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生活费高涨 贷款还不完 大马青年无财可理




试想象,你站在一个开关键失灵、正以全速运行的跑步机上;又或是,正在逆流中,努力游向救生艇。
以上这两种都是难以抽身的情况,但很不幸地,这正恰恰反映大马年轻人在面临生活成本不断高涨,以及房价飙升的真实写照。
39%青年忧无力购屋
高生活费最致命
根据iMoney负责的《千禧调查报告》(Millennial Survey),大部分受访者均把“生活成本高涨”的选项,列为最主要的财务困扰。
这也与去年财政预算案调查的结果相符,当时的调查结果显示,87%受访者认为,高涨的生活成本,是大马人的首要关注。同时,也有39%的受访者对无法负担得起房屋而感到担忧。
虽然财务困扰已不是新鲜事,但今年不难发现,千禧一代(Millennials,也称为Y世代)所面临的财务困扰,也颇为严重。
尽管在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和X世代的人都会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比我们幸福很多了!”。但从财务方面来看,却并不是如此。
2016年《The Edge千禧一代调查》是在9月26日至10月6日期间,访问超过1200名居住在城市的国民。其中,有75%的受访者住在巴生谷。
关于Y世代与金钱之间的关系,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Y世代在财务上正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
为了确保有瓦遮头、有水电供应、冰箱里有食物、有汽车代步,这些日常开销已成为大马人最大的财务困扰。
此前,我们曾提及,有86%的大马Y世代将“生活成本高涨”,评选为最致命的担忧。
实际上,除了生活成本高涨,该调查报告还包括其他选项,如无法负担的房产价格、没有办法存钱、无法负担和支付应急或治疗费用、没有足够的退休金,以及不稳定的工作前景。
其中,在年龄较大的Y世代(30岁至36岁)之中,“生活成本高涨”高居榜首,而较年轻的Y世代(21至29岁),最大的担忧则是“无法负担房产”,接下来才是“生活成本高涨”。
另外,虽然两个族群在开销(如食物及汽油)的分别不大,但对于收入较少的人而言,几乎有一半的收入是花费在食物上。
对该族群来说,这无疑是很大的压力,因为食物成本只会一直往上攀。
这也与政府所展开的统计相符,结果显示,大马人有31.2%的可支配收入,都耗在食物和外食上;23.9%花在汽油、住房和水电;以及14.6%花费在交通上。
Y世代在财务上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然而,他们仍然愿意将21-27%的收入花在娱乐上。
27%宁玩乐不理财
调查指出,Y世代欠缺理财技巧,因他们有21至27%的收入是花费在娱乐项目上。这也是他们无法存到钱的原因。
虽然他们了解到自己正处于艰难的财务状况中,但依旧有51%的受访者,成功挪出部分金钱,作为日后养老的退休金。
不过,尚有73%的受访者坦言,还没为退休做好准备,因除了缴付雇员公积金之外,大马人至少还需要将10%的收入存起来,才能在退休的时候,持续拥有目前的三分之二收入,确保晚年无忧。
房价“严重无法负担”
约莫一年前,国库控股研究机构(KRI)发布的报告指出,我国的房市已“严重无法负担”,因房价的中位数,已经是家庭收入中位数的4.4倍。
在万物齐涨的环境下,Y世代无法负担房子的情况,已愈发严重。
尽管政府祭出打房措施,但去年的平均屋价却持续走高,一直到末季才稍微滑落。
报告显示,吉隆坡、槟城、登嘉楼和沙巴拥有最高的房屋负担能力,达5.1以上。
举例而言,在2014年,吉隆坡屋价的中位数是49万令吉,家庭月收入的中位数是7620令吉,则每个月需要缴付的房贷将会是2060令吉,占家庭月收入中位数的27%。
不过,我国21至29岁年龄层的国民,已经开始担心无法负担房屋,且成为他们最大的财务困扰,无疑令人惊讶。
因为,年龄较大的Y世代只将这归类为第二大的担忧。
在我国,偿还房贷的最长期限是35年,或一直到70岁,取决于哪个先发生。这也代表,年纪越大,越难获得房贷批准,也更难负担一间房子。
66%背负高车贷
形容Y世代的形容词很多,当中不乏“荒谬的高债务水平”。
全球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曾披露,大马是全世界拥车率第三高的国家,国内93%的家庭都拥有一辆车。
因此,大马有将近三分之二的Y时代背负车贷,也不足为奇。
调查也显示,在21至36岁的Y世代中,有超过一半的人拥有车贷,每月需偿还的金额中位数为1081.71令吉。
Y世代的债务对收入比例是令人惊讶的。值得注意的是,若该比例太高,一旦收入面临任何冲击,都会拖累个人陷入金融泥沼。
债务对收入比例越高,就代表情况越糟糕。
因此比例高企的人,亦很难从金融机构得到贷款,因为他们违约的风险也较高。
如果你的债务占收入超过60%,任何意外或紧急事件发生,都会令你阵脚大乱。
银行批准贷款申请时,理想的债务对收入比例是低于60%。
调查指出,许多Y世代都背负高债,其中,收入较低的族群,债务对收入比例甚至超过100%,意味着需要偿还的贷款额,还多过收入。
虽然说卡债和贷款与收入增加成本比,但令人震惊的是,收入低于1500令吉的Y世代,平均卡债却高达1850令吉,已经超越本身收入。
49%指经济衰退
说起经济衰退,许多大马人都认为,我国已经是身陷经济衰退的国家之一。
其中,有49%的Y世代认为,我国已陷入经济不景气的窘境;而其余的41%,则认为我们即将迈入衰退阶段。事实是,大马距离经济衰退,其实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经济不景气的定义是,经济活动显著下滑,且为期超过数月。
反观我国的情况,虽然经济增长放缓,但仍符合市场预期,次季达4%,首季则是4.2%。惟这还是无法改变国民对我国经济表现的既定印象。
为了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生存,许多Y世代也已经选择展延一些需要消费的行为。
其中,69%的受访者表示,已展延或取消海外旅行,也有65%表示已推延买房计划。其他被搁置一旁的决定,还包括买车(41%)、深造(37%)和结婚(30%)。
70%活得比父辈苦
在薪金不及通胀率跳跃幅度的年代,Y世代难免觉得生活比老一辈还要辛苦。在10名受访者中,有7人觉得生活比父辈更艰苦。
大部分人都将目前的财务困境,归咎于政治因素、公共腐败、全球经济走缓、私人贪污、政策等。
虽然以上因素均有可能是祸首之一,但其实还有很多因素,仍在我们控制范围内,且能帮助Y世代走出财务困境。
当中,少不了更有效地管理支出、债务和存款。长期而言,这不仅可帮助他们在困境中生存,也能抵御景气不济之时。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61113/%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7%94%9F%E6%B4%BB%E8%B4%B9%E9%AB%98%E6%B6%A8-%E8%B4%B7%E6%AC%BE%E8%BF%98%E4%B8%8D%E5%AE%8Cbr-%E5%A4%A7%E9%A9%AC%E9%9D%92%E5%B9%B4%E6%97%A0%E8%B4%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