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当在听“走过咖啡屋”這首歌时,清清爽爽的旋律,不經然对其中一段词感触颇深,“今天您不再是座上客,我也就恢复了孤独”,很貼切把受疫情影响的餐饮行业和服务业的个别狀况,很深刻的描画出来了。

合唱加二重唱的歌曲,如果獨自唱總是少了一点味道。這猶如政府部门的不協調,總是不对味儿。

上一篇文章有提到信心对銀行业的重要性,股价在上下浮动时,又何曾不是呢?有些上市公司的已经亏损三年或五年以上,但它的价格却比其它有盈利的公司更高。在股市去找這情况,比比皆是。所以当您刻意去躲避它而不買时,您只能錯失机会。不是强调這种现象是对,但長期盈利的公司需要有耐心去等待,而現今廿一世纪的狀况,永远是计划跟不上变化。長期反而变得不切实际。例如廉价航空业,娱乐,旅游在兩年前是如何的風光,但短短十多个月,却变成了燒錢的行业。

我时常说做政府不应该用贵族的思维去施定民生政策,也不应用富豪那一套去控制災难。因为貴族吃饭去酒店,穿衣買最新的,以這种思维去定政策,結果是酒店林立,水电供应平稳去酒店,而医院,鄉村却永远缺水缺电。而用富豪做法去控制疫情,往往是有錢買到病床,藥物。没錢只能等待死亡降临,而亡体只能丢進海里。更可怕的是,明明有现货藥物在世面上銷售,却应指定某一个品牌好用,但却是在操弄生产某一个品牌的股价,而谋取暴利。

政治人物最可怕的是用数字轉移实况,例如病牀總数是一千个,用了五百个,他就告诉人民医疗充沛。結果是五百个还在廠家那里,要三十或五十天才低達。或五百个在货倉,原来已報廢了。

走过咖啡屋,而不能進入,只能遗憾的离开遠去,所以只能是“离开咖啡屋”



http://liqua2534.blogspot.com/2021/05/blog-post_29.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