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阙上心头106之国庆前谈创业和守业

我们一直知道,创业和守业的人才不一定是一样的。有人说,创业难,守业更难,那是硬拿苹果和橙来比较。两种努力,各有不同的难处,一个是无中生有,另一个是守住得来不易的疆土,伺机发扬光大。在企业里,我们看到许多不凡的创业者,例如糖王郭鹤年,云顶林梧桐,IOI集团李深静等,多不胜数。继承他们的企业王国者,多为第二代,也许这些第二代守住祖业有功,一些更把业务发展到比乃父更大的境界,但是,基于先入为主的关系,我们始终觉得创办人占了最大的功劳。

从中国历史来说,我们以世人最多晓得朝代当中的皇帝来定论其功业,应该错不到哪里。唐宋明清里,创立朝代而名垂千古者,宋和明,各有赵匡胤(宋太祖)和朱元璋(明太祖);不过在唐朝和清朝,却是继任皇帝李世民(唐太宗)和康熙(清圣祖)更为出色。所以,创业和守业,各有翘楚,不遑多让。当然,中国每次改朝换代时多为上一个皇朝过于腐败没落,因此取而代之,所以新的朝代刚开始的几位皇帝,大多深思远虑,体恤民心,为子孙打下良好的基础,历经百年才由盛转衰。

时至今日,已经是民主社会,一些国家仍然保留王朝世袭,例如英国和我国,不过这是象征性质多于统治权力,也谈不上什么创业或守业。我国自独立以来,采取民主选举制度,当时的联盟在民主选举中胜出,逐渐演变成后来的国阵,虽然这不是皇室世袭,但是治国长达60年,国阵主要政党巫统几乎视大马政府为囊中物,即使腐败日增,依然希望像皇朝流传千秋,统治万年。大马子民,一直到去年,才有机会看到腐败兵倒,政府轮替的时代。

我们迎来了希望联盟,创立了一个全新的政府,理应有一个新气象,新政策。但是,策动这一个改朝换代的主角,却是之前守业了22年的国阵主席敦马。历史上,从守业的职责转成创业者,我想敦马还是第一人。509的胜利,希盟四党都同意,没有敦马的倒戈相向,要击破国阵/巫统的堡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敦马二度拜相,是众望所归,也是责无旁贷。

但是,历史上创立新朝的新领袖,都是由深受前朝迫害的人民推举出来,即使是外来者的清朝,也是因为明朝末年过于腐败不堪,所以才有机会逐鹿中原。而清朝先祖虽然统治了中国,不过却晓得己族是少数,为了奠定根基,首几个皇帝无时无刻不在努力改善民生,以让后代久治长安。

而敦马的情况与这些新主不同,他虽是改朝换代立下汗马功劳的第一人,但是他曾经担任被他击败的国阵总司令长达20年,甚至后期他退休以后,依然深深影响他的继任者的施政。那么,在新的阵营里面,叫他放弃自己几十年的守业奋斗目标,创立新政,谈何容易,更情何以堪?所以,过了一阵子,之前未了的心愿,什么国产车啦、向东(日本)学习啦、土著优先啦、宏愿学校啦、种族主义啦、马新弯桥啦、F1赛车啦、大多数华人有钱啦,一一回魂。有人戏称假设一个人因意外昏迷了20年,突然醒来,发现首相没变,他所力行的政策没变,还以为他只不过睡了一觉呢!还说什么改朝换代,简直就是换了个名字的守业传承。

即将来的国庆,各位有理想的人民好好回忆一下,去年如何(可以)推翻已经存在60年的体制?创业者(希盟)和大家也应该趁国庆日好好反省,代表了改革理想和精神的竞选宣言,到底能不能兑现。不能的话,高高在上的希盟诸官就辜负了一起行动,寄望改变旧制度的低下人民。当一代新朝的改革(竞选)宣言被修改成一个守住祖业的指南,那么,这不叫改革,只是通过狡猾的伪装,利用和蒙骗了迫切思变的民心。

http://icsmart.blogspot.com/2019/08/10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