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独家】全球第一服务供应商 Aerodyne无人机待变独角兽

Aerodyne集团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卡马鲁莫哈末 Kamarul A Muhamed

卡马鲁莫哈末

独家报道:李玟江 摄影:姚春显/受访者提供

自互联网兴起以来,商业开创之路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掀开变革。

过去需要数十年甚至用上数百年才能打造出的商业帝国,如今在互联网的协助下,可能只需几年的时间。

在2013年,“独角兽企业”腾空出世,这个名次是用来形容那些成立不到10年,估值却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科技初创企业。

虽然这些企业最初以科技软件领域为主,但现在已渐渐扩大至其他领域,还衍生出一个新词汇——“十角兽”,即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

大马方面,享誉着全球第一的无人机服务供应商——Aerodyne,会不会尾随Carsome的脚步,成为我国第二家独角兽企业?

凭借该企业的3大策略,究竟能在413亿美元(约1817亿令吉)的全球市场份额中,攻占多少江山,一同跟随《南洋商报》的独家专访来探个究竟。

从零起步·不断探索
农村小孩变大企业家

大家对无人机(DRONE)的既定印象,大部分是用于旅游航拍、游戏等休闲用途。航拍中所看到的画面,犹如透过老鹰视角,将美景尽收眼帘。

按不同使用领域来划分,无人机可分为军用、民用和消费级3大类,对于无人机的性能要求各有偏重。

军用无人机讲究的是速度,主要用来侦查、诱饵和电子干扰。

民用无人机在新兴市场则拥有无限商机,主要用来农业植保、货物运送和数据获取等。

2014年起,Aerodyne集团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卡马鲁莫哈末,看准无人机市场及商机,他秉承着做大做远的决心,把业务扩大至海外市场,并在2021年荣登该领域榜首,成为全球第一的无人机服务供应商。

从一位穷苦的农村小孩,摇身一变成为大企业家,手持市值近10亿美元的公司,卡马鲁莫哈末的成功秘诀是什么?若公司成功加入独角兽企业的行列,会否考虑在大马上市?答案会在接下来的文中一一揭晓。

早在2014年,无人机领域一切还处于初创和摸索阶段,当时创办人卡马鲁莫哈末瞄准商机,开启无人机公司——Aerodyne集团的辉煌时代。

卡马鲁莫哈末打趣地表示,作为一名企业家,公司一切从零起步,今时今日的成就都是慢慢累积出来的成果。

“在开创期间,我们几乎涉及所有可以扩展的领域,当时原先是想成为无人机生产商。

“我们不断探索,慢慢寻找可发展部分,同时也严格探查市场需求,最终才决定,成为一个无人机解决方案供应商,目前公司业务遍布澳洲、日本、大马、新加坡、汶莱、印尼及其他西方国家等。

“一开始的两三年,我们把重心放在大马市场,直到2017年,我们开始冲出海外。

“如今的我们是面向国际市场,要知道我们有许多优秀的同行,有来自美国、日本、英国等,要求当然也提升至另一个更高的阶段。”

Aerodyne大楼

Aerodyne大楼。

需要决心与少许贪婪

他指,任何一位企业家在开创的过程中,都需要强大的决心和一定程度的贪婪。

“不为什么,主要是你在试图创造未来时,你也正试图改变人性,并想方设法为社会创造更多贡献。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因为创业之路并非想象般一帆风顺,我们遇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其中有市场还未准备好、社会还未准备好,甚至人们也还没准备好。

“尤其在无人机领域里,我们并不像那些大型企业,如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他们可以聘请很多有经验的专人,出任各式各样的工作,我们在请人方面却处处碰钉,遗憾的是,很多人缺乏世界观,格局也不大。

“尽管如此,我不后悔踏出的每一步,这7年里我们遇到了9个非常大的问题,庆幸的是,我们都能一一化解,这让我们变得愈发势不可挡,而这一路以来的挑战,让我们蜕变至更高的水平。”

他点出,事实上大马有很多可塑之才,虽然不是每个都有一定的大局观应对世界格局,不过,通过后天训练和筛选,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努力摆脱贫困

卡马鲁莫哈末出生于吉兰丹一处小镇,家境颇为贫苦,父亲则是普通的打工一族。

他表示,在年幼时期看到周遭一切时,都会有所伤感,于是立志要努力向上,好将自己和家庭的生活水准提高。

“说起来有点伤感,小镇上周遭都是贫苦人家,而他们无法做出更多选择或改变,因此继续陷在贫苦水平。

“当我开始求学,看到周围的朋友,又或是看到从大城市回来的亲戚时,从他们身上发现的景象截然不同,有些是因为父母原本就很富裕,有些则是生活环境良好,这激励着我,要为周遭带来更好的生活。

