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张昌国:进复苏最后阶段 为何仍有领域禁营业

(八打灵再也30日讯)大马购物中心协会主席丹斯里张昌国说,既然第四阶段是国家复苏计划的最后一个阶段,何以尚有禁止营业领域的清单。

他也促政府告知业者,如何能够从禁止营业领域的清单中脱离,尤其是自行动管控令实施开始,至今无法营业的夜店及酒廊等。

他在由代表国内120个商会、330万户企业的公会联盟(Industries Unite)召开的线上新闻发布会上,这么说。

他说,业者目前不解为何第四阶段仍有禁止营业领域的清单,同时也曾询问政府何以忽略有关领域及业者如何脱离有关清单,然而得到的却是“你的问题不被考虑”的回应。

此外,他认为按领域开放引入外劳的做法不实际,再者,雇主一般所需的员工不会超出需求,因此政府应允许需要劳力的任何领域获准引入外劳。

马来西亚美发协会荣誉主席拿汀卢妙卿说,我国的冠病疫苗接种率已逾90%,再加上政府开始接种加强针,因此需重新检讨从去年6月至今,尚未修改的美发业标准作业程序(SOP)。

她指出,一般进行美发护理或染发,至少2个小时以上,因此早前制定的SOP限定2个小时,是时候需作检讨。

工业联盟联合创办人拿督张顺伟也质问,堂食时间不受时间限制,何以美发业受时间限制。

他说,顾客一般上在美容、理发或美甲后都会离开不作逗留,因此有关当局需制定一致性的SOP。

促中央及州政府统一执法

大马餐饮与娱乐公会(PPRB)副主席林建寿促中央政府及州政府统一执法。

他以街头表演(busking)为例,中央政府因理解娱乐领域在疫情期间受到重挫,因此允许街头表演。

“但沙巴地方政府正寻求每日100令吉的街头表演执照费用,而该执照之前是不存在的。”

他也提到许多持娱乐执照的业者因受到卫生部前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医生所签署的宪报限制,无法改以餐厅营业。

他说,此领域直接或间接影响约25万人的工作处於危机中。

他强调,既然巴生谷已进阶至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因此他不明白何以夜店与洒廊仍无法重开。他也促相关当局与业者沟通,以解决此问题。

马来西亚作家协会(Karyawan) 主席拿督弗雷迪费南德说,政府要求商场街头表演者需付630令吉的费用,然而有关费用应谁商场或街头表演者支付。

他说,大部分街头表演都都是B40低收入群体,他们自行动管控令实施后已失去收入,现今却因政府的官僚作风,令他们再次陷入生计困境。

“他们已没有收入很久了,为何不能对他们仁慈一些?”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5%BC%A0%E6%98%8C%E5%9B%BD%E8%BF%9B%E5%A4%8D%E8%8B%8F%E6%9C%80%E5%90%8E%E9%98%B6%E6%AE%B5-%E4%B8%BA%E4%BD%95%E4%BB%8D%E6%9C%89%E9%A2%86%E5%9F%9F%E7%A6%81%E8%90%A5%E4%B8%9A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