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Latest News


On

高利率·高通胀·令吉贬/前线把关

银行成升息大赢家

很明显的,由于OPR上调致使净利息赚幅(NIM)扩大,银行领域显然成为大赢家。

另外,由于周息率和10年大马政府证券的利差缩小,产业信托(REIT)领域将和产业公司成为输家,因为公司面对更高的OPR,意味着买家的房屋贷款付款将增加。

此外,令吉疲软能够刺激大马企业,因为外国市场更容易购买本地制造的产品。制造商和出口导向生意,可以享有更高的销售量。

广泛来说,使用令吉成本和获得美元利润的生意,将在令吉波动中获利。

虽然科技公司预测将从令吉贬值中获益,因为它们的营业额主要是美元,但投资者也要注意,科技公司可能也需要购买以美元来定价的零件。

成本左右获益

因此,一家科技公司是否可以从令吉贬值中获益,取决于源自贬值的盈利,是否超过较高的投入成本。

过去,手套制造商常受益于令吉疲软,因为它们的产品通常以美元定价。但是近来,他们必须注意,更高盈利的前景受到平均售价(ASP)下跌和激烈竞争(本地,中国或泰国)的拖累。

国内旅游和旅游相关行业(主要为酒店和机场经营商例如大马机场(AIRPORT)),应该从令吉疲软中受惠,尤其是大马在4月1日开放了国际边界。

但是,航空业却不能这样说(比如,经营廉价航空亚航的Capital A 公司),它们的盈利可能遭到以美元交易的燃料价钱急剧上升的影响。

同样的,如果严重依赖入口零件,最终将影响营运成本,汽车行业最后可能面临困境。除非汽车制造商能够通过涨价来转嫁成本,否则其前景看来黯淡。

因此,大马汽车商公会(MAA)预测,原料价格上涨将导致汽车售价上升,令吉疲软和晶片供应短缺,将加剧这个问题。

目前,大马汽车制造商还没有决定是否要起价,还是吸纳上升的成本。

重新调整和审查您的投资组合,是成功投资过程的重要部分。对于小股东,现在是时候重新检视您的控股以观察它是否能阻挡风雨,足以面对未来的逆风及资本市场的变幻。

贪多嚼不烂,“少就是多”,这可能是减少您投资的公司数目的好机会。如果我们能够管理投资组合内的公司数目,那么我们就更容易跟踪这些公司的发展。

小启:

MSWG将主办题为“网络安全:董事们需要知道什么”的线上论坛,日期是2022年6月8日(星期三)。如欲登记和知道更多详情,请前往https://bit.ly/3Lxx4Kk 查询。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Hextar全球(HEXTAR)(股东大会)

提问:Hextar全球通常给客户30天到120天的账期。截至2021年12月31日,逾期120天的应收贸易账款达6573万令吉,占公司1.5656亿令吉应收贸易账款(扣除预测信用损失拨备)的42% (年报第174页,注40.1(b)(iii)信用风险-应收贸易账款)。

a)这些长期未付款的应收账款属于哪些行业的客户?请提供详细资料,如国家、欠款数额、逾期时间等。

b)这些拖欠很久的应收贸易账款是否需要拨备?

c)由于年报是根据2021年12月31日的信息,请问公司最新的逾期应收贸易账款和天数分类?

伊斯兰银行(BIMB)(股东大会)

提问:关于资产素质,伊斯兰银行的总减值融资比率(GIF)从2020年的0.6%增加到0.96%。

a)在还款援助(RA)下跌融资没有被减值。在今年各种RA计划即将到期的情况下,银行是否预测GIF上升的压力?

b)银行的2022年信用成本指引是多少? c)建筑领域的融资减值规模大增至2.8525亿令吉(2020:3622万令吉(年报第273页)。这些减值涉及什么业务?回收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众银行(PBBANK)(股东大会)

提问:过去两个财政年,大众银行共提供17.7亿令吉的管理覆盖(宏观变数和冠病相关的管理覆盖),作为冠病大流行导致的潜在信用风险恶化的预先拨备。这些拨备能够逆转吗?

截至2021年底,大众银行的贷款损失覆盖率(LLC)大增360.7%,一年前是227.7%。这也比行业的129%高。 未来的LLC是否会正常化?(2021年的360.7%比较2020年的227.7%) 2022年,银行的信用成本指引是多少?