“带着要创造经济引擎、造福一方的心,我进入政府预科班后,几经转折被政府保送去伦敦继续深造。”

他表示,在伦敦完成学业后,先是成为一名会计师,随后再涉及信息技术、建筑工程,再到媒体领域。

“我一直透过涉及不同领域来找到人生意义,寻找最适合自己且符合初衷的工作。在媒体领域,我学会如何操作无人机,在会计领域让我有经济触觉,在建筑领域吸取了工程方面的知识,这也为我创立公司奠定了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卡马鲁莫哈末在2020年获选为大马安永企业家奖,同时他也是科技企业家奖得主,而《南洋商报》是年度安永企业家奖的媒体合作伙伴之一。

Aerodyne集团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卡马鲁莫哈末 Kamarul A Muhamed

卡马鲁莫哈末获得2020年大马安永企业家奖。

拥专长创价值

卡马鲁莫哈末表示,由于无人机价格低廉,因此要展现自身价值会有些难度。

“任何人,只要买了架无人飞机,不论是一个人、情侣或一个团队,都能提供服务,甚至连企业也会花钱购买,纳入资产当中。

“问题来了,企业或个人买了后,无人机每一年都在出新机型,中间还携带更先进的技术,是不是意味着他们需要一直不断追逐最新的产品?

“第二,我们把重点放在企业上,企业花了一笔营运资金,想用无人机来侦查建筑工程、农作物等,问题在于,他们不懂如何下手,拍了一些画面后又不懂要怎么处理。

“这时是不是要聘请专家来分析画面数据?而买回来的无人机,每一年都会贬值,这一切切都是花费,而这恰巧就是体现我们价值的地方。”

他表示,公司提供一系列的解决方案,为客户带来更快、更好、更便宜的服务,而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双赢局面。

3个DT领风骚

卡马鲁莫哈末点出,在细分的情况下,解决方案又分为3个不同的领域,可以是一条龙服务,又或是单一选项。

1.无人机科技(Drone Tech)

主要负责生产无人机,或对其进行改造,以符合客户的要求。

有些客户会要求提升续航能力,有些客户的需求则是用于承载物品或喷洒药物,这些都需要对无人机进行改造和调整。

再来,为了要提高无人机的韧性,公司将负责调整感应器,让它能够在承压的情况下正常运作。

另外,公司也有提供无人机,这意味着客户无需自行购买无人机,一切交由公司承包。

2.数据科技(Data Tech)

利用无人机提取数据,这当中包括使用重力传感器、雷达传感器等。

我们聘请了很多工程师和科学家,前者主要负责进行改装,后者主要负责分析数据。

原本需亲力亲为,对厂房或电房进行耗时又耗力的审查工作,在使用无人机后,就可以透过智能设备,检测厂房或电房设备何时出现故障,好让客户有所准备。

同时,公司也为油棕园业者提供服务,其中包括喷洒药物,减轻人力资源。

3.数字化转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

一旦拿到无人机数据,公司将提供数据分析,协助客户更快地修复故障、更快地恢复运作,而这一切将会更有效的解决问题。

虽然在使用这些高科技时,短期内会比聘请外籍劳工更为昂贵,不过这会成功提高效率,成功避免更多损失,以多元的角度来看,这其实更加便宜。

数字化转型的定义在于,更快捷、更便宜、更安全以及更恰当,而这也是公司执行任务的原则。

无人机技术

无人机技术也可以视察风力发动机。

登榜首非终点

德国一家专做商业无人机市场调研的机构——Drone Industry Insights(DRONE II),在2021年给出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大约有800家公司提供无人机服务,其中有400家公司将无人机解决方案归类为核心业务。

有关机构引用公司规模和发展、市场份额和公众关注度作为关键参数,对全球顶级无人机服务供应商进行排名。

报告点出,在全球40大无人机公司中,有提供运送或遥感技术的,其中美国和英国的企业占据比例较大。

Aerodyne原先在全球排名第7,随后慢慢跃升至2020年的全球第3,直到2021的最新报告里,更是直接问鼎全球第1宝座。

该报告指出,Aerodyne的整体份额提升,主要是该公司进行了两大收购,其中一家是上年排名第5的Falcon Eye Drones,以及上年险些跌出榜的US Measure,借此提高市场份额,以及扩大员工人数。

