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他是一位出身不错的电视剧投资人。初入此行时,一腔热血做了几次投资,却赔得一塌糊涂,几年下来,甚至被人追债。

这时一位编剧找到他,这位编剧是个新入行的大学生,写出了剧本,希望他读一下,给些意见,当然如果能卖掉就最好了。

他一读,居然十分惊喜-----剧情跌宕,妙趣横生。他凭多年经验暗暗判定,这是部可以大卖的好剧。但他当时穷困潦倒,根本无力支付任何费用。在把剧本还给这位年轻编剧之前,他心中一动,做了一件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

他把剧本复印了,然后对那位年轻的编剧说了一些敷衍的意见后道:“写得还是不够好,回去再磨练磨练。”

那位年轻的编剧千恩万谢地走了。他转身就拿着这个剧本开始四处找投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这个精彩的剧本,如愿筹到一大笔钱。随即做好各方面的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开拍。

这部电视剧最终火了一把,助他还清了所有债务,还大赚一笔。

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追究他的责任,那位年轻的编剧也保持着沉默,可是他却就此埋下了沉重的心结,这心结让他寝食难安。

他最终做出一个决定。他并没有去找那位年轻的编剧道歉,而是利用各种关系去购买他的新剧本,并努力将剧本推荐给好的制作人,又在幕后竭力推动拍摄与宣传。果然,几部剧投拍下来,那位年轻的编剧在圈子里火了起来,名利双收。

他这时才去找那位年轻的编剧,诚恳地承认自己当年的错误,给出丰厚的补偿,并承诺如果需要,自己甚至可以公开道歉。

此时,对方已经是当红编剧,表现得十分宽容,微笑着说:“您真的不必这样,此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两人促膝长谈,居然成为了朋友,并商讨全新的合作。

事后有好友问他“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当年如果拿出一笔钱补偿给对方,不是更加简单直接?”

他说:“如果那时我去道歉,他即使接受,心中也必然纠结难平。而此刻他是成功人士,作为人生赢家,气度自然不一样,过往烦扰已如浮云掠日,不过尔尔。这时再登门表达歉意,他所回应的,才真正能做到放下和不计较。而对我来说,看到这样的他,我也才会真正的放下。

听到他的故事,让水星熊想起了自己的先父。

水星熊小时,嗜赌的先父长期在外避债,缺乏父爱的环境下长大的自己,在中学叛逆期时碰上他再一次为家庭带来的财务麻烦,好不容易解决以后,他却还是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样。凭什么幸苦养大我们姐弟的母亲,还要对他忍气吞声?心中不忿的自己,和他也处处作对,最关键的一次,是被老羞成怒的他拿着菜刀追赶,此后彼此不再说话。

到国外打拼以后,努力增强自己,当时自己还是怨他的,甚至心中暗下决定,即使以后母亲要求,自己也绝不回去送他终。某年回到家时,突然觉得他苍老了许多,那个瞬间自己发现,怨了他十多年,自己居然不怨了。再到后来,他被诊断出患上肺癌,已到末期,时日无多时,自己毫不犹豫飞回了家。见到在病床上的他,努力搀扶身体握着水星熊的手,我们没有多言,眼神交望会意,当时内心除了同情,就是平静无比,安详喜乐,几天后他就离世了。

人人都有资格放弃,却并不是都有资格放下。

放弃,是一种遗忘,在无力改变的现实面前,不得已而为之;

放下,是自由选择对自己的救赎,是发自内心的解脱与释放。

受过伤的人,在卑微岁月里学会的不应是沉沦和颓丧,而是合理地转化势能,无所畏惧地成长,让自己的生活获得炫目光彩。

只有胜利者,在重新面对不堪往事时,才有能力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说一句:“都过去了,都原谅了,都放下了。“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23.html
因为强大,才有资格放下。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