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可以靠誰呢?





退休後,可以靠誰?
今天收工時,路過一處地方(見上圖),見到很多長者在排隊賣紙皮,眼見排隊的長者也非常多。在香港,見到執紙皮的長者其實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了,其實是我們「痳木了」,還是社會仍然「病了」呢?
香港近年的「財富效應」,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受惠的呢?
最 近一年半,香港的股市非常暢旺,帶來了不少的「財富效應」,很多專專心心在投資股票的人,相信也賺到一定的金錢,地產市道也繼續暢旺,甚至是「沒有最瘋 狂,只有更瘋狂」,新樓盤繼續賣個大旺,人山人海在搶新樓,地產商繼續「擠牙膏式」地賣樓,愈賣愈貴,香港人或「內地人」卻繼續愈貴愈買,如斯奇怪現象近 年看到不少。
這一次的「繁華和繁盛」,香港又有幾多人是真正的受恵的呢,還是只是仍然是一小撮的「富人」在享受著,而大部份的香港人則仍然活在愈來愈困難的環境當中呢?
小店愈做愈難,大集團壟斷
筆 者媽媽常去的街市,聽媽媽說小店的生意愈來愈差,因為附近開了百佳、佳寶,大部份人也衝去了大集團購買,經營小店的小老闆,有賣魚的,有賣菜的,有賣雜貨 的,香港的小店老闆都慨嘆生意真的愈來愈難做,被大集團「頂死哂」,租也愈來愈貴。社會愈來愈繁華,靠自己一雙手打拼一生的小店主卻被逼「關門大吉」,要 不提早退休,要不走出來為大集團打工,很多人想有自信一點地努力賺錢也感到愈來愈困難。
在高地價下生活的夾心階層生活愈來愈好?
樓價「沒有最貴,只有更貴」,這是香港的寫照。在香港努力打拼的新一代,結婚後,想靠自己去儲錢買樓也愈來愈困難,樓貴,買不起,就要租,租不起300呎的地方,就只好去租一個150呎的「劏房」。社會愈來愈繁榮,香港人卻愈住愈小,愈住愈惡劣。大部份的財富又去了那些人的手裡呢?在高地價下生活的夾心階層可能是最苦的,公屋申請不了,私樓買不起了,每月努力工作交租為了生存,買樓嗎,想也不敢想,有個「富爸爸」再說好了。

現時很多年青人的夢想只是為了「上車」,「樓」在人心中的重要性大得遮蓋了一切,這樣也消滅了社會和年青一代的很多「可能性」,社會也愈來愈單一,人心也愈來愈孤單。
最近在一篇新聞,看了陶冬2017/8/24在明報的一個分享,挺有同感的。

以往百花齊放的香港
「香港在上世紀7080年代出現了許冠傑、譚詠麟、張國榮,出現了金庸、黃霑,出現了成龍、周潤發,都是世界級的巨星,他們的確是在自己的行業上開創先河,他們引領的文化及娛樂事業影響了全球華人社會,其事業給社會帶來了變化,開創了一個新的世界,是真真正正的一代宗師」。
陶冬指出,他上述提及的多位巨星,只是本港上世紀70年代及80年代的一個縮影,期內經濟事實上亦百花齊放、欣欣向榮,「當時樓價是值得升、應該升,因為整體經濟是往上走」。但他認為,今日本港歌手的水平,與那個年代的天王巨星比較,已經有很大的差距了。
港經濟「一好遮百醜」 僅金融業好景
回顧本港過去20年 的經濟表現,陶冬形容是「一好遮百醜」。他分析,在回歸初期,內地製造業起飛,本港在提供中介服務上曾有一定優勢;跟着內地以基建及消費作為經濟增長火車 頭,本港亦成功扮演融資的角色,故連續多年在全球新股集資金額中稱冠;近年隨着亞洲財富增長,本港發展成為區內財富管理中心,與倫敦及紐約並列為世界3大金融中心之一,此舉亦支持樓市向好。「本港金融業的興旺,無疑對一部分人的收入、對個別人士的就業機會、對個別地區的寫字樓租金帶來支持,這我覺得是有道理的,畢竟金融業創造了這麼多財富。如果IPO(新股公開招股)可以賺這麼多錢,如果替區內富豪管理財富是這麼好的一門生意,為什麼相關從業員不可以有較高工資及花紅呢?既然這樣,他們買得起房子,付得起租金,是很正常的事」。
但陶冬認為,本港近年除金融業一枝獨秀外,昔日曾支撐起經濟的製造業、物流業及旅遊業均先後下滑,故此即使經濟增長仍達3%,亦非健康發展,「一好遮百醜的問題是,當一個行業很好,但其他行業都不好的時候,其他行業便很慘。除了樓價及租金上升外,政府官員見到GDP的每年增長高達3%,便會覺得經濟很好,沒有想辦法為生活質素正在下降的普羅百姓及夾心階層提供幫助」。」
退休後,可以靠誰?
現時的香港年青人,大多都不敢想得太遠,亦想不來,因為社會愈來愈富有,他們其實也分享不到什麼,樓價不停升高,有些人愈來愈富有,年青人卻愈來愈看不見希望,所以很多「憤青」走了出來,在罵政府。其實,他們明白用處不大,但卻沒有什麼可以做,只可以罵。
面 對高樓價,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我勉勵自己,勉勵年青人,還是努力工作,多儲蓄,多儲「有價值的資產」,多增值自己,除了這樣,我也想不到有什麼可以更值得 做的了,面對如斯的大環境,改變不了什麼,只好改變自己,努力增進的自己財務知識。未來,我們與現在的老人一樣,如果要靠政府的一兩千元養老金生活的話, 或許自給自足也不能,現在趁年輕時多用心學習投資,或許20-30年後,你會為自己當年的投資決定而感到驕傲。
但面對香港的此情此景,社會的兩極化,貧富兩極化,看見一些住在「劏房」的家庭,成了家卻不能同住的年青夫婦,窮交租的家庭和執紙皮幫補生活的老人,香港是愈來愈富有,但因此而引起的「愈來愈奇怪的社會問題」和「怨氣」也會愈來愈多,這真的有點感到可惜。


http://purposelife42583.blogspot.my/2017/09/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