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改變我的原因





巴黎:

很多追隨價值法的朋友會嫌Ben Graham 的書太沈長,寫法太學院,而沒有看SA這書,就算有亦因為"定息證券"呢個題目不吸引而跳了全書或全套價值法最重要的一個章節。

事實上,筆者就是因為這幾章才徹底相信價值法而放棄以前沒有章法的隨便買股方式,並且決定今後非Ben Graham不可。

而最近大家看來好像對一些高息債券或債券基金很有興趣,於是筆者就試試以生活方式說出Ben Graham令人折服之處,不要小看它,如果Michael Burry無讀過呢幾個Chapters, 可能The Big Short 套電影劇情就不一樣。

定息證券分析法改變筆者的投資理念是這樣的:

如果有兩個人同時問你借錢,利息相同是7厘,A)一個給你抵押品,B)另一個沒有抵押,你會借比那位。

如果你還猶豫,就多給你一些資料,第二個是李嘉誠,第一個是莫大毛。

C)李嘉誠於是說,假如要抵押品,他只可給你3厘,你如何選擇?

D)莫大毛又説,假如沒有抵押品的他會給你13厘,根據過去記錄,一百個莫大毛借錢,有5個不還錢。你如何選?

現在任你選:A),B),C)還是D)?

……下期繼續。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my/2016/06/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