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是时候担心通胀?/李兴裕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及随之实行的行动管控令重创大马经济,但政府在多项刺激经济配套下大洒银弹及提供财务纾困措施、针对目标群的还贷援助,以及大马史上最低的利率,协助缓冲不利冲击。

在经济严重衰退期间,利率保持偏低、还贷援助及提供各项简易信贷便利,旨在舒缓借贷者的还债负担(延缓还贷或减低每月还贷数额),以及让消费者和商家们较易取得较廉宜的融资。

调降利率(以及定期存款利率)将减低人们储蓄的意愿,激励投资者将他们的现金及多余资金用于购买更多商品与服务,以及风险较高但潜在回酬也较高的资产,例如产业及股票。当这类资产的成交量增加,价格也相应水涨船高。

低利率环境下,资产价格被推高,可能是一把双刃剑。资产价格走高固然可以增加家庭财富,进而刺激消费。同时,低利率降低借贷成本,诱发消费开销及商业的资本开销。然而,低利率也可能鼓励过度的借贷,承受更高风险及推高负债水平。

问题在于,政府在冠病危机中的各项应对政策及国家银行刺激经济的货币政策,会否带来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导致接下来经济全面复苏时,通货膨胀飙升?

去年陷入通缩

自冠病危机导致经济下行,去年3月起,以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衡量的通胀连续11个月萎缩,即通货紧缩,导因是消费者需求萎缩,以及原油价格崩盘(汽油零售价格暴跌)。

CPI于去年3至5月期间按年萎缩0.2至2.9%之间,过后逐步收窄跌幅,从6月的按年萎缩1.9%,于12月按年萎缩1.4%。2020全年,通胀平均萎缩1.2%。

CPI各主要成分的价格不是趋软就是下跌。CPI其中32.7%的商品(按不同组别)价格于去年下跌。食品价格去年持续走低至1.3%(2018至2019年介于1.6至1.7%),自2017年(4%)以来连续3年下跌。

房屋、水费、电费、液化石油气与其他燃料,以及交通通胀率皆下跌,尤其是后者,零售燃油价格暴跌,令交通价格大跌,于去年3至12月期间下跌到8.4%至21.5%之间。

今年1月,CPI再按年下跌0.2%,归咎于交通(-5.1%)、房屋、水费、电费、液化石油气与其他燃料(-0.7%)、衣服与皮鞋(-0.4%)及餐厅与酒店(-0.1%),这些组别合占CPI的44.5%比重。

CPI涵盖的552个项目中,多达340个显示价格上扬,138个下跌,以及74个无起落。

今年通胀料2.5%

随着经济复苏在望,通胀料将在今年重现。今年核心通胀率预计平均1.5至2.5%,主因是全球原油及原产品价格回升。

随着冠病疫苗面世及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计划相继在各国展开,全球原产品如原油及基本金属价格已从去年低点大幅反弹。

布兰特原油价格已飙升约36.4%,于2月16日达到平均每桶56.87美元(2020年平均每桶41.69美元)。

原棕油价格更是强劲回扬,从去年的平均每公吨2685.50令吉,于2月22日处于平均每桶3822.30令吉,涨幅高达42.3%。

商品价成前瞻指标

衡量生产商支付的商品与服务原料价格平均变动的生产人价格指数(PPI),是CPI的前瞻指标。

当生产商面对原料价格通胀,其生产成本的增幅将转嫁给零售商和消费者。自去年5月起下滑的半制成品、供应与零配件PPI,已从去年12月起掉头回升,于12月增长0.3%后,再于今年1月扬升1.1%。

油价大幅扬升

那么,通胀预期现在是否同步提高?我们认为,汽油零售价格持续扬升,或将导致民众开始谨慎行事,将之视为通胀已经重临,因为自去年末季以来,布兰特原油价格已经大幅扬升。

能源成本扬升的基础效应,将会反映在各种交通价格上。RON95汽油零售价格已从去年3月28至30日最低点的每公升1令吉38仙,于2月27日回升至2令吉零5仙,前后涨幅高达48.6%。

CPI将从去年超低水平恢复正常。随着国内需求和经济活动逐步复苏,短期内的通胀压力,是冠病危机导致的供需不寻常失衡逐步恢复正常的现象。

尽管通胀率料将回扬,但基于目前国内失业率仍偏高(截至去年12月底为4.8%),而经济后备能量仍贫乏,作为通胀重要元素的工资仍保持低迷,通胀率不太可能持续的强劲上扬。

在上一次的全球重大经济危机,即2008/09年全球金融海啸期间,通胀率从2008年的5.4%,于2009年大幅放缓至0.6%,但随后于2010及2011年分别回升至1.7%及3.2%。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是时候担心通胀李兴裕

Back to Top
Back to Top