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公积金局宣布2020年传统储蓄户头派息率为5.20%,派息总额428万8000万令吉;伊斯兰储蓄户头派息率则是4.90%,派息总额为47亿6000万令吉。虽然这一年派息率为过去11年最低,但考量到去年全球陷入卫生和经济双重危机,公积金局依然成功超越策略目标,即连续5年在扣除通膨因素后取得平均2%的实际利息,在全球面临严峻背景之下依然取得如此出色成绩也实在很了不起了。另外,公积金局的整体投资资产增长7.9%,达9980亿令吉,直到去年底市值高达1.02兆令吉。

不过另一则新闻更加让我吃惊: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东姑阿里扎克里斯就说,自去年疫情爆发至今,将近30%(160万)会员几乎已经提完第一户头中的退休金。另外,公积金局也预计有60%(300万)会员将会动用第二户头中的存款用来购买房屋、医疗和教育费。如此一来,虽然公积金局的会员人数在去年增长至1489万人,但是真正活跃和维持缴纳存款的会员大约只有500万人,比起2018年9月时期的719万人还要少!目前为止,分别共有516万和330万会员在i-Lestari和i-Sinar的提款计划下,提取了181亿令吉和185亿令吉的款项,反映民众处境艰难。根据资料显示,50%会员的户口少过20万令吉存款,低于当局设定55岁时必须达到的24万令吉的平均基本储蓄,这也难怪公积金局对此状况表示非常担忧。

再来看看早前另一组的劳动数据:大马统计局在2月8日指出,去年失业率增至4.5%,全年超过70万人失业,是自1993年以来最高的失业率。我国失业率攀升主要是因为公共卫生危机带来的巨大影响,导致我国失业率从疫情前的3%到现在超过4%!由于新冠疫情和健康危机导致去年劳动力需求放缓,以致劳动参与率从2019年的68.7%按年减少0.3%至68.4%,就业情况也减少0.2%至1510万人。此外,自雇人士比例就占总就业人口的15.8%(约240万),这些主要都是从事农民市集、夜市和档口的日薪工作者、自由工作者和小业主,大多数都是属于手停口停的低收入群体,也是实施行动管制令期间受影响最严重的一群,即使是疫情前他们都正在面临沉重的高涨生活成本压力,更甭说疫情后他们是否拥有多余现钱来应付眼前的迫切需求了。

从以上得知,活跃公积金局会员对比就业人口的比例为1:3(500万人除以1510万人),换句话说,每3位工作人士当中只有1人有缴纳公积金(其实这也延伸至另一重大课题:雇主根本没有为雇员缴纳或延迟缴纳公积金,不过这就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了)。因此当财政部长说青年人应趁年轻多储蓄,从20岁起每月存款500令吉,按年利6%计算,到了60岁退休时就可成为百万富翁这样的话一出来,却让大众感觉很不接地气。虽然他的提醒是善意的,言论也并无错误,然而当现在失业率居高不下、很多人失去工作、生计水深火热、甚至连500令吉也未必能够马上拿得出的时候,却听到政府高官在发出这样的感慨之言,岂能不招来民间的炮轰和抨击呢?


http://investalone.blogspot.com/2021/03/blog-post_13.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