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越比越下,曙光何在?/胡逸山博士

这几天听到不同友人在不同场合的一些问题、说法,心里都一阵悸动,可说是悲喜参半吧,总之五味杂陈,很不好受。

平时不太关心时事的这些友人,大约就是感到迷惑,因为读到好像譬如说越南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已经赶上甚至超越我国,然后又遇上缅甸最近政变,竟不约而同、在不同场面特地问起我来,说以后我国(起码在经济方面)如何得以与越南、缅甸等竞争?

可见这个我国至多可与越、缅匹比的印象,在他们脑海中已经生了根。我乍听之下首先不免一阵心酸。

曾几何时(起码自我开始理解世事以来),谈起我国经济与本区域其他经济体的比较,大家一般是谈到要如何、何时赶上新加坡的经济的(有时是说规模、有时是说质量),至少也与东南亚其他几个较大的经济体,如印尼、泰国等相比。

到底我国当年也还是很威风的,虽然未能成为亚洲四小龙(新加坡、台湾、韩国、香港),但起码也与印尼、泰国、菲律宾并列四小虎。

至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以前,我国的护照在全世界几乎可说是通行无阻的。

还记得那时第一次到瑞士日内瓦准备去联合国欧洲总部报到上班,在机场排队等过入境关卡时,队伍前段有排着几位不知是缅甸还是柬埔寨的旅客,与移民官交涉了许久,其他旅客都等得有点不耐烦。

当时我心里想着,这次冻过水了,自己拿的也是东南亚国家的护照(那时还未报到,也就未领等同公务护照的联合国通行证),岂不糟糕,不知需要如何交涉多久了。

所以轮到我时,我赶紧毕恭毕敬地把护照双手递上。不料移民官连接都未接护照,只瞄一瞄封面,就大声说:“啊,马雷西!”(法语发音),然后挥挥手就叫我直接过关了,连签证印都不盖上一个!

我也就既错愕又老实不客气地顺利过关了。那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自己的祖国感到无比的骄傲,简直是挺起胸膛去领托运行李。

小时师长们常教诲的什么“没有国、哪有家”,我那时兴奋到简直想把这谚语改为“没有国、哪有我”!那可是我国在国际上闪闪发亮、前途无量的美好时光啊!

越南已赶超大马

然而,事过境迁,现在大家却是很自然、大剌剌地拿我国来与越南、缅甸等这些在东南亚里比较发展后进的国度比较,实在不胜唏嘘。坦白说,沦落、折堕等字眼不停地在我脑海里盘旋。

当然,我们没有看扁越、缅的意思,只是慨叹自家相比之下看起来的不力、不济。尤其是越南,当年经过越战的残酷蹂躏、再加上船民们投奔怒海的苦难悲情,但在短短几十年内却已赶上甚至超越我国,这坦白说是很值得钦佩、学习的。

至于缅甸,在更早以前也是东南亚多国看好、模仿的对象,不料后来军人多次(如本次般)夺权並长期掌权,锁国自搞,搞到民不聊生,现在已然成为大家引以为戒的活生生例子了。

回头来说,本地的曙光又何在呢?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越比越下曙光何在胡逸山博士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