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在本人于4月撰写的一篇关于2至3月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阶段,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的评论文章中,我指出股票市场的行为一如既往地使人困惑,复杂且令人着迷。

但即便如此我仍怀疑当时有一个奇怪的逻辑正在起作用,并认为尽管世界经济陷入崩溃,市场仍有可能继续上涨,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那么这一切会发生改变吗?

在过往40年观察和参与金融市场的经历中,我发现8月一直都是个值得关注的月份。

警惕特朗普因素

它是秋天的预兆,而且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该季节总会包含着金融史上某些最动荡的时刻,从1929和1987年的华尔街崩盘到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再到1998年的俄罗斯违约,当然还有2008年雷曼兄公司破产。

有充分的理由认定2020年夏末和秋季的混乱情况将达到或超过上述几场危机。

试想如果欧洲的冠病感染率像美国和世界其他疫情热点那样再次开始飙升,那必将触发新一轮封锁并给那些从事疫苗研发的人带来更大压力。

但万一那些最有前景候选疫苗的三期试验全都失败了怎么办?

同时在最坏的情况都不能排除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因素,此人正在日益增长的感染人数和不断下跌的民调指数下陷入绝望。

各国防疫措施更严格

倘若特朗普更加积极地打击中国、增加额外进口关税、禁止所有种类的中国商品和服务,阻断美国对华投资……那么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无疑会是极为严峻的。

但我们可以考虑一个不太可怕的选项。持续不断的危机“滴注”在被无间断社交媒体放大后将迫使更多政府认真思考如何遏制冠病爆发并提升检测能力,接触者追踪和个人防护设备的生产。

这种模式最早出现在几个亚洲国家(中国、新加坡、韩国和近期的越南),如今在欧洲也已经成形。甚至连经历了疫情早期阶段之后的英国也大大改善了其应对措施。

政府已迅速重新着手对来自感染高峰期国家的旅客实施隔离限制,并正在对那些疫情似乎濒临失控的城镇和区域实施新的病毒遏制措施。



冠病惊醒装睡的人类

那么可能出现往更好方向的长期性改变吗?这场危机或许存在的一线希望是它能最终促使我们接受笔记本电脑和手机本应在多年前带来的好处。

也许它将大大缩短那些浪费在通勤和堵车的时间,从而让人有更多闲暇去陪伴家人,朋友或是做做家务;也许它将最终导致服务业生产率的提高。

相比之下,我们先前所面临的其他许多重大社会挑战突然都变得不那么令人生畏了。当前危机的紧迫性使全球各地政府鼓足勇气,纷纷推出新的政策和投资来应对气候变化。许多政府也已经认识到需要构建更强大的医疗卫生体系。

据我所知有大量的委员会和审查小组为了解决那些迫在眉睫的问题而设立,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已经从这场危险的沉睡中惊醒。

随着炎炎夏日逐渐被白昼渐短的秋季取代,上述悲观和乐观情境都将在市场上更多地展现出来。从定义上看,金融市场的稳步上涨使其难以支撑更多的持续收益。但如果说今年对我们有什么启发的话,那就一切事情都是早已注定的。

全球砸钱救市谁买单

此外最近的报告表明至少有四种候选疫苗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推出。同时全球许多地区似乎仍将继续采取超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

就在上周,美联储特意强调不会在短期内提高利率,美国国会也在继续辩论另一轮财政刺激方案。同样,欧盟刚刚同意设立总额7500亿欧元(约3.7兆令吉)的复苏基金以向遭受重创的区内经济体提供更多援助。

在这种更积极的情境下,标准普尔500指数很可能会继续攀升至4000点水平(我4月发表评论时还在2878点)。

当然推动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的,也只有那5只科技股,而看跌的观察家则会以众多城市中心的恐怖空虚景象为论据。在笔者所在的伦敦,街道上的人烟是如此稀少,看似情况永远都不会好了。

空头们有理由去针对这场危机的影响提出众多难以回答的问题。谁来负担这一大堆可能多年无法恢复满负荷运营的商业建筑?

尽管政策制定者在减少再次出现2008年式金融近乎崩溃的可能性方面取得了明显成功,但全球各大城市中心商业地产的崩溃会否成为下一个灾难性尾部风险?又有谁能掏出惊人费用来偿付那些为支持我们经济而出台的财政计划?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迷一般的股市涨潮project-syndicate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