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在PNG工作時認識的人之中,有一位學霸級的菲律賓外勞,她畢業時聘用書拿到手軟,卻在眾多的橄欖枝中選擇來這裡的一家工廠打工。


她家境不算富裕,還有一對兄弟。當她還在國內學習時,就把每月打散工的錢多數都給家裡,因為弟弟要交各種學習的費用,哥哥那懷孕的嫂子需要補充營養,她衹留下很少的錢自用。


當她接到PNG這份工作的offer時,不但薪水高,還包吃住,更誘人的是,是簽下那一張五年期的合約後,公司會先支付一萬五千美元的薪資,正好夠她家裡的老房子翻修。剛開始她并不想來PNG,這裡那麼遠,她孤零零一個人,工廠常有罷工甚至暴動,從職業生涯上來看,這份工作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加分項,但她那份微薄的堅持,耐不住家人的奪命連環訓話,比如她的父親會説:“把你養這麼大有什麼用?還不如養隻牛賣了換錢。”


她耐不住家人所給的壓力,終究還是簽了合約來到了大洋洲,和她聊天時常常可以聽見她的寂寞,恐懼,單調且壓力大的工作,水星熊也衹能安慰她:快了,快了,合約快到期,馬上就能回去了,再堅持三年,兩年,一年.....”


苦熬了五年,給家裡兩老換了房子,給哥哥的房子交了頭期款,給弟弟完成的學業。眼看著合約馬上期滿,离回國就差一個月了。她卻又跟這家她不喜歡的公司續了五年的合約。原因跟之前的大同小異:弟弟要結婚了急著用錢,哥哥要生第二胎,需要大一點的房子。


聽到後簡直氣炸了:“你家就是個無底洞,你要填到什麼時候才夠?當年修房子好歹算是不得不的需求,也是孝心的一種,如今改善生活還要靠你!?你哥哥和弟弟都是成年人了,需要用錢不會自己去賺?你好歹也為自己想一想行不行?”


她忍住淚水,翻来覆去也祇有一句話可以概括:“我就這幾個親人了,怎麼能不管他們?再怎麼説,他們也是我的哥哥和弟弟。”


她的反應讓水星熊想起看過的一段話:


“若一個女孩生在輕賤女性的家庭,她可能就會以為這是理所當然,更要命的是她會覺得,親人尚且對自己那麼壞,外面一定更危險。這也許是最徹底的摧毁,它不但剝削你,奴役你,打擊你,還讓你心甘情願地維護這個體系,誰要是對它不利你就跟誰焦急。”


美國的心理學家在二十世紀末做過一項實驗:把小白鼠放入一個帶電擊的盒子,幾天之後將這個盒子和另一個不帶電擊的盒子連接起來,讓小白鼠可以自由的在兩個盒子之間往返,然而,每當再次啟動電擊時,被電擊的小白鼠會毫不猶豫地退回最熟悉的,那個帶電擊的盒子,而不會去選擇另一個陌生但安全的區域。


這個實驗得到一個結論:當小白鼠在極度警醒的環境下,它們會極力避免任何激發各種生理或心理反應的新可能性,即使這種新的可能性會使它不再被電擊。


一些人,在已知的痛苦和未知的焦慮中,一次次選擇已知,進而掉進一個惡性循環,一遍遍的重複熟悉的痛苦。人比小白鼠聰明太多,但在這一點上,又與它何其相似。越是沒有被愛過的孩子,就越難以跳出痛苦的陷阱。


一直被輕賤,所以不懂得自己的價值;承擔太多焦慮與壓力,所以更懼怕改變,懼怕新奇,本能的認為外面的世界更加危險;哪怕被身邊的親人不斷的打擊,藐視甚至壓榨,都會覺得那是唯一可以倚仗的東西。仿如打工族面對十年如一日的公司與老闆時一樣的心情,不敢去挑戰理財投資這個未知的領域與可能性。


因為它是熟悉的,熟悉到成為一種本能,就連它帶來的苦難都讓你甘之如飴。更遺憾的是,想要改變這種本能,僅靠局外人無關緊要的一兩句話是不行的,這註定是一個會刺痛也會受傷的過程,比起方法,更需要的是勇氣和決心,也正因為如此,祇有身在局中的人,才知道如何破局。


只願你能得到很真的愛,從而醒悟,若是沒有,那麼願你有很多很多的勇氣,去帶領自己走出這盤无盡的死局。


努力當一個好人,偶爾也需要好好聽聽自己的聲音,因為沒有任何一段關係,值得你遍體鱗傷。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1/01/blog-post.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