傲奔系统(OPENSYS)(股东大会)

提问:傲奔系统在2022年3月4日宣布建议转去主板。至今转板计划进行得怎样?

许甲明工程(KKB) (股东大会)

提问:应收账款的减值亏损达3,944,865令吉(2020:55208令吉)(年报第91页)。

a)涉及减值的应收账款是什么?

b)请问能够回收吗?至今回收了多少?在2022年预计能够回收多少?

森那美产业(SIMEPROP)(股东大会)

提问:1.2020年集团在巴特西电站联营项目,中注销了8.43亿令吉的库存,相比2021是零(年报第271页)。

a)为何2021没有注销库存?

b)2020年注销的产业组别和数额是多少

c)2021年有任何注销的库存逆转回来吗?如果有,是什么组别和数额?

2.其他应收账款的累积减值亏损处于高位,占了其他应收款项的73.1%(2021)和69.6%(2020)之多(年报第295页)。 a)请提供其他应收款项的减值亏损的逾期组别(少于1年,1-2年,2-3年和超过3年)。

b)集团在回收减值的应收款项中面对什么挑战?

c)最后必须注销的减值亏损预料是多少?

稳固控股(VIZIONE)(股东大会)

提问:集团在营运阶段取得盈利,不过,子公司一次过非现金的商誉减值9100万令吉,导致在2021年税后亏损8560万令吉(2020年净亏损870万令吉(年报第11和73页)。 除了取得营运盈利以外,巨大的减值严重打击了集团在的2021年的财政表现。未来,董事部计划如何解决财务问题?

马电讯(TM)(股东大会)

提问:马电讯的营业额录得6.4%增长(115亿令吉)比较去年的108亿令吉。出色表现源于unifi营业额和固定宽频用户强劲增长,以及TM批发业务的激增。此业务记录了超大规模企业、国际和国内电信对数字需求的增长(年报第15页)。

unifi营业额和固定宽频用户的强劲增长,和TM批发业务的激增,在2022年是否能够持续?请给予原因。

宏洋控股(BENALEC)(股东大会)

提问:公司产业、工厂和设备(即驳船和挖泥船)的减值亏损为11,250,737令吉 (2020: 513,016令吉)(年报第94-95页)。

a)请问减值亏损的原因?

b)回收该数额的机会有多少?

子母牌(DLADY)(股东大会)

提问:鉴于全球供应链问题和作为必需品的牛奶的强劲需求,全年乳制品原料受到影响,处于历史最高价的水平(年报第38页)。

a)随着子母牌专注于以负担价格,和全球乳制品原料价格在2023年上涨,集团会将成本转嫁于客户和/或消费者?集团对品牌组合有多大的定价能力?

b)基于消费者乳制品业者的激烈竞争和削价战,子母牌如何在维持赚幅和转嫁成本以及维持可负担产品中取得平衡?

c)令吉以外的外币采购原料,占多少比重?集团目前的对冲政策是什么?

恒源炼油(HENGYUAN)(股东大会)

提问:2021年集团蒙受其他营运亏损5.52亿令吉,比较去年的盈利3.08亿令吉(年报第68页)。

a)为什么蒙受此亏损?

b)2021年其他营运亏损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什么?

c)未来,集团采取什么措施来减少其他营运亏损的巨大波动?

商峰(PUNCAK)(股东大会)

提问:集团在2021年蒙受税后亏损1118万令吉(2020:税后盈利310万令吉),主要是融资成本从去年的4809万令吉,增加到2021年的7938万令吉(年报第19页和111页)。

如果上述成本维持不变,是否意味着公司在2022年将持续亏损?集团2022年的展望如何?

艾芬银行(AFFIN)(股东大会)

提问:艾芬银行在2022年1月28日宣布,以14.17亿令吉脱售AHAM的63%股权。之后,艾芬银行将失去其主要收入,AHAM贡献了艾芬银行2021年净利的14.8%(7810万令吉)(2022年4月26日的致股东通告,第9页)。

艾芬银行打算将脱售所得,转投资至其核心银行业务,填补AHAM留下来的空白可能要几年的时间。分析员也预测ROE将受到股本扩大后的冲击。 董事部和管理层如何计划,以确保盈利表现和股东回酬在脱售之后保持不变?

董事部和管理层须要多长的时间,让核心银行业务填补AHAM的空白?

