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老太太端着托盘回来时,Barry正擦着前额,之后,他贪婪地大口喝着冰凉的柠檬水。

“这座房子,”她回到摇椅中,说道:“从1802年起,就属于我的家族了。我们家的每一位成员都出生在楼上的卧室,包括我的儿子Michael。Michael高中毕业后,去了纽约城。我不晓得他在城里干了什么事,但一定挺成功的,因为他会定期寄钱给我。

她稍歇后继续道:“我有九年没有见到儿子。直到那天晚上他在午夜时分出现在家门口。”

“哦?”

“他看起来又瘦又苍老,随身没有携带行李,只有一只黑色小提箱。当我试图从他手上拿走箱子时,他差点儿就要打我------打他的亲身母亲!第二天,他在房子里外走了几个小时,没说什么,但那天晚上他终于回房时,我注意到那只黑色小提箱不见了。”

老太太说到这里时,Barry睁大了眼睛,注视着柠檬水杯。

“这是什么意思?”Barry问道。

“我那时也不知道。但不久后我明白了…….而且是件可怕的事。当天晚上,我听到Michael的房间传来动静。我奔向门口,想要听清楚,但只听见喊叫声与威胁声,然后是…….”她停顿住,双肩垂下来。

“然后是一记响声。“她继续说,”是枪声。当我终于成功开锁冲进房时,发现卧室窗户开着,远处是一个陌生人的背影。Michael倒在地上,他死了。“

椅子又吱嗄了起来。

“那是五年前的事,“她说,”后来警方告诉我,原来Michael和另一个男子卷入了一宗犯罪,一桩大案子。他俩偷走了数百万美元,Michael拿走了那笔钱,独自逃走。所以我推断出,他是把钱藏在这座房子范围里的某一处地方,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藏在哪儿。接着,Michael的犯罪伙伴找到这儿,要取走他的那份钱。当他发现钱不见了,就杀死了我儿子。“

老太太抬起头:“那天之后,我把房子放盘出售。标价20万美元。我知道总有一天,杀死我儿子的凶手会回来。总有一天,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买下这座房子。我只需要等待鱼儿上钩,等到我找到那个愿意用那么多钱来买一位老太太的老残房子的男人。“

她轻轻地摇起来。

Barry Watt放下空杯子,舔了一下下唇,眼睛的瞳孔涣散,脑袋仿佛松脱一般从肩膀上垂下来,然后倒下了。

《全文完》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13.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