济方面的两大终极目标。

https://investalone.blogspot.com/2022/09/Malaysia-Foreignreserves-BNM.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