美佳第一(MFCB)(股东大会)

提问:“收购Stenta是我们包装部门在2020年雄心勃勃推出的5年扩充计划的第一年。第一步是扩充在纸袋和弹性包装的产能。这扩张计划预计在2022年完成。预料所增加的产量,将在2023年全部售罄。

除了所增加的产能,我们计划在今年收购的马六甲10.4英亩地段,建设新的超级工厂,预期能在2023年上半年完成(年报第15页)。

a)Hexachase机构有限公司的双向拉伸聚丙烯薄膜和线性低密度聚乙烯薄膜,以及Stenta薄膜(马)有限公司的弹性包装、纸袋、标签和储存器的生产能力/潜在产能是多少?(i)在扩充之前;(ii)2022年,完成扩充以后;和(iii)新工厂在2023年上半年落成以后?

b)请问:i)计划在2022完成扩充产能;和ii)新工厂 的资本开销是多少?

c)公司上载到公司网站的21年第4季业绩简析,第38页里说到,在5年扩充计划下,包装部门的联合年度营业额可从约4.5亿令吉,激增到12亿令吉。在这么激进的扩充计划,公司如何确保可以获得足够订单来应付大增的产能?

百盛控股(PARKSON)(股东大会)

提问:主席和董事经理的薪水和花红,从2020年的234万令吉(12个月或每月19万5000令吉)增加到2021年的375万令吉(18个月,每个月20万8400令吉)的6%加薪,在以下的情况之下发生,有什么道理:

i)集团大受冠病大流行影响;

ii)外部审计师对公司是否能够营运下去表示重大不确定性;

iii)集团正实施成本合理化计划;和

iv)印尼商业法庭对百盛亚洲零售公司的子公司PT Tozy启动破产程序。前者是百盛集团的67.96%子公司,失去PTTozy的控制,将导致百盛完全退出印尼市场。

主席和董事经理在2021年的平均薪水和花红,也比2019年(大流行之前)的242万令吉(12个月,每个月20万1500令吉)高。

安信控股(AMTEL)(股东大会)

提问:汽车工业是其中一个因为半导体短缺大受影响的工业。

汽车制造商和零件供应商全部正面对更改某些设计或寻找替代方案的问题,这无疑的增加了整个供应链的生产成本(年报第15页)。

公司在那个范围和多大程度受到影响?情况有所改善吗?

UOA发展(UOADEV)(股东大会)

提问:集团和Capitaland(越南)控股在越南有一项联营投资,以发展有潜能的土地项目。该联营最后没有成功(年报第133页)。

a)为什么该联营不成功?

b)集团预计何时收到Capitaland的3150万美元的退款(约1.31亿令吉)。

c)公司还有兴趣在越南投资吗?为什么要在越南投资?

d)由于公司非常了解澳洲市场,为什么不考虑往澳洲投资?

常丰控股(SUBUR)(股东大会)

提问:与持续营运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

外部审计师对财政报表的注5表示关注。在2021年12月31日,集团的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达3.938亿令吉(2020:4.583亿令吉)。

这引起了关注,即公司是否有足够流动现金来兑现未来12个月的义务;以及是否应该用能否继续营运的基础来准备财政报表。

公司在财政年期间获得净盈利7300万令吉(2020:净亏损2560万令吉)和净营运现金流1.725亿令吉(2020:4680万令吉)。(年报第47页)

a)董事部计划如何解决外部审计师关注的问题?

b)关于流动负债超越流动现金的问题,请问公司是否能够履行短期承诺和义务?

安信控股(AMTEL)(股东特大)

提问:建议长期奖励计划(LTIP),包括雇员认购股票计划(ESOS)和建议配发LTIP奖励给公司董事:

和良好企业监管一致,MSWG不鼓励ESOS计划施予非执行董事(NED),因为他们在公司里扮演着独立监督的角色(而非执行角色),而且有责任监督配发给员工和执行董事的ESOS。此外,ESOS顾名思义,是给予员工的计划而已。

非执行董事也面对和公司股价挂钩都风险,这可能影响他们不应该受到股价考量的公正决策。

在该LTIP的建议之下,三名NED,即东姑拿督斯里卡密尔,萧福利先生和周玉波(名字为译音)有资格认购新安信股票(特大通知,普通提案第2,5,7)。

a)为什么该ESOS施予这三名NED?他们并没有担任执行角色。他们所收到的董事费和其他福利,不是已经足够来补偿他们的服务了吗?

b)考虑到他们的非执行角色,他们对ESOS有什么看法?他们很有兴趣接受该ESOS吗?

