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英哩的障碍


一英哩的障碍

先分享一则部分人可能已经听过,相当著名的一英哩故事.

一英哩(1 mile)大概相等于1.61公里(km).

自古希腊以来,人类一直试图达到四分钟跑完一英哩的目标.

在旧时代,人类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甚至曾让狮子追赶奔跑的人,但是一直都无法实现四分钟跑完一英哩的目标.


于是,许许多多的医生,教练和运动员都断言:要人在四分钟跑完一英哩的路程是超越人类极限的事,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我们的骨胳结构不对头,肺活量不够,风的阻力太大等等,总之,这些相关领域的专家就说了很多很多的理由去解释这结果.

然而,在1954年,有一个人首先开创了四分钟跑完一英哩的纪录,他就是Roger Bannister,以事实证明了之前断言不可能做到的人都错了.

不过,重点在于,在此后的一年,又有数百名运动员在四分钟内跑完一英哩.

在这段期间,训练技术并没有重大突破,人类的骨胳结构也没有突然改善,数十年前被认为根本不可能的事,为什么在一个人做到了以后,也陆续有其他人能够做到?

这是因为,有人没有放弃努力,这是因为,人类有了榜样的力量.

在由失败通往胜利的路上,有时障碍确实存在,甚至会有很多.

只不过,有时候障碍已经消失,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我们克服,可是我们还误以为障碍仍然存在和不可逾越,可以说,有好多障碍并不是存在于外界,而是存在我们的心里.

昨天马股下滑了40点,看坏的人,就会趁机在此时找各种理由让自己悲观,甚至不承认自己是被悲观情绪牵引,只为了证明自己之前说过的立场,即使碰到一些表现不错的公司,也会想尽办法从中找到不利的因素来继续渲染负面情绪;这类人,在牛市时其实也大多会做一样的事情,大家都乐观时,就会找各种理由让自己跟随大队乐观,也不会承认自己被市场情绪牵引,即使碰到一些表现低落的公司,也会想尽办法从中找到利好的因素来继续渲染乐观情绪.

说穿了,跟着大队说话,比较容易自圆其说和得到附和,毕竟就算说错了,怪罪你的人也只有少数,因为多数人都做了和你一样的决定,抱有相同的立场,这点,和一般散户的心态不吻而合.

从结果找理由,就像以前四分钟跑不完一英哩的专家一样,人人都懂得说.

如何随时让自己维持中立,甚至反向而行尝试突破困局,则是多数人都做不到事,也造就了只有少数人能赚钱的事实.

或许,直到有位股市里的Roger Bannister出现,给予大家榜样的心理力量,才知道坏市并不是世界末日,死路一条的道理,正因为跌惨了,才有回春的希望,买入的机会,否则,也不过是在重演散户喜好追高杀低的无限循环.

大前提是,要让自己随时处于对基本面的理性判断;而非对市场杂音的感性认知.

就算指数大跌也并不一定反映个股或个别组合的表现,至少,私下交易动作不多但组合依然在今年稳定提升的股友还存在,他们都是忠实奉行价值投资,不会人云亦云的一群人.自己的坚持,部分也源自于他们给予的榜样力量,自己做不了Roger Bannister,也可以成为尾随他而自我突破的其中一位.

几乎每个胜利者,都曾经是个失败者.

在由失败通往胜利的征途上有道河,那道河叫放弃;

在由失败通往胜利的征途上有座桥,那道桥叫努力.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my/2018/05/blog-post_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