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对打工一族而言,年终花红是大家每逢农历新年前最期待的一件事,也是辛勤工作一整年下来,公司对员工劳动硕果的一份肯定。



虽然在新冠肺炎疫情超过一年的冲击下,今年大部分行业仍处低迷状态,但却有一部分行业去年至今生意红红火火,甚至有蒸蒸日上,更胜疫情前的趋势。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行业在当前行情“冻过水”的世道,年终花红却还能平均派发2个月至4个月之多,有者甚至派发高达10个月薪资的年终花红。

人力资源顾问公司MYwave总执行长许晓琳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今年一些生意规模较大,亦或业务已趋成熟化的赚钱行业,在派发年终花红上有明显的增长。

许晓琳透露,只要是和数码科技挂钩的行业,去年在疫情之下都仍有获得稳定收益。

据业内人士透露,某些行业在当今萧条的世道下,年终花红却平均有2个月至4个月之多。
据业内人士透露,某些行业在当今萧条的世道下,年终花红却平均有2个月至4个月之多。

其中在中小企业数码转型的带动下,电商行业和IT行业去年的光景更是胜往年。

“但凡是大型电商业者如虾皮(Shopee)和Lazada等,今年派发的年终花红料平均可达到2至3个月。至于IT行业的年终花红,行情至少也有2个月薪资左右。”

其他在今年内派发丰厚花红,让员工过个大肥年的行业包括电商、券商平台、手套业、药剂业、快递运输、家具业、IT业者等等。

但丰厚的年终花红,终究只限去年丰收行业的员工才有机会获得。中小企业公会总会长拿督江华强指出,今年国内年终花红的行情并不乐观,高达半数的业者,甚至没有派发任何花红给员工。

江华强指出,大部分零售、旅游、活动策划、酒楼等业者,基本上都没有派发花红给员工。

■江华强
■江华强

“这些业者从去年至今饱受疫情冲击,如今都仍在生死存亡徘徊,更别说派发花红给员工。”

身为人力资源顾问的许晓琳亦指出,今年市场行情冷飕飕,许多业者为了保留资金选择不派发年终花红。

“其实不仅是亏钱行业,就连不少有在赚钱的小型业者,鉴于国内疫情仍严重,在考虑到前路茫茫之下,就算赚到钱也斟酌派发花红的数额,并没有刻意增多。”

■许晓琳
■许晓琳

她指出,只有一些生意规模较大,亦或业务已趋成熟化的赚钱行业,今年在派发年终花红上有较明显的增长。

反之,甭说派发花红,许晓琳分享说,近来已有不少零售客户向她反映,指受到行动管制令2.0冲击,他们的业务快坚持不下去。

“其中商场内的零售业者受冲击最严重,毕竟每月租金高达2至3万令吉。只要停业两个月,他们可能倒闭了。”

许晓琳解释,业者无法撑下去的最大原因其实有两个,那就是生意不好,开销却过大。

其中最大的开销负担,就是员工人数太多,及租金太贵。

“因此我们的不少零售客户已陆续向我们更新员工减薪的相关资料。”

江华强亦指出,若行动管制令继续下去,别说派年终花红,相信当前市场上3至5%员工或在首季被雇主裁退。

其中今年派花红最“牛逼”的业者莫过于快递业。据国内一家快递业高管向本报透露,由于去年疫情期间派件量按年增长了2至3倍之多,在收入大幅增长的带动下,该公司今年派发的年终花红基本上都有1至3个月薪资。

“对于业务表现优异的员工,我们派发的年终花红甚至有超过10个月的薪资。”

该名高管解释,2020年派件量大幅增长,主要因为疫情期间国人更多使用线上购物,进而令快递业者直接受惠。

大家耳熟能详的手套业,作为疫情期间的大赢家之一,单单是规模最大的四大天王手套制造商,去年净利皆比疫情前按年增长了数十倍之多。

据其中一家上市手套制造商的管理高层透露,今年公司派发给员工的花红,甚至还会比往年多1个月。也就是说,若在去年获得2个月花红的员工,今年会获3个月花红。

药剂业者作为疫情受惠行业之一,国内一名连锁药剂行负责人透露,药剂行业在2020年整体赚幅比2019年更大。

因此该药剂行今年派发的花红数额,会比往年更高。

一名在柔佛新山一家药剂行工作的员工透露,他探悉自己所处药剂行或派发2个月至3个月年终花红给员工。

这主要因为药剂行在疫情期间一直获准营业,而且许多药剂行除了经营实体店,通常也在Shopee等电商平台经营网店,因此销售业绩更胜往年。

疫情期间最出乎市场意外的,莫过于销量未减反增的家具业。其中将家具出口至海外的家具业者更在疫情期间营收大增,进而带动今年派发的年终花红高达2个月或以上。

一名彭亨文冬的家具业者透露,疫情之下许多人转为居家作业,因此全球市场对家具的需求大增。

“而一般家具的每件净利润可高达75%至100%之多。因此只要是有做出口生意的家具业者,去年净利都增长了很多。”

该名业者透露,只要是有赚钱的家具业者,今年的年终花红,相信都有2个月薪资左右。

去年在散户一窝蜂涌入股市的催化下,马股交投量屡创新高,单日成交量一度冲上278亿股的历史最高纪录。而当中直接受益的业者,莫过于以每笔交易抽佣收费的券商平台。

据国内一家券商的高层主管透露,在一般行情下,该券商分析师的年终花红约为薪资的2个月。但依当前的好景来看,今年花红可增长一倍至4个月。

另一家券商的高管亦透露,该券商今年的年终花红,约有3.5个月,比去年来得更高。

此外,就连抽佣制的股票经纪(Remisier)也受惠于去年的“全民炒股”热潮,尽管因合约制度而无法获得年终花红,但去年的佣金却也增长了超过2倍。

一名抽佣制的股票经纪透露,2020年是她加入这一行以来,赚最多钱的一年,就连季度佣金都增长了超过200%。

“一些业务能力更好的经纪,去年的佣金甚至按年增长了2至3倍以上。”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10210/%E7%96%AB%E6%83%85%E4%B9%8B%E4%B8%8B-%E8%BF%99%E4%BA%9B%E8%A1%8C%E4%B8%9A%E6%B4%BE%E8%8A%B1%E7%BA%A2%E6%9C%80%E7%89%9B/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