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Latest News


On

【独家】大马可化对立成优势 搭印尼迁都顺风车抢商机

努山达拉

努山达拉的成立也能为我国带来商机。

【从印尼迁都看我国经济50年·第二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今年或许是世界银行尴尬却又心安的一年,因为他们在一项报告中的预测描述可能失准了。

2008年,该组织认为地面迅速下沉的雅加达,很可能将在2025年面对海水向内陆挺进5公里的灾难,届时无论总统是谁,总统府一打开门都会是汪洋一片。

但随着印尼决定迁都后,这可怕的预测没了应验的机会,倒是迁都后可能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将成为世行未来得关注的课题。

以我国为例,印尼迁都就被指将对我国经济带来一定的影响,甚至出现结构上的转变。

谢诗坚

地价水涨船高

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拿督谢诗坚博士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印尼在打造新都之际,周边国家出现短期影响是必然的,如建材高涨、资源倾向该区、人力输出受控等,然而长远的影响更值得关注。

首先,迁都是大工程,各国投入的资源也不少,这不仅为跨国企业带来商机,更会吸引许多投资,这可以从迁都消息宣布后的地价高涨看出端倪。

据悉,东加里曼丹北佩纳扬巴塞尔县的投资变得较过去活跃,其中,农业、港口、煤炭、房产开放的资金就已高达2100万美金。

本报与印尼当地媒体联系时就被告知,随着迁都消息一出,加里曼丹的地价就水涨船高。过去佩纳扬北巴赛尔县附近1公顷地售价为1.25亿印尼盾,现在则叫价12亿印尼盾。

其他地区更出现过去只叫价3.5亿印尼盾的4公顷地段,如今却以40亿印尼盾起跳。

“不排除一些原本会来我国的投资会转向这个新兴首都,尤其是一开始,谁都想赶快过去卡位,一旦努山达拉成熟后,或许还会吸引更多外资。”

无独有偶,类似现象也反映在股票市场上。《彭博社》汇集数据就显示,截至今年3月初,买入马股的净买额达8亿9940万美元(约37亿5900令吉),但印尼的外资净流入就高达19亿6260万美元而排在东盟第二位。第一位为泰国(约25亿5080万美元)。

第二,除了资本倾向印尼,人才外流将进一步持续,甚至演变成另一个“本地人才外流到狮城”那样。

外流现象成常态

他强调,迁都一开始会有一些我国人才以“开荒牛”姿态进入,尽管只是短暂的,但随着努山达拉日益成熟后,不排除外流现象会变成常态,除了外汇流失,最终还会重挫我国竞争力。

加里曼丹过去的主要工业是种植、木材、金矿和煤炭,迁都后所吸引到的外资与人才将直接改变当地的经济面貌。由于印尼有部分经济活动领域与我国相似,因此印尼的经济转型会否对我国带来结构性的影响,备受关注。

我国经济在80年代经济起飞时就开始大量引入印尼外劳,未来努山达拉的经济格局转型了,人力输出的情况自然有所不同。显然的,届时我国的经济与人力结构将有所变化。

“目前印尼在外劳输出上已有控制,未来或许还会进一步减少外劳输出,所以,若我国依然大量依赖外劳,将导致生产力和竞争力上出现问题。”

大马经济格局亟需转型

尽管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早前就迁都对我国的影响表示乐观,但由于目前东马前往加里曼丹的交通并不发达,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却需要转机多趟才能抵达,因此受惠一事言之过早。

然而可肯定的是,一旦印尼转型了,我国经济结构势必需要重构,因为若大马经济格局不转型与提升,将很容易被比下去。

根据2022年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世界竞争力排名,我国下滑7位至第32位,尽管比印尼的第44位(之前37位)高,但印尼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突破1亿兆美元,甚至在历经2年疫情后,仍在2021年第4季国民生产总值年增加5.2%,成长率比上一季的年增3.51%高。

全球研究所麦肯锡报告就认为,印尼经济极具潜能且规模庞大,甚至预测再过8年,即2030年,该国将成为全球第7大经济体。若再加上迁都带来的经济效益及汇集来自海内外的人才,该国竞争力将比我国高,整体国力也较我国强势。

恐重挫经济国力

“由于我国经济主力为中小企业(SME),若SME无法顺势拓展,反而因为竞争力与生产力不足而遭比下去的话,那将重挫我国经济,乃至国力。”

