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19年5月9日
上个星期最劲爆的新闻,莫过于杨忠礼机构(YTL),通过其98%的子公司YTL洋灰,收购大家心目中“公认”的大马洋灰业一哥拉法基马(LAFMSIA)。收购价为每股3.75令吉, 或给于拉法基马接近32亿令吉的估值。
笔者听到这则新闻,心中不尽泛起涟漪,毕竟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种由私人界主导的大型市场整合行动了。
最近最常遇到的都是大股东趁市道不振,都以低过每股资产的价钱来进行私有化,其中包括了瑞华机构(SUIWAH)、义利(YEELEE)等等。
信心脆弱私有化受落
好友戏虐的说,这是小股东帮大股东养孩子。市场好景时,可能还可以跟大股东要求一些“私有化甜品”,如稍微调高收购价,多给个三,五分的股息等等。
又有多少家公司的大股东,大方如雪兰莪实业(SPB)呢?现在经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样临门一闹,美国打中国的贸易战,可能不会这么容易落幕,大股东私有化的行动在这信心脆弱的的市场,反而会受到小股东和股市骑墙者的欢迎。
莫扯太远,说回YTL洋灰。笔者刚才用“公认”这个词语来形容,是因为YTL洋灰早在2012年初已被杨忠礼机构给私有化了。
那时的YTL洋灰,论规模,论市值,都排在拉法马之后,是名符其实的老二。
所以,稍微对市场有了解的读者,可能也跟笔者一样,一听到这个消息,可能会有些惊讶,“老二”凭什么吃掉“老大”?
即使在杨忠礼机构2018的年报里头,YTL洋灰也很清楚的表明了,就市场份额和定位来说,他们‘只’是大马第二大水泥公司。
笔者有幸,当年在YTL洋灰私有化时,并没有考虑换股做杨忠礼机构的股东。因此,笔者就是属于那仅余下来的2%小股东的其中一位。
因为甘于“苟且”在下市后的YTL洋灰,每一年都有收到YTL洋灰的财务报告。比起年报虽然是简陋许多,但主要的财务指标,比如营业额、盈利,公司资产与负债等等都能够获取。
让我们来看看以下这些年,YTL洋灰对比其他的大马上市洋灰公司的财务表现。在这里不包括另外一间已下市并被收编在由国库控股控制的马友乃德旗下的洋灰工业(CIMA)。
YTL洋灰非凡管理晋龙头
看到吗?在短短下市三年内,YTL洋灰以势如破竹的气势,一举攻占成为大马的洋灰一哥 (营业额)。而盈利也远远抛离其它上市的洋灰公司。
有能力收购“老大”
这下子就很明显了,原来他真的有能力对“老大” 进行收购。
尤其是过去两三年,大马洋灰业碰上:
1)产业发展上的低迷;
2)政局的变化,大型工程被叫停;
3)洋灰业在过去几年竞争式的扩大产能等等的三重夹击。
造成投资洋灰业的小股东,与洋灰公司的业绩,在过去三年的日子不好过之余,脸青鼻肿可能是更适合的形容词。
YTL洋灰凭什么可以洋洋洒洒的抛离对手这么多?
笔者看了杨忠礼机构过去七年的财报(2012至2018),希望可以从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除了2014年在新加坡设立了最大的洋灰码头与2016年在彭亨建了最先进的洋灰厂之外,笔者也看不到公司对洋灰这块有什么特别的着墨。
但是,杨忠礼管理层有指明的说,就发电与洋灰业而言,他们的生产力与效率,都是在同行中属于最顶尖的。
原来,到最后,非凡的利润还是得靠非凡的管理层来成就。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509/地里番薯悄悄大黄云浩/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