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美國新總統特朗普登基以來,明確表示不希望看到強勢美元,因為美元過強不利於美國的貿易發展。當前全球貿易規模已經明顯不及2009年前的水平,在經濟疲軟以及美元走強的背景下,美國產品對海外購買者而言顯得更貴,造成美國出口下降速度快於進口,使得貿易赤字攀升,出口連續兩年萎縮,創2001年以來最長連續衰退紀錄。

特朗普在就職演說中指責外國人偷走了美國企業(生產外移),還將產品賣到美國,摧毀美國工作機會。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政府試圖恢複美國貿易平衡的難度非常高。

從迄今特朗普的發言,沒有明顯證據顯示他瞭解當前國際貿易是需要各國合作生產的多邊關係。所以他把問題簡單侷限在歸咎於各國匯率,包括自己傳統盟國如德國和日本也不能倖免被指責蓄意操縱貨幣,讓自己的貨幣相對美元顯得疲弱.打擊美國貿易。

就實際上,全球最大的貨幣操縱國其實是美國自己。因為美元是國際貨幣,是唯一具備撬動全球匯率波動的貨幣,而美元又是美國發行的法定貨幣。

美國已有長達41年的貿易赤字歷史,利用自己政治、軍事和經濟的影響力,耍流氓把問題歸咎他人,要對方承擔責任,這是美國的傳統。

過去美國也面對同樣龐大的貿易赤字,在1985年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逼日本、英國、法
國及西德等國家財長及央行行長,簽署讓自己貨幣升值(美元貶值)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

美國要求中國的人民幣,歐洲的歐元和日本的日圓升值,本質上就是讓美元貶值的意思,不過是換個角度說罷了。竟然如此,為何美國不直接乾脆讓自家美元貶值呢?何必要搞風搞雨花精力讓外國承擔美元貶值的責任呢?答案就是觀感問題。

若由對方貨幣兌美元升值,可以歸咎於外國貨幣強,罪不在美元;若讓美元自己貶值,就是罪在我這邊了。這樣對美國國民就不好交代了。

何況作為本應該維持穩定的國際貨幣,自我貶值就等於公告天下,說我只要認為有需要隨時可以讓美元貶值,不需經過國際批准就使各國美元儲備的價值縮水。

同樣一件美元貶值的事,由外國自家貨幣升值,和讓美元自己貶值,不同方面做,給人的觀感就不同。所以特朗普會重複過去《廣場協議》的路,嘗試迫使外國貨幣自己升值而不會自行讓美元貶值。

可實際上,光靠美元貶值是無助於解決美國貿易赤字的結構性問題的。當年《廣場協議》雖然讓日本、英國、法國及德國的貨幣升值,可美國貿易赤字問題依然持續。現在美國製造業佔GDP比例比1985年更低,就算讓美元再貶值,又怎麼能期望獲得比1985年更好的結果呢?

追根究底,只要美元一日要當國際貨幣,就必須通過貿易赤字輸出美元。美國一天不放棄國際貨幣國的地位,貿易赤字仍會繼續,且越來越嚴重。

https://ckfstock.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_24.htm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