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吉隆坡9日讯)低利率环境使市场游资大增,散户近月亦大举涌入马股;经济学家指出,散户若从股市获利并离场,所得在财富效应(Wealth Effect)下将流入市场,从而有利推动经济成长。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兼经济学家李兴裕指出,为期6个月的自动延还贷款计划使不少投资者有余裕投资,加上低利率环境推动,充沛游资支撑马股反弹走高。

根据过往纪录,散户一旦从股市回弹中获利,消费能力也将随之获得改善。
我国今年经济料将萎缩3%,但股市大热可望提振经济活动。
我国今年经济料将萎缩3%,但股市大热可望提振经济活动。

“若散户即时套利离场,把投资获利纳入储蓄、用作消费,或再进行投资,皆可让资金通过财富效应流入市场,为推动经济成长带来触发作用(triggering effect)。”

财富效应是指人们的财富及可支配收入会随着股价上升而增加,消费意欲也将因此提高。

次季料萎缩11.5%

尽管如此,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认为我国次季经济将充分反映行动管制令对各行业造成的影响,料按年萎缩高达11.5%(首季增0.7%),全年经济则萎缩3%。

李兴裕说:“随着消费和企业活动逐渐复苏,第3季经济萎缩幅度或收窄至3.4%,并在末季成长2.2%;2021年经济料将反弹,全年增长5.5%。”

他今日出席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的“次季经济追踪”线上媒体汇报会时,如是指出;随着各国经济活动逐渐恢复,他也预计我国出口的萎缩幅度将在下半年好转。

我国今年4月份的失业率达5%,写下1990年以来最高水平,未来数月预计进一步涨到5.5%至6.5%,但预计可在年底回复稳定。

就业保险计划(EIS)数据显示,我国今年1月至4月份的失业人数达5万3952人,且首半年的失业率均呈上升趋势。

李兴裕指出,在经济活动被迫停止所引发的失业和收入减少情况下,共有约20万人参与“就业保留计划(ERP)”,以获得政府为被迫要求休无薪假的人民所提供的每月600令吉援助金。

“此数据可能是失业率将进一步增加的预警,所以我们预测失业率会在今年第3季度达到顶峰,6.5%是最糟糕的情况。”

疫情重创经济使政府收入越来越岌岌可危,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建议,政府或可考虑重新实施消费税(GST),但税率应该锁定在3%至4%,而非先前的6%。

李兴裕指出,鉴于当前低迷的国际油价打击了国家收入,且政府在今明两年都必须确保财政赤字的稳定,故重新落实消费税是为了扩大国家的收入来源。

除了建议以3%至4%的税率重新出发,政府在征税时也应扩大豁免征税的必需品范围,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常购买的商品,并提高对中小企业征税的收入门槛,以减轻经商成本。

“但政府也需要更多时间来教育人民有关征收消费税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政府如何管理这项税收,并确保其合规性。”

李兴裕认为,我国目前没有通胀压力,是考虑重新落实消费税的的好时机。

我国今年3月至5月份连续录得通缩,未来数月也预计如此(我国在2009年期间曾陷通缩长达11个月),但只要商品价格没有持续下滑超过一年,那通缩现象便不至于引起担忧。

“未来通缩幅度预计缩小,且并非所有商品价格都会下滑。我们预计,2020年整体通缩将介于0.5%至1%。”

国际评级机构相继以债务状况令人担忧和政治动荡为由,下调我国长期外汇前景展望至“负面”,但李兴裕认为,当前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52%)还不到令人担忧的水平,因为就算是60%也是谨慎水平(prudential limit)。

国债在1982年至1991年期间曾达到60.1%至93.1%水平。

李兴裕称,国际评级机构还需要18至24个月时间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调整评级,但我国此前曾成功将财政赤字从2009年的6.7%高点,降低至2017年的3%,因此评级再遭下调的可能性很小。

“当经济复苏时,政府必须继续致力于减少赤字,并采取措施控制债务、合理化支出,包括考量是否重新落实消费税以增加收入等。”

另外,虽然国家银行仍有再下调隔夜官方利率(OPR)的空间,但他预计国行年内将维持利率在1.75%,以为接下来的市场动荡预留缓冲空间。

同时,令吉兑美元今年底料达4.30水平;截至6月底,令吉兑美元共贬值4.4%。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00709/%E6%95%A3%E6%88%B7%E5%A4%A7%E4%B8%BE%E8%BF%9B%E5%9C%BA-%E8%82%A1%E5%B8%82%E8%B4%A2%E5%AF%8C%E5%8F%AF%E5%8A%A9%E9%95%BF%E7%BB%8F%E6%B5%8E/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