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Singapore Investment Bloggers


Malaysia Investment Bloggers


On
新政府上台 GLC公司重组料势在必行

(吉隆坡29日讯)政府相关公司(GLC)重组预料为明年大马股市的一大投资主题,马银行研究认为,随着新政府上台,GLC应有所准备,它们享有的优势可能出现变化。

同时,该行估计,如果政府相关投资公司(GLIC)更积极管理旗下国内上市公司和展开脱售资产行动,将可创造更大价值,并成为富时综指的主要催化动力。

马银行研究在报告中表示,新政府的一大期望是,鉴于其改善国家收入分配和整体企业效率的总体目标,它将对垄断和类似卡特尔(cartel)的行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首相安华最近要求国家稻米公司(Bernas)通过盈利分享计划帮助稻农,甚至重新谈判现有的白米进口特许权。国家稻米拥有垄断性的白米进口特许权,上届政府在2020年将该特许权再延长10年至2031年。

马银行指出,这似乎显示,其他类似的“特权”公司,尤其是长期受宠的政府相关公司,应该有所准备,它们被管理的方式和享有的优势可能会出现变化。

马银行表示,尽管GLC在过去10年表现相对落后大市,但它们继续主导综指,占综指市值约35%-40%;这不包括IHH医保(IHH,5225,主板医疗保健组)在内。该行不再将IHH医保视为GLC,因为国库控股在2018年11月将16%股权脱售给三井集团,而这家日本企业也是IHH医保最大股东。

交易所在2022年12月对30只综指成分股进行的最新一次半年检讨中,没有任何GLC被除名。政府相关投资公司例如雇员公积金局(EPF)、国民投资公司(PNB)、国库控股(Khazanah)和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等,继续是GLC的主要股东,而政府独资拥有的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也持有其上市下游业务子公司的多数股权。

GLC资产多元,在银行、电讯、电力、房地产和种植等关键经济领域皆占据主导地位,但几十年来,根据效率和盈利指标,GLC的表现普遍落后于非GLC、私人控制的行业同侪。

马银行表示,虽然在国库控股的监督下,大马于2004年启动了GLC转型(GLCT)计划,引入了关键绩效指标和董事部成员改革等举措,以提高问责制和绩效,但在10年期间,该计划比较明显可见的成绩是GLC规模更大,而不是提高效率或股东回酬。

“大马应该牢记从GLCT1中吸取的教训,因此建议政府实施第二个更积极的转型计划(即GLCT 2.0),专注于将有能力、与绩效挂钩和授权的管理团队,与这些资产丰富但效率低下的实体相匹配。”

该行认为,鉴于GLC不仅在股市中有超大权重,而且在更广泛的经济中也举足轻重,如果执行得当,此类GLC改革代表着最切实和内部驱动的机会,以重振大马的广泛经济活力。

马银行表示,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关键GLIC例如国库控股和国投公司出现领导层变化,电讯和电力等行业也有了新监管条例,这视为GLC管理团队和公司结构进行全面重组的机会(即整顿、脱售资产),将有能力、与绩效挂钩的管理与资产丰富但效率低下的GLC相匹配,这是重振大马广泛经济活力以及股市表现的最大机会,因为上述GLC对市场和整体经济有重大影响力。

然而,尽管出现领导层变动,这些GLC的预期改革进展极为缓慢。鉴于GLC合计占综指市值的三分之一以上,它们差劲的营运表现,一直是拖累股市整体表现的主要因素。

国库控股投资组合重组工作成果参差

马银行指出,国库控股的投资组合重组工作的成果参差。

该行举例说,国库控股在2020年10月宣布旗下UEM阳光(UEMS,5148,主板产业组)与私人控制的绿盛世(ECOWLD,8206,主板产业组)合并,最终却在2021年初告吹。

此外,国库控股也没有宣布任何新计划来结束马航(MAS)“烧钱”不断的困境。

比较正面的是,国库控股控制的移动电讯公司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讯媒体组)与竞争对手数码网络(DIGI,6947,主板电讯媒体组)的合并计划,尽管受到各方的阻力,但仍成功于2022年11月30日完成。亚通和挪威电讯(Telenor)将分别持有合并后公司的33.1%的同等股权,合并后的股权价值接近50亿令吉。

此外,市场也预期,三井可能会竞标收购国库控股在IHH医保的剩余股权,提供国库控股以全现金退出投资的机会。

马银行指出,国库控股如何着手执行上述重组,以及ESG/永续发展主题如今成为所有利益相关者主要投资考虑因素,将为更广泛的GLC改革意愿定下基调,包括国投、公积金局和退休基金局等GLIC,是否从过往被动式、受政治影响的投资者,转变为更积极和以投资报酬率(ROI)为中心的“活跃”股东,并通过亲力亲为的方式,推进其ESG/可持续发展议程。

至于国投,该机构也执行一些策略性脱售,像是在2020年11月以2亿9300万令吉脱售马化学(CCM)的56.3%股权给巴都加湾(BKAWAN,1899,主板种植组)扥能够。

马银行表示,如果国库控股和国投开始认真重组其主要上市的国内投资,以及公积金局和退休基金局等同行基金也跟进,并变得更加“活跃”于其投资公司的管理,这将成为综指的主要催化剂。

脱售资产将具有巨大的价值创造潜力,这些资产目前因为有“GLC折价”,而影响GLIC的回酬。

与此同时,GLIC将更多的资产管理规模重新分配到海外,因此,对国内股市场的影响力下降,将可改善马股的股票自由流通量,令表现落后大市的GLC将有望重获青睐。

国库控股在大马公司的主要持股
公司投资组合市值(10亿令吉)国库控股股权(%)持股市值(10亿令吉)
联昌集团商业 60.3 24.1 14.5
国能 策略 53.7 25.5 13.7
IHH医保商业  52.8 2539 13.7
亚通商业 28.4 36.710.4
马电讯 策略 20.220.1 4.1
大马机场策略 10.5 33.2 3.5
时光网 商业 8.9 19.4 1.7
ASTRO公司 商业 3.720.70.8
鲜奶农场 商业 3.0 11.8 0.3
UEM阳光 商业 1.4 69.6 0.6
UEM前线商业0.969.1  0.6
马航策略 – 100.0
南北大道公司 策略 – 51.0
总计: 64.2    
国投在大马公司的主要持股
公司 市值(10亿令吉) 国投股权(%) 持股市值(10亿令吉)
马来亚银行104.845.347.5
森种植30.115.516.7
森那美14.948.6 7.3
合顺3.960.5 2.4
森产业 3.257.3 1.8
实达集团 2.8 60.9 1.7
联合药业 1.5 52.2 0.8
Veslesto能源 1.3 53.8 0.7
MNRB控股 0.7 54.70.4

总计 79.2

*截至12月9日


https://www.sinchew.com.my/20221229/%E6%94%BF%E5%BA%9C%E7%9B%B8%E5%85%B3%E5%85%AC%E5%8F%B8%EF%BC%88glc%EF%BC%89%E9%87%8D%E7%BB%84/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