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体验,叫笨


读书时期,似乎总有一群学生会被社会标准归类成“愚笨“的”坏“学生,极端一些的,还会听到你怎么可以和他们参在一起玩?会变笨变坏的。

当时本身就很疑虑,不懂为何,笨和坏会拉上等号?而且,学业成绩不好也不代表一个人每件事都笨吧?就学业成绩而言,大多同学都在水星熊之下,但,自己可一点都不觉得他们笨或坏。就好像,语文科不行的阿雄在生活技能课就做出了让老师也惊艳的木工project;历史节都在睡觉的阿辉是篮球场上闪耀的一颗星;连简单物理方程式也搞不懂的阿云能够在演讲台或司仪台上对着数百人侃侃而谈;数学挺烂的阿贤则永远有着一股让人心醉的领导魅力,而四个人的共同点,在于毕业近20年后的现在,都在不同的领域成为了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和“坏人“扯不上关系。

中学时错过了当“笨”学生的机会,来到社会,很幸运的可以体验到做社会标准里的笨人,而且,一做就做了十年之久,且还在持续中。

是的,聊着的,就是转眼间,距离自己沦陷股海的第一次买股后,刚过了十年的光景。

还记得第一次买进股份,是远在非洲时的2008年12月15日,当时买进的是PBB和Resort World(现在的GENM)。

刚开始出国打工时的自己可谓一无所有,从零开始。但是,保守的自己,没有因而求胜心切,的想透过股市来快速累积资产,反之,被当时数位踏实的分享人影响,从踏入股海的首日开始,就锁定了累积被动收入的目标。

除了入门门框低适合打工仔,会采用这种投资方式的理由之一,也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销售和向别人卖东西,无论是主动收入的会计/稽查领域,还是被动收入的股票投资,都不需要多少的销售技巧,单纯以本事说话。

这十年的笨笨买股收息路绝非一帆风顺,被社会标注成笨或傻的次数也不少,甚至不时还会被极端地注释成股息派只看股息率一个项目,只会赚息蚀本。如同当读到一篇在聊PE或NTA或净现金或管理层素质的分享文章,部分批评者就会说,作者这样以单一标准去判断股票投资会误导新手,水星熊想,分享者只是想专心聊一个课题,不代表那就是他投资遴选标准的唯一吧?真正在误导的人,到底是专精一致的分享者?还是断章取义的批评者?不言而喻。

无论是当下还是以前的时代,都是能够快速赚钱的投资法吃香得多,领衔人也常会被誉为聪明人,反之,参与股市这种“高风险”领域却还选择慢慢累积资产的投资者,则被喻为跟不上时代的笨人。

可能别人也没说错,在投资领域,自己确实缺乏短期操作的慧根,而错失了很多机会,真的不聪明。

除了被多数人垂弃的难受,笨的体验也存在遗憾。最遗憾的,是还没有面对过熊市的冲击,只能从过去的历史来想象熊市的状况,但纸上谈兵和真枪实弹始终有距离。成长本就伴随着痛楚,坚强本来就是层层伤口结成的厚茧,有些伤痛,是路上是免不了也不应该避开的。

聪明只是少数人的属性,如果你像水星熊一样没有这种属性,也可以成为一个勤奋的人,真诚的人,单纯的人,正直的人,这样,也许你不是很聪明,可你比那些第一名更让自己佩服。



有时,笨,说的人只是动了嘴,听的人却动了心,然后改变策略,去迎合多数人都遵崇的一套,再冠以“善于变通“之美名,实际上却是深怕自己掉队,而让自己随波逐流,这是否就是聪敏的反映?

写到这里,感觉这十年的笨人体验好像很黑暗痛苦一样,其实并不然,刚好相反。

因为笨,不懂深入思考别人的闲言闲语太多,所以可以一笑置之,不通过争辩而是通过做好自己来表现立场。

因为笨,不懂琳琅满目的多种投资技法,所以可以透过傻傻的坚持建立出一道能够满足到自己需求的现金流。

因为笨,不懂得去讨好社会迎合他人,所以可以专注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方式,从而活出属于自己独有的精彩。

这些年做笨人的宝贵体验告诉了水星熊:浮华只是一瞬间,淡然才是隽永。

只要自己活得有独立能力又有意义,笨又何妨?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