布米阿玛达(ARMADA)(股东大会)

提问:集团在俄罗斯的一家子公司,涉及在俄罗斯海的V. GrayFer 油田设计,采购建造和安装16英寸的海底多相管道,预计在2022年完成(年报第56页)。

a)该工程会因俄乌战争而延迟完成吗?

b)集团预测付款会延迟吗?

c)基于俄罗斯面对支付美元的困难,该工程将以什么货币来付款?

亚通(AXIATA)(股东大会)

提问:2021对亚通是激励人心的一年,因为它从数字业务“毕业”,设定好获利之路,并雄心勃勃,想要在2024年将之变成“独角兽”。它将所有金融科技产品整合到BOOST旗下,发展成全方位的区域金融科技业务(年报第21页)。

亚通专注在建造两只独角兽。是哪两只?目前情况如何?何时可以获利?

玛斯特包装(MASTER)(股东大会)

提问:玛斯特包装在2021年录得1.54亿令吉的营业额,增长8.5%,比较去年的1.42亿令吉。高营业额来自客户重新营及给予更多的订单,以及销售价钱调整。

a)今年的营收有什么更好的催化剂?营业额将受到成本因素推动,还是需求大增的因素?

b)原料平均成本比2020年增加了26%。因此,公司多元化至其他包装,以致获利增加。 这些拥有更佳利润的新产品是什么?基于全球通胀,集团预计2022年将面对同样的成本压力吗?集团在多大程度上能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合顺(UMW)(股东大会)

提问:汽车部门:

a)汽车豁免销售税延长,开始是到年底,然后延到2022年6月,协助改善汽车部门盈利(年报第19页)。

基于豁免销售税将到尾声,集团可能面对汽车销售量突然萎缩吗?

b)集团对第二国产车在2022年的展望表示乐观,因为截至2021年底,订单达到7万辆(年报第53页)。

至今,是否所有7万辆的订单已经交付?尚有多少未交付?

c)至今,集团在汽车部门的积压订单是多少?

合成统一(HAPSENG)(股东大会)

提问:作为产业部门投资组合的部分扩充计划,合成统一展开巴生谷和亚庇的酒店发展。在吉隆坡的酒店为吉隆坡凯悦酒店和吉隆坡凯悦中心酒店。

根据CBRE在2022年3月的吉隆坡酒店市场展望和前景报告,在2015至2021期间,吉隆坡酒店每房每天入住率、每天收费和营业额在2017年达到顶峰,之后在2018和2019年开始放缓,尽管这是冠病大流行爆发之前。

此外,吉隆坡即将营业的主要酒店预期将在今年增加2623间房,并在2023到2025年增加另外1260间房。吉隆坡市内除了酒店的激烈竞争,线上平台也出现许多住宿选择。

a)基于上述市场,为什么集团打算进军吉隆坡的酒店业务?

b)每个酒店的发展预算是多少?

Kerjaya(KERJAYA)(股东大会)

提问:公司在2021年有一项贸易应收款项7,941,762 令吉的减值亏损拨备(2020:回收2,524,460令吉) (年报第141页)。

a)该减值亏损和什么应收款项有关?

b)该数额可以回收吗?如果可以,预测2022年可以逆转多少?

c)至今有多少应收款项被回收?

皇城集团(WANGZNG)(股东大会)

提问:1.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加工纸制品。2021年该部门占了总营业额的66.9%,或1.506亿令吉(年报第20页)。

a)其中一个主要用户是印刷媒体。不过,印刷媒体正在放缓,因为消费者正转向线上新闻资源。公司计划如何应对印刷媒体需求放缓的挑战?

b)随着印刷媒体需求减弱,公司是否打算寻找加工纸制品的替代用途?如果是,什么替代用途?

2.纸张是公司的主要原料,这对环境有很多影响。公司如何确保采购的纸张来自永续森林,尤其是目前大家都非常关注ESG事项。

肯纳格投行(KENANGA)(股东大会)

提问:肯纳格银行在2021年的净贷款、垫款和融资(LAF)减值比率,几乎从1.79%翻倍至3.31%(年报第199页)。

a)请问减值大增的主要原因?

b)目前的LAF比率是否在舒适和可控制的范围?

c)什么是最佳比率范围?

d)在这一年,银行也对预期信用亏损(ECL)提供了更高的拨备,1445万令吉(2020:792万令吉)。其中大约95%(1379万令吉)来自股票保证金融资。

未来,公司认为占银行总LAF达65.3%的股票保证金融资的信用质量,是否继续恶化?