东南亚向来是国际势力博弈平台,印尼迁都属于区域大事,因此国际上的政治绑桩将频密地在努山达拉发生,使印尼进一步成为资源焦点,地位比过去看涨。这也意味着,我国获得的国际关注、海外资源甚至在东南亚的地位,都面对减弱的窘境。

方翰杰

方翰杰

加强实力才进军新都

尽管如此,联合国中小企业创新协会总会长方翰杰博士有不一样的看法,因为危机的同时必有商机。

他接受本报越洋访问时指出,印尼迁都后许多国际大企业的入驻卡位将是预知的现象,因此就算我国SME无法与这些大企业争长短,却能随着这些企业的发展步伐做部署,以从中获得商机。

“例如入驻的企业需要大兴土木或投入发展之际,大马SME可专注后勤辅助层面的业务,如涉及机械维修、翻译、企业培训等。”

第二,吸纳顶尖人才与廉价劳力将成为印尼迁都的要务,就此,除了相关领域业者可顺势提供服务外,过去极需外劳的SME也可提前做好准备。

第三,有意搭“迁都顺风车”的SME不一定要急着涌入加里曼丹“插旗”,把生意版图慢慢迁移至东马或印尼其他区域可以是选项之一。

待市场成熟才入驻

“若SME看中印尼迁都的经济效益,或许可尝试先在靠近努山达拉的地方设点,如东马或加里曼丹的三马林达或巴厘巴板。”

他强调,一些企业可能不想等努山达拉发展成熟后才进军该市场,但此时入驻却无法与跨国大企业较劲,因此不妨先在外围地区打好当地知名度,如此能更好地顺势进军新都。

“SME可在附近城镇打好基础,一边赚钱,同时待市场成熟了才更好地进军市场找机会。”

方翰杰认为,SME此事直接进入新都并不合适,因为目前的航线仍不发达,加上SME本身的资金有限,规模也不大,而马印两地的人口结构、发展格局、经济活动,经商文化有别,这个时候就涌入无疑是冒险的。

“我建议SME静观其变,不要立即随着大企业进军,更不要依样画葫芦。”

他也建议大马企业先将其产品、市场、企业管理、经营模式等搞好后,再进军新都,这不仅能加强自身实力进军海外,同时也避免两头不到岸的窘境。

借力打力做大市场

“印尼迁都带来的正反面影响是必然的,但是与其担忧当中的冲击,然后处处防御,不如将对立心态转为合作与共荣,因为如果我们将努山达拉的发达视为整个婆罗洲岛的发展,那么大马自然能从中获益。

“我们不要竞争,而是相辅相成,同时也借力打力,这样才能做大整个市场。”

黄盛发

黄盛发

一岛3国尽显优势

世界维护消费者总商会(WCPCC)总会长黄盛发博士也有同感,他指婆罗洲岛本就有着一岛3国的优势,因此我国可以和汶莱及印尼进一步优化整个经济战略,提高3国的区域经济影响力。

“与其对立,不如将迁都视为优势,然后将婆罗洲岛打造成更具竞争优势的核心。”

他指出,印尼迁都对我国的影响将随着时间印证,但最显著的好处是,烟霾问题将在短期内缓解。

其中,印尼总统佐科就曾表示,新首都将突出“绿色、低碳、智慧、可持续性”为卖点的“零排放天堂”,换言之,我国的烟霾问题将有缓解的机会。

航空业的拓展也将是可以预见的,因此势必为我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就业机会,同时带动我国经济发展,尤其是东马。

他认为,若我国能积极应对,或许印尼迁都正好是我国经济转型的契机。显然的,就算印尼迁都对我国带来短期与长期冲击,但也同时为我国带来一定的商机,就看大家是否洞察先机,再进行相应的部署。

努山达拉地图

印尼迁都对大马的长期影响

● 外资倾向印尼

● 国际关注度锐减

● 东盟地位或下滑

● 整体国力输给印尼

● 中小企业竞争力下降

● 人才外流,外汇流失

● 外劳人力来源受影响

● 生产线上出现问题

● 经济结构受影响

https://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5%A4%A7%E9%A9%AC%E5%8F%AF%E5%8C%96%E5%AF%B9%E7%AB%8B%E6%88%90%E4%BC%98%E5%8A%BF-%E6%90%AD%E5%8D%B0%E5%B0%BC%E8%BF%81%E9%83%BD%E9%A1%BA%E9%A3%8E%E8%BD%A6%E6%8A%A2%E5%95%86%E6%9C%BA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