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难忘的计票员 (CA) 过程 ~509 改朝换代


我以为过程中会很紧绷,SPR选委会:KTM组长和Kerani们随时施展左右手换票魔术,随时停电,党派之前随时叫骂等等。

没有,都没有。

2点拿了Paca kit,Paca组长解释后就一起出发去学校。我们这组有第二次就做了Paca组长的印裔大叔,带我们这三人第一次做Parlimen的计票员,负责4个Saluran。其中巫裔小弟泄肚子一整个上午,虽迟到但也坚持在4点到了。

可是在要进去替代PA监票员时,竟然发现我们都没有拿到委任书!天啊。Paca组长立刻开车回去拿,感谢主,来得及5点前给我们 =.= 好吧,我们都太紧张了!

结果2-5点,我都没做事,干等。那个时段已经没有什么人投票了,很冷清。

KTM组长是一位蛮祥和的巫裔'大妈', 一位帅气的大哥,和三位我认不住样子的大姐。

5点后,Kerani们休息,KTM组长在课室的后方桌子做文书工作,警察站立在门外,我也在门外盯着那两个票箱。

这时,我向负责Dun的同伴计票员搞清楚状况。不时,其他党的计票员也来打招呼,很友善。

5.30pm,我们进课室了。

Kerani把票倒在纸盒里,KTM指示他们不要打开票,要和着票,10张一起绑着(这我就很讶异,据说这时候Kerani/KTM都是打开票,趁机会把全部同党票放在一起,然后找机会换票)

过后,Kerani每打开一张,就念出什么党名。我眼睛都不敢眨,身子挺直,专心记在纸上。

左边代表B党的,一开始每个党都记,30分钟后没记了。右边我的同伴红着眼,记到一半,竟然打呵欠也没记了 @@, 他说他从4月23日为党早出晚归,没睡到觉,快提不起劲了。Walao,完全没有危机意识 T.T

后来所有的犹豫票,在我党遥遥领先之下,也没人起劲的讨论,只有我的声音Kira / Tolak 地说。(那里都是40岁以上的大叔。。。和一位代表自由人士的大姐)

一个小时后,票数核对完成了,KTM让我们签Dun的Borang14。

接下来继续算Parlimen的。

我肚子鸣了,口渴了(不敢喝多),头有点昏了(晒太久太阳了吧)。还是不敢掉以轻心。Kerani们很尽责地一张一张念,不容易。

我负责的Saluran 2 有500+张票,投票率有91%,其中50-70%是投了给蓝眼。心里非常感动,这是以马来人居多的地方,马来海啸,是成立的。

一完成算票,KTM又给我们签Parlimen的Borang 14。我立刻要求要收一张。她很讶异,她说她只有一张。我赶快说我可以填我准备的Borang14,请她验证票数一样后签名。她看着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随你喜欢。我心里也很讶异。。难道她不知道我们计票员也要收一张吗?

赶紧填了后,在她桌子前等签名。其他党的计票员好奇地看着我,才如梦初醒地发现。。原来需要填Form啊?!然后大叔们竟然像学生一样,向我抄资料(翻白眼)。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们好可爱!

然后很可爱的KTM大妈也帮我们全部人签名~然后我和大叔们之前互相签名~最后我’终于睡醒‘的同伴很给力地说,一定要KTM帮我们Stamp哦~就这样大家的Borang14 都有Stamp了~

最后的最后所有的票放入票箱,绑死,在标签上签名,就完事了。

我没追票箱上车。因为这里有8个人拿着Borang14,一样的票数。。把Borang交给组长,8.30pm,回家。

在车上,我和外子说,原来不是所有SPR的人都坏。。。就像不是所有我党的都好。。

以为这次全马计票过程会不一样。。没想到回到家有就立刻在电话讯息看到很多地方出现KTM不签Borang14的事件。。警员带多余箱子进来。。甚至一些地区停电!

我只能说,所有来帮忙的PACABA和在学校外掌风的马来西亚同胞们。辛苦了。

而我们的努力全没白费!

下一次,我希望下一次,PACABA体系会做到更完善!尤其是东海岸地区以及东马,极度缺少PACABA。

当然能换掉整个EC选委会是最好。可是不能不防某党的贿赂,买通任何一个人。(就像沙巴的Jeffrey青蛙)。所以PACABA还是有存在的必要!



* 终于,经过24小时的忐忑,如今真正看到黑夜里的太阳!

看着白发苍苍,脸带倦容但一脸严肃的敦马受封,原来我们的努力,终于真正地扳倒60年的大石。

虽然这搬石过程,卡巴星和聂老不在了,不少人坐了冤狱,死了无辜的人,挥发了不少人民的血汗钱等,现在不敢说值得,但至少心里安慰了。

 原来投票,代表的民权,是真的有用的!

终于我们也可以大声地告诉全世界,不用暴力,也可以改朝换代!

http://www.angelpoiwoon.com/2018/05/ca-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