麻坡万利集团(MBL)(股东大会)

提问:根据公司2022年1月21日的宣布,在2021年4月1日通告子公司MBL种植有限公司(MBLPSB)和Doa Huat控股有限公司(DHHSB)签署有条件股票买卖协议(SSA),以2500万令吉脱售其Sokor Gemilang Ladang有限公司(SGLSB,为MBLPSB的子公司)的所有股权。

参考上市公司条规第10.02(g)段,根据MBL的2020年的财政报表,该交易的最高比率为16.05%。

在解释公司为何迟了10个月来宣布这项交易,MBL说“这是因为对上市公司规定的误解,公司以为该文告只有在获得相关监管机构批准之后才需要作出文告宣布。”

这是指关于SGLSB的100%股权,从MLPSB转移到DHHSB所获得的州政府批准。

对上市条规的“误解“怎么可能发生?上市条规明明清楚说明“任何交易价值超过5%,上市公司在同意交易条款以后,须要尽快向交易所发表文告。”

关于延迟宣布的解释,完全没有说服力。

亚通(AXIATA)(股东特大)

提问:投资和实现协同风险:

该建议无法保证获得预期收益,包括预期的各种协同利益,或集团能够从该投资中产生足够的回酬来抵消投资成本(通告第17页)。

a)作为一名有经验的电信经营者,目前在印尼和亚洲各地皆有业务,亚通如何克服投资和实现协同的风险?

b)关于时机方面,亚通预测何时可以实现预期的协同利益?

c)亚通预期的投资回报是多少?

GHL系统(GHLSYS)(股东大会)

提问:分享服务部门营业额按年跌.6%至1.167亿令吉(2020:1.211亿令吉),因为2021年冠病的不确定性,移动限制和银行谨慎资本开销,导致EDC终端机的销售和运用减少。由于银行向受封锁影响的商家收回终端机,该部门的租用和维修收入也跟着下跌(年报第14页)。

a)随着放宽冠病措施和国际边界重开,至今EDC终端机的销售和运用有什么进展? b)进行中的俄乌战争影响了全球经济,导致经营环境更具挑战性,因此,集团是否预期银行向其商家收回终端机有上升的趋势吗?

c)集团该部门在2022/23的展望如何?

首要媒体(MEDIA)(股东大会)

提问:1.2021年营运成本包括1550万令吉的非流动资产减值总额,即来自产业、工厂和设备、无形资产和联营公司的减值(年报第28页)。

各资产组别的相关减值是多少?为什么产生资产减值?近期有可能转回减值吗?

2.在贸易和其他应收款项中,有一项400万令吉的存款亏损拨备(年报第192页)。 这是什么性质的存款?为什么发生亏损拨备?近期有可能回收该存款吗?

SINARAN(SINARAN)(股东大会)

提问:公司在过去5年一直蒙受亏损。2021年其亏损扩大到560万令吉(2020:360万令吉)(年报第5页)。

a)公司计划如何转亏为盈?

b)中国的严重和长期封锁影响了其经销商,对公司财政影响有多大?

台湾联友(FPI)(股东大会)

提问:2021年在大流行影响下,即使环球零件供应链受到干扰,公司依然录得强劲表现,税后盈利从5250万令吉上涨84.3%至9680万令吉。

a)公司打算如何加强2022年的表现?

b)2021年全球货运和空运费创新高。公司计划如何应对上升成本,是否可以转嫁给客户?还是公司必须吸收所增加的成本?

砂查也马特(CMSB)(股东大会)

提问:持续营运部门: 集团成功转亏为盈,2021年的税后盈利为2.05亿令吉,比较去年亏损1725万令吉(年报第103页)。 a)此标青表现能够持续吗?

b)集团各部门在2022年的展望如何?

SWS资本(SWSCAP)(股东大会)

提问:公司从森林中采购木材,在目前注重永续和环境课题的情况下,如何确保木材来自永续的森林?许多投资者将避开没有永续认证采购的公司。

免责声明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email protected]

https://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9%AB%98%E5%88%A9%E7%8E%87%C2%B7%E9%AB%98%E9%80%9A%E8%83%80%C2%B7%E4%BB%A4%E5%90%89%E8%B4%AC%E5%89%8D%E7%BA%BF%E6%8A%8A%E5%85%B3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