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派钱得道,利商为先/胡逸山博士


我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所以经济上的发展始终是国家运作的主轴。这一点我们时常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但纵观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军事政变迭起,单今年就已有缅甸、几内亚,以及几天前的苏丹等,严重的搞到生灵涂炭,略为轻微的也搞到民不聊生,实在让人哀叹不已。

所以有时也不得不觉得庆幸,我国这两年虽然也经历了好几场政权的更替,但基本上都是在宪法框架下和平地进行,没有搞到干戈相见。而这两年民生虽然极为不济,但主要也是冠病疫情影响所及。

近日许多人把经济重振与民生改进的期望,放在即将被提出的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上。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情有可原的。到底各式各样的公共开销,以及由政府主导的各种官联公司的运作,几乎占了本地经济整体的一半或以上。

所以,各界当然希望政府得以再次大开水喉,为久旱的本地经济带来一阵哪怕是短暂的甘雨。

尤其是低收入群体,以及本来也算是中产阶级但因疫情影响滑落为低收入甚至没有收入者,更是希望政府能带来多多少少的接济,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到底政府的资金在经历过前朝政府好几轮的大派发,以及在抗疫方面的庞大开销之后,虽不能说所剩无几,但起码也是元气大伤了,多余来可继续派发的钱可能也不多了,所以在如何更为有效派发资助,以便得以起得最大的经济刺激或杠杆效应方面,可能是本次预算案需要最为关注的事项。

换句话说,即政府在预算案中要设法以最少的钱来促进最大的民生改善以及经济复苏,而不只是又重蹈前朝证明已经失败的覆辙,一味只是派钱而没慎重考虑到如何用这些派出的钱来刺激经济的底气。

应优先资助中小企

在这方面,保住中小企业持续运作的生命,可谓不二法则。这是因为,虽然政府的公家经济运作虽然庞大,但中小企业却是为我国提供了绝大多数的就业机会。

要让最多的国民保住饭碗,那么就必须让中小企业得以继续聘用他们。

政府要出手资助,中小企业就必须是优先考量的对象。即便无法直接派钱资助,也应通过减税、优惠等来减轻中小企业的营运负担,让它们得以撑过这个经济寒冬。

更为长远的来说,政府也必须关注到无论有否疫情的影响,我国在吸引外资方面,近年来是明显地远低于好一些邻国,甚至相比于后进的越南,也明显地有改善空间。

就此政府也许未必需要派钱来拉外商,否则也就本末倒置了。

改革体制

但政府有必要深刻地检讨现有的吸引外资的程序,也参考邻国的一些成功做法,有必要时简化或废除一些已然不合时宜的、只是加重外商来本地投资的成本的条规,让外商得以更为迅速地在本地设立企业。

总而言之,在预算案中,钱要派到启动经济的刀口上,无需花上钱、只是改革体制的低垂果实,也就应该更为不放过摘取了。

http://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6%B4%BE%E9%92%B1%E5%BE%97%E9%81%93%E5%88%A9%E5%95%86%E4%B8%BA%E5%85%88%E8%83%A1%E9%80%B8%E5%B1%B1%E5%8D%9A%E5%A3%AB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