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Featured post

买复原能力强的股票/冷眼

On
值得投资物流股的股东们参考

极兔(J&T)动了谁的蛋糕?
来源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君平

在龟兔赛跑的故事中,骄傲的兔子因为打盹让乌龟反超,最终输给了乌龟。

在中国快递行业中,极兔才是那一只乌龟,趁着三通一达酣睡之际,利用通达系网点承包其快递业务,以低价的策略和“末端共配”的方式强势进入市场,当三通一达睡醒之际,才发现已经无法在正常范围内限制其扩张,只能采取“封杀”的策略。

2020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影响线下实体行业纷纷停摆,电商行业则借势加速,与之而来的是快递行业为争夺市场打起了价格战。

极兔的到来如同一只鲶鱼,给本就不平静的水面又掀起了波浪,野蛮生长的极兔无疑触动了通达系的蛋糕,最终通达系也只能采取“封杀”这一不体面的做法。

中国快递行业市场格局固化已久,随着极兔的到来,这样的局面或将改变。

极兔是谁?其官网显示,极兔速递是一家科技创新型互联网快递企业。极兔致力于持续为客户创造极致的快递和物流体验,成为一家值得客户信赖的综合性物流服务商。

据了解,极兔成立于2015年,是东南亚首家以互联网配送为核心业务的科技型快递公司,目前极兔在全球拥有超过170个大型转运中心、600组智能分拣设备、4000辆自有车辆,同时还运营超过20000个网点,员工数量近30万人。

实际上,极兔创始人李杰是OPPO印尼公司创始人,2014年,李杰被派往印尼开拓东南亚市场,在拓展手机业务的过程中,李杰创立了极兔,并在五年的时间里将极兔逐步覆盖到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六个东南亚国家,运单量一度达到印尼第一、东南亚第二。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李杰与拼多多(PDD)创始人黄铮“师出同门”,众所周知,OPPO的幕后老板段永平是拼多多早期投资人,其与黄铮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公开资料显示极兔的早期团队和投资也均来自OPPO。

在打法上,极兔与拼多多也有颇多相似之处,均是以低价和补贴撬开市场。今年3月,极兔的中国网络正式起网。极兔快递在网点端和用户端都采取了较为激进的价格策略抢占市场,公开数据显示,极兔在双十一当天突破1600万单。

实际上,不少拼多多用户发现,目前很多商家的快递都在选择极兔,拼多多的运单扶持和李杰同黄铮的“同门”关系,也让人们给极兔贴上了拼多多系的标签。

背靠阿里(BABA)的通达系坐不住了,自己多年铺设的末端网络,被极兔借用。

不仅为他人做了嫁衣,甚至在极兔更低的价格下,其市场份额也被极兔抢走。根据量子咨询调研发现,极兔25%-35%市场业务来自于百世的存量业务。

无奈之下,通达系对极兔采取了严厉的“封杀”。

鳌头财经了解到,韵达(002120.SZ)在内网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下属加盟商不得加盟极兔网络及承包区,在揽派两端不得代理极兔快递业务,违者将会被处以千元罚款,情况严重的还会被清退。

实际上,申通(002468.SZ)、圆通(600233.SH)也发布过类似的文件,11月5日,圆通也在内网发布了《关于代理极兔业务的处罚通告》,通告显示涉及违规代理极兔分公司合计308家,核査出144个分公司存在违规行为。

“四通一达为加盟制,旗下网店此前并没有严格规定排他性,这也就给了极兔可乘之机,对于自负盈亏的末端网点而言,多一家代理就多一份收入,尤其是今年快递行业价格战严重,底层网点也需要开拓盈利的途径。”长期观察物流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在配送环节,极兔采用的是烧钱换量的做法,据了解,在配送费上极兔价格比其他快递公司要贵上几毛钱,在寄件端其价格又便宜几毛钱,其背后则是极兔在烧钱补贴。

在成熟市场,这样的做法虽然烧钱,但也最快、最有效。这也不难理解为何通达系对蹭网的极兔采取了“封杀”的做法。

只不过封杀有用吗?首先从源头上而言,极兔在合作渠道上包括拼多多、苏宁易购、蘑菇街、当当网等20个合作方,对于末端网店的封杀对单量这一层面起不到效果。

在末端网店上,代理商是逐利的,加强管制无疑会牵扯通达系的精力和成本,管制力度小则代理商难免阳奉阴违。

中国快递行业固化已久。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今,当年近2000家注册快递企业大多数已经接近消亡,现如今市场上的主流快递公司,两只手数得过来。

然而极兔的到来已经改变了行业的格局,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今年9月全国快递平均单价10.19元,同比下跌12.2%;快递行业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9%,这是CR8自今年2月起环比连续第7个月下降。

换言之,目前三通一达、顺丰(002352.SZ)、京东(JD)占据快递行业九城市场份额的稳定状况正逐渐被打破。其中,顺丰、京东为自营体系,无从下手,采取加盟制的通达系成为了极兔的目标。

2020年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以及通达系本身的加盟商问题,也给了极兔可乘之机。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通和圆通的增长速度保持在5%以内,韵达和申通为负增长。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快递行业平均单票收入同比大幅下滑逾20%以上。

换言之,价格战之下业务量上去了,收入却不增反降。反观极兔,在半年的时间内覆盖中国超 90% 的区域,在618突破日均订单500万之后,7-9月稳定在1000万以上。

只不过对于极兔而言,如此激进的策略能持续多久?

在未来极兔只存在两种结局,一是资本烧尽,败走中国市场;二是突出重围,打破现在的固有格局,若极兔真的突出重围,倒下的又会是谁呢?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