卡马鲁莫哈末表示,当公司放眼打进全球市场时,迄今已完成了约16项大大小小的收购,而这些被收购的公司,皆源自世界各地。

“我们在早期开创技术,现在要做的是在世界各地插上我们的旗杆,而那些被我们收购的公司,在成为一体后,如今已增长5至6倍。

设法扩大中国市场

“他们在那边有人脉有市场,我们这边有技术,因此在接洽到更多市场的同时,我们的科技也在迅速增长。

“尽管中国市场有着无限潜力,我们也正想方设法扩大那边的足迹,不过,只是目前还没找到对的方程式。”

Merdeka 118大楼 无人机

工作人员利用无人机,检查国民投资机构(PNB)的Merdeka 118大楼。

占全球10%份额

DRONE II在报告中点出,放眼到了2026年,全球无人机市场份额将达到413亿美元(约1836亿令吉)。

卡马鲁莫哈末表示,其实市场有大有小,如今确实没有正确的指标列出公司占据多少份额。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整个营运体系是最大的,而员工也跃升至1000人左右。

“以肉眼可见,公司规模应该比全球排名第2的公司大两倍之多,不过,相信不久的将来所有将会更透明化,同时也能了解彼此的营业额的差距。

“同时,客户也能以类似数据来了解公司的运作和规模,对公司而言是件好事。”

“按照我们现有的策略,相信能占据全球约10%的份额。”

3领域潜能大

卡马鲁莫哈末点出,除了建筑、油气领域,目前最有潜能的领域还包括种植、安保和运输等领域。

“种植是我们已涉及的领域,目前还能继续做得更大更广,至于安保和运输是未来会进入的领域,且市场份额更大。

“在种植领域,透过使用无人机,我们能系统化的喷洒药物和施肥,因此不存在欺骗的行为(指劳工仅喷洒可见部分或遗漏处理),同时也能更快解决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园主对我们有所偏爱。

“在安保方面,我们可以利用无人机进行海面侦查,同时也能在工厂范围进行检查。

“至于运送方面,尤其在食物上,我们确实看到这一块有很多的趋势,同时,我们也会推出自己的应用程式或与第三方携手合作。

公司市值骄人

当问及公司目前的估值时,卡马鲁莫哈末打趣表示:“其实我很想对外公布公司目前的市值,因为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宣布。

“不过,入场投资的投资者都希望我们继续保持低调,因此,实际价值只能共享给投资者和潜在投资者。

“我们在早期已做了4项融资活动,有A、A+、B和B+,现在我们在进行pre C 1 和2阶段,过后才会到C,预计将在短期内完成。

“我们放眼完成C阶段后,估值就能达到10亿美元,不过,种种迹象显示,这目标可能会更早就能达成。”

3年内将上市

卡马鲁莫哈末表示,目前公司已开启了上市程序,在哪里上市仍是个未知数,不过属意的上市平台有美国、日本和大马。

“我们目前开放所有选项,大马这边将会进行双边上市,并相信在上市前,公司的市值将远远超过10亿美元。

“上市其实只是一个让现有投资者套现的方式之一,很庆幸所有投资者都愿意与我们一同成长,其中也包括我国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门(MOSTI),而作为回报,他们投入的资金如今已增值超出5倍有余。

“另外,从2018年公司开始筹集资金,公司的估值已大约增长了40倍,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成绩,而我们也兑现承诺提供高额回酬。

“当然,我们一定会在2025年前上市,这是我们签订下的承诺,而上市过后,公司将借此扩大全球足迹,同时也欢迎更多新的投资者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拟架构更有利

卡马鲁莫哈末点出,大马民航局 (CAAM)目前正拟定无人机使用架构,而相信有关架构将塑造更健康的使用环境。

“其实多个国家已对此进行规范,就是有些地方禁止使用,又或是需为无人机上保。

“这其实和驾驶汽车需先考得驾照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在管制下,整体使用环境将会变好。

“为此,我们提供一站式服务,即能考取远程飞行员培训机构(RPTO)、飞行执照(RCOCB)以及扩展视觉(EV-LOS)。

“另外,我们也同样与各个大学合作,共同宣导无人机,同时能借此发掘新人才。”

https://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5%85%A8%E7%90%83%E7%AC%AC%E4%B8%80%E6%9C%8D%E5%8A%A1%E4%BE%9B%E5%BA%94%E5%95%86-aerodyne%E6%97%A0%E4%BA%BA%E6%9C%BA%E5%BE%85%E5%8F%98%E7%8B%AC%E8%A7%92%E5%85%BD-0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