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財政部大宝號 BY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Oriental Daily News Malaysia


 大马財政部大宝號

一贯以来,对我国政治经济情况深有研究的学者戈梅斯(Gomez),最近与4位同事共著了一本《財政部大宝號Minister of Finance Incorporated(MoF Inc)》,书內分析了大马企业的所有权与控制权。

一般人多自以为,大马的经济操控在华人手中,其实表面观之,大马的富豪多为华人,可若与大马的巨无霸企业相比,可说相去甚远。

財经界的人均知道,官联公司(GLC)才是操控大马经济的主角。比方说,在900多家上市公司中,前100强里的35家官联公司便占了上市公司总市值约42%(2013年)。在2004年,官联公司的前20强(G20)的总市值为1338亿令吉,其总净利为90亿,可到了2015年,其总市值已剧升到3860亿令吉,而总净利也升到262亿令吉。



显见大马也是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国,即政府是高拥有、控制与介入国民经济的国家。

幕后的操盘手

此外,本书集中也分析了財政部大宝號、国民投资公司(PNB)、国库控股(Khazanah)、僱员公积金局、武装部队基金、朝圣基金及公务员退休基金。惟不包括社险机构(SOCSO)、国家股权公司value capital,以及最重要的国家石油公司。

据知国油的资產高达5000多亿令吉,SOCSO的资金规模也有200多亿。另外,各州的州经济发展局及其相关公司也没包括在內。伸言之,这个研究工作,尚有待进一步深入。

何以只限于上述7家机构?这是因为这7机构是幕后的操盘手,一般称为官联投资公司。他们持有许多公司的股权,不但决定了许多公司的决策,也是大马股市的大庄家。股市要上要下,全看他们。之所以,主因在于大马股市总值只有约1.7兆令吉,可这7家机构的资金总额便至少有1.3兆以上。

如在2017年,公积金局的资金便超过7000亿令吉,而国民投资公司也有约2660亿令吉,国库控股也有约1400亿,其他机构也个別有好几百亿令吉。虽然分析对象主要是这7家,可书名则是MoF Inc的原因在于MoF Inc是最终的操控者,各机构的主要高管、董事也受到其终极控制。

「权钱合一」

另外,由于我国的財政部长也是首相,也就是管钱的財政部,与花钱的行政部的最高首长是同一人,这使得权力与钱力可相互强化,不仅人事任免权在首相,主要资源的配置权也在首相手中,可说是强(权)强(钱)合一。也难怪即便课题缠身,首相也可屹立不倒。谁要是不听话或不识好歹,就只好后果自负。这就是大马式首相集权制,是种权力个人化的集中表现。

按书中分析,MoF Inc操控了102家公司,如我国主要的港口、机场、公用事业,公共设施公司多受其操控,如国能、马电讯、捷运等;MoF Inc与另外6家官联投资公司共操控了455家公司,其股权超过50%的子公司便有167家。

举一个实例,马股最大的公司马银行(市值800多亿令吉)的股权便有64.7%操控在官联投资公司手中,其中PNB佔了约41%,公积金局佔了约14%;同理市值次高的国能也个別有约32%、12%与11%股为国库控股、公积金局与PNB所持有。其他如亚通、联昌国际、森那美、国油化学、国油气体、综合医疗、马国际船务、合顺等知名的大企业,均有50%以上的股权操控在官联投资公司手中。这就是大马经济实情。

从性质上说,这7家官联投资公司中,MoF Inc是政府投资工具,早在英殖民时期,財政部內便已有一个政府投资公司局,主要投资于公用事业。1971年出台新经济政策后,则大事扩张,设立许多公共企业。国库控股则是主权財富基金。

这两者的资金,均来自国家公积金局与公务员养老基金,后者则是会员出资,政府管理的养老储蓄,朝圣基金则是特殊目的基金,至于PNB则是社会重组工具,也就是带有社会议程的单位信託管理基金,它是政府经由给予土著优惠,让土著也可借此成为持股者的旨在增加土著財富的特殊工具。




政策出现转变

政府管控这么多官联控股与官联公司,究意是好事还是坏事,可说眾说纷紜,难有定论。自由市场派通常认为这是弊多于利,也主张政府应少介入市场经济,因为政府是政策制定者与执行者,若参与市场活动,就等于是既是裁判也是球员,会损及市场效率。

首相纳吉在2009年上任后,曾表示要改革与减少政府介入,只是2013年后,又出现政策转变,不但不退出市场,还提及要政府公司,帮助实现土著经济议程。

主因之一是,据此书说法,纳吉认为2013年大选险胜,主因在于非马来人特別是华人不支持国阵,使纳吉改变主意,转攻马来票,也提出多个要提升马来/土著经济地位的议程。这也是何以,近年来官联公司不退反进的主因。

这个国进民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增加了財政部与首相署的「钱」力,如近年的预算案中,財政部与首相署的拨款额均占高比重,如在2017年財案中,財政部拨款为326亿令吉,仅次于教育部的439亿令吉,比卫生部的248亿令吉还高,首相署则是159亿名列第4高。

SHARE FROM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20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