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独家】原料短缺运费飙高 建材涨价建商恐亏大

建材 钢铁

独家报道:林蕙甄、张燕萍

(哥打峇鲁、劳勿30日讯)面对原料短缺及运输费高涨的种种因素,五金建材价格在疫情期间纷纷调涨,以致建筑商面对成本飙涨、资金短缺,甚至可能面对亏损的问题。

其中花铁价格涨幅最大,价格从每吨2800令吉涨至近4000令吉,另外,塑胶水管及蓄水箱料也将在下月起,调涨价格5%至10%。

吉兰丹五金机械建材商公会会长颜有志受询时透露,大桶装的白漆(18公升装)从管控令前的每桶60令吉左右,涨至目前的85令吉,据了解,漆料价格还会继续调涨。

他说,A级三夹板(厚12毫米,4'X 8') 价格也从每片40令吉,涨至目前的55令吉。另外,洋灰价格也从去年的每包15令吉,涨至目前的18令吉。

“洋灰价格在一周内已数度调整,从每包16令吉60仙,涨至17令吉,而今天的价格为每包18令吉。”

大厂控制价格

吉兰丹五金机械建材商公会会长颜有志说,作为贸易公司,他们的货源都来自大厂。五金建材价格是涨是跌,都是厂商决定,他们也无法控制。

“我们只能贵来贵卖,当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毕竟我们的盈利不高。面对一些熟客,总不能天天调涨价格,因此若五金建材价格涨幅差价不多,都会以旧价售卖,会有一些变通。”

他也说,丹州的五金业竞争激烈,若标价过高,可能会影响销量,毕竟消费者有太多选择,也会货比三家。

受访的业界人士表示,近一年来一些建材价格大涨甚至接近100%,对一早已经承接工程的业者带来困扰,不但要面对利润削薄的考验,资金也面对大压力。

业者指出,随着国内经济复苏,钢铁需求也显著增加;然而,另一方面,由于过去因防疫的收紧措施,生产受到影响,供不应求;加上钢铁原料价格上涨,以致水涨船高。

“要把钢铁拉回合理价水平,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五金
五金

照旧价施工 承包商忧破产

由于建筑材料尤其是钢铁价格自今年初飙升60% 至100% ,这情况预计会持续,全国各地的承包商都在抱怨并担心面临破产的风险。

让他们感到更为沉重的是,在过去两周,铁价进一步上涨了20% 至 30%。一根铁条的价格从250令吉涨到300至320令吉。

根据报道,有零售店主指相关价格不是固定的,预计还会继续飙升。

面对建材价格不断飙升,承包商却必须继续以旧价格商定的建设项目继续施工,十分无奈。

一名建筑承包商声称,钢材价格最近从每吨 2800 令吉大幅上涨至4000令吉,一般承包商只有两个选择,即推迟施工,或继续进行已经商定的项目而蒙受损失。

“除了钢铁,其他商品如水泥、沙子、砖、电线、管的价格也越来越贵,涨幅在20%至100%之间。水泥的价格,以前每袋为16至17令吉,现在增加到19指20令吉。”

颜有志

颜有志

颜有志:价浮动如股票

吉兰丹五金机械建材商公会会长颜有志指出,实际上,不少五金建材的价格,浮动性与股票无异。其中洋灰价格的调涨,以洋灰托盘及运输费调涨有关。

他表示,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一旦钢铁涨价,其他使用钢铁作为原料的小五金,价格也随之调涨。

“实际上,每逢五金建材价格即将调涨,厂商都会预先通知我们,让我们大量取货。”

郑真明

郑真明

郑真明:1年涨价1倍

彭亨五金机械商公会主席郑真明说,近一年来,一些钢铁产品的涨幅已达100%,对于尤其建筑业说来,是非常吃力。

“由于订单早拍案,即使钢材价格不停上涨,业者只能在逼不得已之下根据的实况告诉客户,希望能获得他们的体谅。

“否则若按原价执行,业者将面对亏损。”

方天福

方天福

方天福:业者措手不及

钢铁业者拿督方天福说,一些钢铁产品的价位已经超过每吨5000令吉以上,让业者措手不及,对于建筑商来说,更是很大的压力。

谢源盛

谢源盛:前期订单亏损

劳勿铁厂业者谢源盛表示,承接工程的价格均是按照当时的钢铁价格计算,这也是商定价格。

然而,由于出现没有预期的涨价,导致前期订单或面对亏损,一些同行甚至只能自行承担。

他说,现在钢铁的现货市场也非常吃紧,主要是市场需求已恢复。此外,钢铁的原料铁矿石也面对价格无止境的上涨问题,也将对钢铁价格走势带来直接影响。

黄保俊

黄保俊

黄保俊:监管钢铁市场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吉兰丹分会财政黄保俊吁请政府监督和监管钢铁市场,避免价格涨得离谱,间接影响建筑业者。

他说,建材价格调涨,对建筑业影响甚大,因已签署买卖合约的房价,不能说涨就涨。

他认为,建筑业是国家经济复苏的重要一环,政府绝不能忽略建材涨价之事,放任不管建筑业这个重要的经济领域。

土地划分费暴涨500%
丹建筑业危机四伏

黄保俊受询时举例,过去土地申请分段,需花费10万令吉左右,如今则需花费50万至60万令吉。

“不仅地段划分费暴涨,许多税务也都在涨,例如向地方政府提呈图测等的费用,希望政府体恤发展及建筑商的难处。”

黄保俊透露,与建筑业相关的税务及收费涨幅度惊人,发展商大感吃不消,特别是疫情及管控令期间,已让发展商元气大伤。

他说,发展商经向该分会反映问题,并期望政府将各项税务与费用减低至冠病疫情前的水平。

他表示,对此,房地产发展商会将尽速呈备忘录反映发展商面对的问题。

另外,黄保俊强调,发展商如今也面对外劳严缺问题。

他说,建材涨价20至30%已让发展商吃不消,对一些小型工程而言,还算得过且过,但对于大型工程而言,只能说是一言难尽。

他表示,建筑业向来倾向聘请外劳作业,主要是外劳工作质量能以一敌三,反观本地劳工不仅要求高工资,也不愿从事辛苦行业。

“如今无法聘请外劳,本地人也不愿从事建筑业,建筑工程进度受到一定的影响。”

他强调,政府与其“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要教会他们捕鱼,自动自发改变工作态度。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5%8E%9F%E6%96%99%E7%9F%AD%E7%BC%BA%E8%BF%90%E8%B4%B9%E9%A3%99%E9%AB%98-%E5%BB%BA%E6%9D%90%E6%B6%A8%E4%BB%B7%E5%BB%BA%E5%95%86%E6%81%90%E4%BA%8F%E5%A4%A7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