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进入熊市?

Tags

(吉隆坡3日讯)继2018财年第三季度业绩令人失望之后,明年的看跌压力让股市投资者似乎没有喘息机会。

在最新一轮业绩当中,最让人失望的是博彩业,赌场业者云顶马来西亚(Genting Malaysia Bhd)及母公司云顶(Genting Bhd)面对十年来首次季度亏损,分别净亏14亿9000万令吉及2亿7580万令吉,而万字票业者(NFO)万能(Magnum Bhd)也净亏7051万令吉,为2013年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通讯业的情况也不好,网络资产的减值损失拖累马电讯(Telekom Malaysia Bhd)在十年内首次出现季度净亏损,达到1亿7559万令吉。

同时,原产品价格欠稳也困扰着企业,特别是原棕油价格下跌影响了种植股,而原油价格滑落继续成为石油与天然气领域的祸根。



鉴于这种情况,2019年投资者应该把资金投放在哪里呢?大众投资银行研究主管庄永仁表示,这将取决于个人的风险偏好。

他认为,明年将极具挑战性,特别是对于那些想在大马交易所寻求回酬的人,因为从外围角度来看,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他向《The Edge》财经日报表示:“一般来说,马股可能开始看起来便宜,但美中贸易战等外围因素的不确定性及其对全球贸易的影响仍然存在,而且大马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如果贸易战升级,对它没有帮助。”

“原产品价格也一直波动。2019年财政预算案是根据每桶70美元(292.89令吉)的油价计算,基于政府依赖石油收入,因此将会密切留意油价走势。”

他说:“因此,除非投资者能够承受外围的波动,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马股看起来并不乐观。”



他认为,投资股市的决定取决于投资者的情绪。

他说:“最终,投资市场的决定在于你是否有信心,如果外围情绪受到影响,人们就不会过于关注股市。然而,若这些因素对本地有利,那么人们就有理由购买。”

对于富时隆综指的表现,MIDF研究主管Mohd Redza Abdul Rahman认为,综指正受到原棕油价格下跌以及博彩和通讯业负面新闻的影响。今年迄今,原棕油价格已下跌24%至每吨1759令吉。

截至上周五闭市,富时隆综指挂1679.86点,从今年初至今,共下滑了7%。

Mohd Redza说:“这些因素可能继续影响综指近期和中期的走势。”

黑暗中的一丝曙光

达证券首席投资长朱瑞麒表示,有一些催化剂可能有助于刺激明年的市场。

他说:“其中一个是重组官联公司(GLC),包括上市公司的管理和股权。举个例子,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hd)上周削减了其在IHH医疗保健(IHH Healthcare Bhd)的持股权,我们可能会看到国库控股及其他官联公司在2019年有更多这些活动,这并不奇怪,因为政府曾经说过,他们应该减少涉足企业。”

他指出,重组电力和通讯业也可能会刺激股市。

“私人界也可以将一些外来直接投资(FDI)视为催化剂。(中美)贸易战问题向企业强调的一点是,他们的工厂不能仅仅依赖一个国家,因为如果美国针对某个国家(贸易纠纷),而你的工厂就在那里,那么你就完蛋了。”

“(如果贸易战升级)我们可能会看到中国和其他国家把一些工厂搬迁到大马。当然,大马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但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令吉疲软让外国投资者觉得在大马设厂更加便宜。”

“请记住,在东南亚国家当中,大马是拥有最好基建设施的国家之一。”

Inter-Pacific资产管理总执行长Lim Tze Cheng认为,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宣布退回370亿令吉消费税(GST)及所得税给纳税人,可能有利于明年的股市。

他说:“对我来说,退税是2019年财政预算案最重要的项目。过去,我国一直录得强劲的经济增长,但实际上(企业)表现不佳。至少现在我们清楚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意味着过去从经济体系中取出了370亿令吉。”

“对于一个相当大的中小企业(例如)来说,这可能是平均200万令吉退款,而这些退款过去并未退还给他们。”

Lim说:“因此,对我来说,政府将这370亿令吉(放回去系统)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举措,因为企业可以取回这笔钱并充当营运资金,这种涟漪效应会很明显,希望这会在股市产生一些购兴,并刺激银行和消费领域。”

彭博社昨日报导,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让贸易战不再升级,并承诺90天内不再征收新关税。

马股的亮点在哪里?

庄永仁认为,明年马股的其中一个亮点是银行业。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表现亮眼。

他说:“与大盘的估值(16至17倍)比较,银行股算是相当便宜(11至12倍)。”

Redza也看好明年的银行领域。

他说:“银行业可能表现不俗。虽然地缘政治方面存在不确定性,但消费必需品和非必需品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弹性,因此,现在他们的本益比仍然较高,尤其是餐饮和手套(行业)。”

私募基金公司Creador创办人兼总执行长Brahmal Vasudevan表示,该公司的投资运作方式是“长期趋势投资者”。

他说:“因此,我们关注长期增长的行业。我们认为,价值零售等行业将成为2019年的一个重要行业。消费者正在寻求物有所值的投资,而能够应对这一趋势的公司将会做得很好。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投资一家名为MR DIY的公司,可能会在2019年底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令人失望的企业盈利并未对富时隆综指的估值有所帮助,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18.5倍本益比依然很贵,比MSCI新兴市场指数溢价54%。

从今年初至今,中小盘股指数则下滑了28%。

现在还有待观察的是,新政府能否让大马再次成为“亚洲之虎”,吸引外资流入,为股市提供急需的推动力。



(编译:魏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