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5 years ago-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我一觉醒来,奇迹再次发生,我又回到了过去的那一晚,又站在了哪儿。那棵粗壮的树,运动服,狂欢的人群,一切都没有变。手机震动,依旧是丈夫的短信,”我正在跑过来 :)“


我暗暗下决心,这一回,我绝不会再陷入温柔的陷进。原本,我也可以马上就拒绝他,在他开口之前,断掉一切可能。可是我突然想要再听一听那些坚定的誓言,当面嘲讽它们的虚伪与可笑,以弥补这段日子以来,丈夫带给我的伤害。


一切照旧,我面无表情的和他跑完步,不去理会他的欲说还休,回到宿舍,上了一会儿网,洗了个澡,接着,就如期等到了他的电话。


“能来一趟报告大厅吗?“他怯生生地问,”有事想跟你说。“


“好的。“我冷冷地回答。


报告大厅是一间千人阶梯教室,中间有个大舞台。我推门而入,里面已经灯火通明,满眼是认识或不认识的同学。依稀记得,当年此时,自己是那样茫然不解,步步犹豫;而现在,却是步步决绝,为自己的复仇计划满血热腾。


年轻时的丈夫就站在走道尽头的舞台中央,向我挥手。我径直往他走,早已在脑子里温习好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人群依次出列,微笑着走到我面前,每人捧出一幅画像递给我,画中人有静有动,有笑有怒,但无一例外都能明显分辨出是我。


丈夫走向我,也许因为紧张,他在原地兜了半圈,才绕到我面前。


“我在无聊的大学时光里,坚持做了两件最美好的事,一件是每天和你一起跑步,一件是每天捕捉你的一个状态,然后珍藏在画布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每次在做这两件事的时候,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守护在你身边。“


当年此刻,我是怎样被幸福感砸昏脑袋,昏昏呼呼点头扑入他怀里,至今也没有淡忘丝毫。现在,我重新站在这里,坦白说,也有一瞬间心软过,但想起后来丈夫冷漠的嘴脸,想到那些无处发泄的痛苦,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他:“我不愿意。“


周围一片沉寂,我甚至能听见他的呼吸声,每一声都是那么艰涩与沉重。我讲完后掉头就走,丢下他一个人在舞台中央。


我独自走到漆黑空旷的操场上,打算好好品味计划成功的喜悦,但才走了一会儿,我就走不下去了,缓缓蹲了下来,为什么复仇成功的我并没有尝到预期中的喜悦滋味?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抬头,看见丈夫在一团黑暗中走来。


“回去吧,不安全。“他简单说着,显然未脱沮丧与失落。


年轻时的丈夫,果然深爱着我,被伤害后还牵挂着我的安全,我有过片刻的动摇,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气愤,我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来,“你不是想问我这是不是最后一次的跑步吗?我告诉你,不是!我们以后会跑几百次,上千次,我们还会结婚,每天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丈夫没有说话,也许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吧,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了,我像坏了刹车擎的车一样,停不下来:“然后呢,你会渐渐不爱我,厌倦我,成天只会捧着手机,什么誓言诺言,全是假的!“


长久的沉默后,丈夫走过来,抱住了我,我挣扎一会儿,便不想再动,我以为我自己已经忘掉这个味道和温度,但我并没有。


“不会有那一天的。“丈夫在我耳边坚定地说,”我能想象的最坏的事,就是我不再爱你,我宁愿死也不会让它发生。“


我想打断他,否认他,也想辩解,但我突然不想再说话,也不想再要什么复仇成功了,我只想用心享受他的怀抱。


我突然明白,即使成功拒绝了他,成功阻止了爱情淡去的那一天,成功避免了未来的痛苦,但有一天我一定会更加悔恨的吧,悔恨在我们相爱的时候,没能够紧紧抱住彼此,哪怕只有一个晚上,甚至一秒。


我认输了,这一次,我输得心甘情愿。爱情终会淡去,那就让它淡去吧,我只要在此刻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


良久,我感受到,我即将要回到那痛苦的现代了。回去吧,回去终结一切,终结我们的爱情,还他自由,终结腹中的孩子,不留枷锁。


《未完待续》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25.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