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B (5102) 源宗集团 - AGM游记(2018) —— GCB

Tags


GCB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5月28日
时间:早上11点
地点:新山Mutiara酒店




问答环节
问:公司怎么看待全球可可的供应与价钱?
答:公司的业务是磨制可可粉。目前唯一的可可豆生产国家就是非洲,前一段时间印尼是有生产的,而马来西亚基本零产量。公司也试曾探讨过要自己参与可可树的播种,不过目前还没有决定。

问:公司2017年的盈利还有包含Tanjung Palepas的一次性盈利吗?
答:没有了。

问:公司与日本Fuji Oil的合作目前怎么样了?
答:与他们的协议有一点缓慢,不过公司依然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虽然他们有可可脂(Coco Butter)的替代品,不过他们依然是需要可可粉来生产他们的综合巧克力。这个可可脂的替代品也并不是公司的直接竞争者,而且这些替代品存在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问:年报没有Chairman Statement,为何?
答:根据新的条例,年报的格式有一点点的变化,我们把它与Management Discussion结合在了一起。

问:公司董事为何没有女性?
答:在管理层阶级,公司大约40%-50%是女性,只是董事部这里没有而已。我们有尝试要加入女性董事,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适合的人选。

问:年报第5页,公司2017年营业额相较于2013至2016暴增了许多,这是为什么?
答:之前是因为供应多于需求的原因,所以营销并不是很好,这是近期需求突然增加,尤其是在可可粉方面。公司也尝试将所有产品平均批发出去。不过在整个局势 而言,依然是供多于求,只有在某些地区需求增加。Nestle其实也是有很大的需求,公司这5年来一直申请成为他们的供应商,他们也慢慢地接受了,也慢慢 消化公司的产量。可可粉或可可脂长期来看只是增长2%-3%,也持续20-30年了。不过在2010年的时候,由于马来西亚出口税的关系,公司将其投资在 印尼。之后出现了一些竞争者,导致供应提升,价格下跌。这5年,公司不断牺牲赚幅来建立顾客群,赚幅也一直只保留在低于2%的地步,好在最后成本渐渐下 降,赚幅才慢慢恢复(价格没有提高)。公司一向来做足了功课,所以对此非常有信心。今年的销售量相信也是全部100%的产量。

问:外汇的变化对公司会有怎样的影响?
答:公司最大的开销是员工的薪水,而公司产品成本是美元,销售也是美元,所以基本没有很大的影响。唯一的影响就是账目上的影响,因为公司的债务也是以美元计算,所以美元升高的时候,成本自然会增加。不过这些都是短暂的影响而已。

问:年报第5页,公司有-128M的Cash Flow,请问是什么?而且公司的Gearing也增加了。
答:公司增加了很多的Inventory,由此也造成了借贷的增加。去年可可豆的价格非常低,公司觉得是个非常良好的时机来锁定赚幅,于是就大量买入储存 起来。公司是在West Africa买入,之前是在印尼。Gearing的增加,是因为公司突然拿到了很多顾客的需求。公司有自己的对冲政策,买高卖高,买低卖低。

问:在West Africa的政治因素会对公司产生影响吗?
答:政治因素很难去预测,也不是公司可以控制得了的。不过他们的政府非常积极和鼓励自己国家增加可可豆的种植。当然,这也间接造成可可豆价格的下滑。其实公司也还有其他的选择地方,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从其他地方着手可可豆。

问:公司可可粉世界排名是多少?
答:我们依然保持在第5的位置,第4的位置年产量为254K吨,公司暂时没有办法在产量上取得提升。

问:公司在美国购买了一个工厂?
答:一般公司比较难独自打入那里的市场,收购可以顺便得到整个生意和顾客群。除此之外,借用“Made in USD”的字眼可以提高品牌的品质和可信度。购买后,公司也可以完成整个生意链,从采购、溶解、磨碎都是我们一手包办,而且顾客们也比较喜欢这种生意方式。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公司门礼为自家的可可产品。



最后总结
个人觉得GCB是一家相对不错的公司,不过弱点就是盈利和原材料的价钱紧紧相扣,
而且公司对其也没有较好的应对方式,盈利还是比较难预测。

http://easywong.blogspot.com/2018/09/agm2018-gc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