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1
 
我們先做一個這樣的設想:
 
假如有一天,你忽然發現一個好項目,
 
只需投200萬,未來5年內有80%希望賺到一個億。
 
你有以下四種做法:
 
(1)最傳統的做法是這樣的:用固定資產做抵押,從銀行以年8%的利率借款200萬,五年之後如果成功的賺到1個億了,還掉銀行的本金和利息之後,剩下的錢都是你的。
 
如果項目沒有成功,你就只能宣布破產,所有資產被銀行收走。
 
這叫貸款。
 
(2)當下最流行的做法是這樣的:把項目做成路演方案,找到投資人,以200萬出讓20%的股份,因為你需要費用去做這個項目,事成之後投資人能得到1個億的20%的分紅,即2000萬。
 
如果項目沒有成功,投資人的錢打水漂,你至少領了5年的工資。
 
這個叫創業。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3)如果膽子大一點,你可以面向全球開始募集資金,每個投資人根據出錢的金額數量占公司一定的股份,就可以分享公司未來的相應收益,出錢人之間可以交易自己所持有的股份。
 
按照P/E估值,你能募集20億,市值變成100億,機會一到就去套現。
 
這叫發行股票。
 
(4)如果膽子再大一點,你可以把這個項目切割成2億份,然後公開零售這些碎片的“希望”,每份價值2塊錢,然後設置一個頭等獎(1000萬)和若干個二等、三等獎。
 
這樣未來的錢一下子就收回來了,收益較之其他方式更大,零風險。
 
這叫發行彩票。
 
你會發現這四種做法的風險越來越小,但是利潤卻越來越大。
 
關鍵問題在於,四種做法的門檻越來越高。
 
第一種:有固定資產,關係夠硬,銀行才給貸款;
 
第二種:項目夠好、人優秀,信用高,才有人投資;
 
第三種:一般人沒戲,上市要審核,政策非常嚴格;
 
第四種:那就更不是普通人敢想的了,做做夢還行。
 
這個世界上好項目多的是,
 
關鍵是看誰來做?用什麼方式做?
 
同樣的項目,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去運作,
 
完全是不同結果。
 
這就是掙錢、賺錢、發財、暴富的區別。
 
當然,這也是當今財富運轉的4種基本邏輯。
 
2
 
這種起源於西方主導的現代經濟制度,把世界活生生變成超級大賭場,裡面只有三種角色:
 
(1)開場的人 ——各種市場遊戲規則的製定者,比如各國的證券市場,自己搭建平台讓別人來玩,一切都得聽他們的。
 
(2)坐莊的人 ——這種人被允許坐在台前直接參與博弈,比如企業家、資本家、明星創業者等等,他們依靠講故事吸引外圍的人押注他們,並得到最直接的分紅。
 
(3)押注的人 ——賭場裡最多的人,他們只能在外圍等著下注。比如股市的散戶、或者邊緣的創業者,他們總是被大盤或大勢吸引,散戶盯著大盤,創業者盯著大勢,彩民緊盯著大屏,自己判斷凶吉。炒股、投資、創業都是如此。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開場子的人,他們只需維護好賭場的秩序,就可以坐享其成。
 
坐莊的人,都有一定話語權,他們靠講故事就能把別人的錢吸入自己口袋。
 
而廣大賭民,只能站在台下等著押注。彩民盯著中獎號、散戶盯著大盤,打工者盯著好公司,創業者盯著大勢,自己判斷凶吉。
 
如果這種結構成立,以此為依據給社會的人來分層,我認為可以分為以下五層,如圖: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第五級:彩民,把人生交給運氣,往往一事無成;
 
第四級:股民,願意發財,沒途徑,只好投機;
 
第三級:白領,勤勤懇懇,辛苦勞動,收入安穩;
 
第二級:創業者、小企業主,努力進取,有創意和想法,試圖改變世界;
 
第一級:大企業家、資本家,努力維護現有世界,確保大局時刻掌控手中;
 
按照這個邏輯,世界很難出英雄,只能出梟雄。
 
開場子的實力最強是幕後大哥;
有身份和能力強的人都在設計模式坐莊;
 
芸芸眾生和泛泛之輩只能瞅准機會去押注。
 
3
 
比如股市,股市設計原理看上去很美好:
 
上市公司通過證券市場募集資金用於擴大生產,
 
然後再將獲得的收益分給股東(股票持有者)。
 
實際上,股民只關心股價變動,股票只是籌碼和套利工具,還有莊家幕後操縱股價,變相獲取散戶錢財。
 
所以,股市里大多都是投機分子。
 
再來看看創業,一個個草根逆襲的神話被媒體包裝出來,吸引了很多創業者參與進來,其中不乏有的人押上身家性命去“搏”一把。
 
當然大部分人都淪為了炮灰,少數一部分人依靠講故事吸引了別人押注於他們,從散戶變成了莊家,完成了身份的逆襲,然後賣給資本市場,這樣未來100年的收益一次性都賺回來了。
 
現在創業市場培育企業家就像飼養場養豬一樣。
 
他們通過“估值”的方式,把一個個初出茅廬的創業者快速催肥,動不動就身價上百億,這就好比養豬場給豬餵激素是一樣。
 
豬變大變肥了,但它們體內是狂躁的,而且會把整個社會都傳染成狂躁病,這也是當今社會浮躁的一大原因。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樓市也一樣,房子已經被投機者惡炒成了投資品。
 
投機者之所以要把一種民生用品轉化成一種投資品,是因為人人都剛需的產品才更具投資價值。這遵循了“低價買進、高價賣出”的邏輯,所以才一輪又一輪的被拉高。
 
房價為什麼很難跌,因為背後押注的人太多了,各種角色都有,這個場子必須得這樣撐著。但是沒有吹不破的泡沫,泡沫極限大時再破滅是可怕的。
 
所以中央發話:房子不是用來炒的,是用來住的。而且出台調控政策給樓市降溫,堅決打擊那些賭性十足的投機分子。
 
以上這三個場子都屬於虛擬經濟,這些虛擬經濟都在玩“擊鼓傳花”的遊戲,而且是互相打通的。
 
總之,貨幣從這個場子轉移到另外一個場子,但就不轉移到實體經濟,所以現在實業才那麼凋零。
 
此時此刻,廣大普通百姓靠勤勞很難再致富,勞動者反而成了整個食物鏈中最被鄙視的一個底層。
 
當人類主流價值觀普遍認為,獲取財富不再靠“創造”而是要靠“投機”時,最危險的時刻就來臨了。
 
因為這種不勞而獲的投機思維傳染性太強了,很快會引發全民押注或去坐莊,賭性大發的投入其中。
 
於是,你看到這場賭局最關鍵的時刻,萬達選擇不跟離場,樂視擊鼓傳花後跑路。融創玩起抄底ALL IN 梭哈,屁民仍沉迷賭場瘋狂入局搏殺。
 
這種博弈邏輯如同一張天羅地網將整個世界籠罩。
 
一方面它悄然無聲將整個社會的財富集聚到那一小撮人手裡,社會貧富差距不斷拉大,一方面大量資金被從實體經濟中抽走,導致經濟危機爆發的頻率越來越高。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4
 
在《聖經》裡,上帝說:你們每個人都有罪。
 
驀然自省,我們發現自己成了賭徒。
 
殘酷是:我們進去了一個循環式的陷阱,每一天,都在不斷上演一場場自相殘殺的好戲。
 
更殘酷是:眼看前面有坑,你還心甘情願往裡跳。
 
這彷彿是上帝為圍困人類而設的一盤棋局,人類的智慧只能作繭自縛,就如同孫悟空大戰佛祖的五指山,再偉大的本領也破解不了這命運般的棋局。
 
按照這種既有的經濟制度和模式,整個社會的所有優勢資源都會流動到強者的手裡,從而造成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
 
於是社會的消費能力不斷衰減,然後就是產品大量過剩。而且富人會不斷的給社會設置門檻,從而形成了社會的分層,最終造成了社會的不平等。
 
試想:如果每一個人不用靠生產創造也能掙到錢,那麼還會有誰腳踏實地的去勞動?
 
當大家都想著去靠炒、炒房、編織概念發財的時候,那些實干家必然被排擠,社會必然會出現隱患,等待我們的必然是秩序的重建。
 
看透了賭場,你就讀懂了資本市場
 
 
一個理想的社會是什麼樣的?
 
它應該讓每一個勞動者都有田可耕、有力可使、各歸其位、各盡其才。
 
未來的社會結構應該從現在的金字塔形變成扁平狀,在互聯網精準、高效鏈接的幫助下,努力使每個人獲得的財富直接跟自己創造的價值對等。
 
西方經濟制度確實給世界創造了巨大的物質財富。但是人類歷史也在反复證明:沒有一種制度能夠一直適用。
 
每當生產力進步到一定階段,現存制度就會成為社會發展的阻礙,而且舊制度不會輕易退去,它的堅守會讓世界變的荒唐、禍亂,直至崩潰。
 
而現在人類就處在這個變革交替的節點上……
 
現在,西方主導的全球經濟體系陷入大蕭條,說明西方經濟體制已經窮途末路了。世界經濟發展到現在再也發展不下去了。
 
所以,此時資本市場才會史無前例的澎湃洶湧,因為這是全球大賭場的最後一次搏殺,所有人都努力在賭局結束前,拼命ALL IN 梭哈,儲備冬眠。
 
這正是中國經濟跟西方經濟制度分道揚鑣的關鍵時刻,我們一定不能完全照搬西方走過的路,而是要為世界探尋一條更具普世價值的大道。
 
世界和中國,真正需要踐踏實地的創造者以及領導者,他們懂創新、有文化、攜帶正能量,以創造為己任,引領社會不斷前進。在這個變革的風口,中國也許正面臨最好的機遇。
http://www.thevalue101.com/article.php?id=39814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